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武汉游新年司法诉讼十余年无果称“官官相         ★★★
[图文]武汉游新年司法诉讼十余年无果称“官官相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0-13 10:55

2010年10月8日,武汉市民游新年专程来到民生观察工作室,诉说了自己的冤情。1997年,经武昌区法院判决,游新年取得了位于武汉市青山区八大家附近的志鹏娱乐中心一楼财产及经营权。可后来,武汉市青山区法院又将该处房屋使用权判给了其它债权人,自此纠纷不断。

 

后来,游新年短暂获得了该处房产的经营权,可又三次被青山区法院查封。2005年,湖北省高院裁定青山区法院三次查封行为违法。一身债务的游新年据此提出国家赔偿,可只被判赔九万余元。游新年认为这一金额太低,根本无法偿还其债务。至今,游新年仍奔波在上访路上。

 

 

附:10年申诉背后的个体困境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31日07:47 长江商报

  本报记者 尤义

 

  1月25日,吃完晚饭,62岁的游新年尴尬地跟女儿提出要点钱,因为他要复印一些申诉信和材料,寄给有关部门的领导。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的女儿小娟显得有些烦躁。虽然还是给了钱,她却对父亲进行了一番嘲讽,言语间透着不满。“现在一看见他的那些案卷,就感到厌烦。”

 

  小娟的烦躁,源于父亲的官司——这场官司跨越10年,给原本富裕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烦恼:以前自家的两层楼房卖了,现在租住着最便宜的私房,还常常交不起房租,屋里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电。

 

  曾经在父亲面前有求必应、备受娇宠的小娟,刚毕业不久,每月,她要从微薄的薪水中拿出一部分补贴家用。更让她难过的是,面对自己的嘲讽,曾经威严的父亲开始显得懦弱和麻木了……去年农历春节前夕,游新年在妻子生病、生活无法维持的情况下,甚至向代理律师借钱维持生计。“这些年,除了官司,他不仅没有为家里尽一点责任,还在外面欠了很多钱。”小娟有些不满。

 

  游新年的妻子病休在家,面对女儿的抱怨和嘲讽,她尽量维护丈夫的自尊。而实际上,她的内心深处一样十分无奈:“一个官司打了十年,日子还怎么过啊?”

 

  执行生效的财产被重复查封

 

  10年前,游新年是名小老板,主要做水电安装生意。在女儿小娟的记忆中,那时候,家里花钱很随意,父亲为了让她考上一所好点的大学,不惜花费几万元送她到黄冈中学就读。

 

  1996年,游新年为了承揽装修工程,向发包方交纳装修保证金17万多元。可是,工程并没有拿到。随后,游新年向武昌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发包方退还保证金。

 

  1997年12月1日中午,位于青山区八大家附近的志鹏娱乐中心一楼财产及经营权,被武昌区法院一并折抵给了债权人游新年,并且说明“志鹏中心原所欠债务游新年概不负责”。该娱乐中心二楼同时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给了其他债权人。

 

  参与执行的武昌区法院和武汉中院法官刚走,却出现了令游新年万分意外的一幕——刚刚被执行的财产,随即被青山区法院查封。

 

  原来,志鹏中心由于还欠其他人的债务,涉案标的额104万元,被其他债权人起诉至青山区法院,要求执行。于是,青山区法院以“查封装潢”的名义将志鹏娱乐中心查封。

 

  闻讯返回的武昌区法院和武汉市中院法官现场表示,该案所有财产已执行完毕,不存在查封“装潢”的问题,青山区法院属重复查封。“武汉中院和武昌区法院的执行人员随即与青山区法院的执行人员发生争执,最终不欢而散。”游新年回忆。

 

  由于贴有封条,游新年一直不能正式接管酒店,只得再次找到武昌区法院,该院为此出了一个通告,称志鹏中心一楼财产及经营权已经抵押给了债权人游新年,游有权对外招租转让。

 

  1997年4月,带着武昌区法院的通告,游新年找到该酒店物业所有人武汉市公汽五公司,签订了门面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租赁期限为四年,月租金为1.2万元。随后,游新年以月租金2.2万元的价格转租给倪女士。

 

  1998年4月17日,青山区法院召集志鹏中心一、二楼承租人,公汽五公司以及游新年等,达成一个协议约订:志鹏中心承租人每月将租金交青山区法院,由法院每月向公汽五公司支付租金,并按各法院执行标的比例分配剩余租金。

 

  “当时,不签这个协议就不让走,我最后只好签了。”游新年说,协议签订的第二天,他在咨询了武昌区法院以后,向青山区法院提出了异议。

 

  事实上,游新年一直没有获得全部一楼门面的使用权,其中两个门面租金直接交给了青山区法院。这也导致游新年不能兑现与承租人倪女士的租赁合同。

 

  承租人倪女士认为自己跟青山区法院并没有协议关系,于是一直没有按照约定向青山区法院交纳租金。1998年8月26日,青山区法院再次将志鹏中心一楼的部分门面查封。

 

  从债权人变成债务人

 

  酒店被查封,让游新年很意外:“明明是执行给我的合法财产和经营权,为何要我向青山区法院交纳租金呢?”

 

  1998年9月7日,游新年向武汉市中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在中院协调下,武昌区法院、青山区法院和游新年达成一份新的协议,这份手写且没有盖章的“协议”约定:酒店租金仍由游新年负责收支,青山区法院每月执行租金共4000元,同时,青山区法院解除查封,游新年撤回赔偿申请。

 

  此后,倪女士致信给游新年,称自门面装修时,就不断遭到法院的干扰,导致不能正常经营,要求退出,并向游新年索赔包括装修费用在内的各种经济损失近18万元。“此前,倪女士已经开始拒绝向我支付租金。而在得不到收益的情况下,我还得向公汽公司交租金。”

 

  游新年决定自己接手经营,“无奈之下,我最终卖掉了家里的房子,一部分用来偿还原有的债务,另一部分则投资于酒店经营。”

 

  不料,游新年在承接了酒店经营的同时,又被要求承接倪女士拖欠青山区法院的五个月租金,并保证每月按时支付给青山区法院2000元。“由于没有及时交纳这部分约定费用,最终导致第三次被查封。”游新年说。

 

  2000年1月29日,青山区法院第三次上门查封,这次共查封了酒店的四个包房。“没有任何执行裁定书,直接就贴上了封条,以致于很多员工都被封在店里不能出来。”

 

  这次查封,导致游新年不得不结束仅三个月的经营。当月,由于游新年没有交纳房租,公汽五公司切断了电源。从此,酒店被迫关门。

 

  “酒店一查封,社会上都认为是老板出了问题,于是一些供货商纷纷来讨债。酒店生意本来就深受影响,资金紧张,这样一来,就更加难以生存了。”回忆那时的处境,游新年如是说。

 

  时隔不久,公汽五公司在青山区法院起诉游新年拖欠租金,并胜诉。法院判决,公汽五公司收回与游新年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同时由游新年偿还公汽五公司租金29万余元。

 

  游新年的代理律师林先开认为,酒店停业时,游新年仅欠公汽五公司一个月的租金,大部分欠租都是由于查封造成停业以后产生的。

 

  对于这个判决,游新年并没有上诉。“当时,我欠了供货商的货款和员工的工资,有很多债务,不得不四处躲债。且上诉要求半个月内交纳一万元费用,那时我已经一无所有,根本不可能筹到这么多钱,最终不得不放弃上诉。”游新年说。

 

  在小娟看来,投资酒店是家里的一个转折:“从那时开始,家里就走起霉运来了。”那时,她还在上学。有一次,她找爸爸要生活费,却落了空,当时就把她气哭了。后来,小娟才知道,爸爸的生意失败了。而在那时,她的父母从来没有告诉她,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省高院裁定:青山区法院查封行为违法

 

  “当时,我已经进退两难了,放弃申诉将陷入重重债务,永远难以翻身,继续诉讼,不仅花费巨大,而且希望渺茫。”游新年说。

 

  游新年的女儿小娟回忆,当时爸爸的一个朋友曾经劝他到广州去,干以前熟悉的水电工程,可是倔强的父亲拒绝了,他表示“认栽,债务慢慢还”。

 

  随后,游新年向武汉市中院申请国家赔偿。2002年5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以“武赔监字第1号”通知书,驳回了游新年的请求。

 

  游新年又开始向湖北省高院申诉。在代理律师林先开的努力下,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由于没有钱,游新年与律师签订了“风险代理”协议,即诉讼期间,可以先不支付律师费用,如果官司赢了,游新年再向律师支付诉讼额度30%的代理费用。

 

  据林先开介绍,2002年底,省高院正式立案,“光调查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先后两次举行听证会,最后提交省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才做出最终裁定。”

 

  2005年9月,湖北省高院下达裁定:青山区法院三次查封志鹏娱乐中心没有法律依据,且后两次查封时,均未制作民事裁定书送达当事人,违反了有关执行程序,查封行为违法。裁定还确认,游新年可据裁定向青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赔偿请求。

 

  赔偿陷入僵局

 

  湖北省高院裁定后,游新年本以为赔偿终于可以落实,却没有想到面临的又是一波三折。

 

  2005年12月,根据省高院的裁定,游新年以违法查封一案,向青山区法院申请赔偿各项损失380多万元,除了武昌法院确认的债权17万多元以外,还包括经营权出租金损失、酒店经营损失以及上诉、申诉的各种费用等。

 

  2006年3月,青山区法院下发“(2006)青法赔1号”赔偿决定书,决定赔偿游新年的各种经济损失5.4万多元。

 

  面对青山区法院的赔偿决定书,游新年的律师林先开认为,“青山区法院本该有错就改,可是从赔偿决定看来,不过是巧用文字游戏进行辩解,毫无诚意”。

 

  去年5月10日,游新年再次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11月27日,武汉市中院赔偿委员会经审理后决定,撤销青山区法院的赔偿决定书,发回青山区法院重新做出决定。

 

  这个结果让游新年感到很困惑:“如果青山区法院继续维持原来的决定,而中院继续发回,那这个赔偿岂不是遥遥无期?”

 

  林先开告诉记者,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赔偿决定书》中,采用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第十六条第二项,该项内容是:赔偿义务机关决定,复议机关决定适用法律不当的,应该撤销原决定,依法做出决定;赔偿方式、赔偿数额不当的,应该做出变更决定。

 

  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冉瑞燕在仔细阅读了相关案卷之后,明确告诉记者,游新年一案的赔偿案适用一审终局程序。依照我国《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是法院的,赔偿请求人可向上一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做出赔偿决定。

 

  冉瑞燕认为,如果武汉市中院认为青山区法院的赔偿决定所认定的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可以采取召开听证会的形式,召集双方听证之后再做出决定。“发回重新决定,既是对赔偿申请人权利的不尊重,也是赔偿委员会审理案件程序使用的错误。”

 

  “这事还得找武汉市中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10年之后,此案涉及到的当事单位之一——公汽五公司当年的经办人已经无踪可寻。当年酒店的承租人倪女士早已开起另一家酒店,酒店员工听说记者来访,都称不知道老板的电话。

 

  经多方周旋,今年1月20日,青山区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潘楚义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说:“对于省高院的裁定,青山区法院必须接受,但是持保留意见。”

 

  潘解释,当时,很多法院在执行时都存在一些不规范的情况,“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看这个事情,而应该把当年的事情,放在当时的环境下看”。

 

  “据我了解,这个案子在省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时,曾有很大争议,最终也仅仅以微弱的优势通过,得出现在的结论。”潘楚义说。

 

  潘称,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法院只能赔偿直接损失,不能赔偿间接损失,“赔是一定要赔的,只是多少的问题,而现在看来,双方的分歧还很大”。

 

  此后,记者联系武汉市中院及省高院相关部门试图采访,对方均以“案件在审理中”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1月26日,游新年再次来到青山区法院,该院审监庭一位负责人明确表示,“这事还得找武汉市中院”。

 

  游新年期待中的国家赔偿,再次陷入僵局。

 

  被诉讼改变的生活

 

  令游新年焦虑不已的是,这场官司,已经让他穷途末路,可这种生活还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游新年说,如今,他除了四处躲债,一边卖报纸、当陪护,艰难地维持生活外,还在四处咨询法律专家和律师,寻求申诉的途径。

 

  现在,每天卖完报纸或者干点零工回来,游新年总要捣腾那些案卷资料,在他看来,官司成了他最后的希望——他已经没有选择了,只有拿到国家赔偿,或许才能给这个家带来一丝转机。

 

  游新年的固执,让他身边的人并不能接受。他的一位朋友张先生说,游新年经常向亲戚朋友借钱,很多人现在都害怕见到他了。

 

  女儿小娟也不能理解父亲,她甚至一次都没有耐心地听完父亲的诉讼情况,“官司赢了又能怎么样?这些年失去的能得到补偿吗?”

 

  在小娟的印象中,从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就变了,“每次回家,都是冷冰冰的,要么父亲一个人躲在一边整理材料,要么就是父母为了经济问题争吵,很多时候,我甚至害怕回家”。

 

  面对记者的采访,小娟忍不住落下眼泪,“其实,看到父亲苍老的身影和被生活消磨得近乎麻木的神情,我就痛心,他们老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今后的生活怎么办?”

 

  记者发稿前,游新年告诉记者,他日前接到武汉市中院赔偿委员会一位法官的电话,这位法官告诉他,此前他写给武汉市中院新任院长张河洁的信,“张院长已经看过,并转给了经办部门”。

 

  这个消息,让游新年又燃起了希望。

 

  

 

  核心提示

 

  █1997年的一起追债诉讼中,武昌区法院将酒店财产和经营权执行给了债权人游新年,财产执行刚结案,却被青山区法院再次查封。

 

  █2005年9月,湖北省高院下达裁定:青山区法院三次查封志鹏娱乐中心没有法律依据,且后两次查封时,均未制作民事裁定书送达当事人,违反了有关执行程序,查封行为违法。裁定还确认,游新年可据裁定向青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赔偿请求。

 

  █2005年12月,游新年向青山区法院申请赔偿各项损失380多万元。2006年3月,青山区法院决定赔偿5.4万多元。

 

  5月10日,游新年再次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11月27日,武汉市中院赔偿委员会经审理后决定,撤销青山区法院的赔偿决定书,发回青山区法院重新做出决定。

 

  █今年1月20日,青山区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潘楚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省高院的裁定,青山区法院必须接受,但是持保留意见。”

 

  潘称,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法院只能赔偿直接损失,不能赔偿间接损失,“赔是一定要赔的,只是多少的问题,而现在看来,双方的分歧还很大”。

 

  █记者发稿前,游新年告诉记者,他日前接到武汉市中院赔偿委员会一位法官的电话,这位法官告诉他,此前他写给武汉市中院新任院长张河洁的信,“张院长已经看过,并转给了经办部门”。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上海王扣玛:尽善尽孝,为何获罪一年半

  • 下一篇:深圳市访民袁佩纬被抓回深圳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