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北京拆迁户王建平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
北京拆迁户王建平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作者:王建平 文章来源:王建平 更新时间:2007-12-13 19:50

          申请人;王建平,女,47岁,回族,(身份证:110102196012261525)原住北京西城区榆树馆东里乙3号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         
(法定代表人):局长张兵                            
地址西城二龙路27号。
行政复议申请请求:
(1) 撤消京公(西)字《2007》第449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2) 举行一个有各方代表人参加的、公开的听证会。对申请人依法上访所给予行政处罚是否合理,合法的明确答复。
(3) 被申请人非法软禁申请人及京公(西)字《2007》第449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给申请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及名誉损失给予合理的赔偿。
(4) 要求查阅和复制与本案有关的相关证据。
事实和理由:
一, 西城区政府信访办行政不作为:
1, 申请人的家,于2004年10月20日被西城法院强制拆迁就首先找到西城区政府信访办并给区长写了第一封信诉说申请人家被西城法院违法强拆得冤情。申请人和母亲莫庆凤几乎每天都到区信访办进行信访,就盼望着有区长接待的一天,可是三年来根本就见不到区长,到区长接待日,区信访办的公务员充当挡箭牌,无论你排第几个就是不让你进。
2, 2005年5月1日新的信访条例出台我们访民觉得有盼了,2005年5月8日都让填表登记、5月19日就等来了区信访办的不予受理告知单,让到法院解决,法院根本不给立案,说是过了诉讼时效。
3,2005年9月21日是王绍卿副区长接待,因他是专管房屋的副区长,也是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的法定代表人给我家两户下裁决书的人,我想当面说一下我家的具体情况,就早早起来到区政府排队,我排在第5个,到九点区长开始接待,到我哪区政府信访办的赵合义就是不让进并和区信访办的杨警官把我的胳膊掐青掐紫,最后还把西城治安处的队长李九红找来阻挡我见区长。自从区信访办的赵和义把我胳膊掐青掐紫之后,我有两年没有去过西城区政府信访办。
4,2007年8月29日又是一个区长接待日,申请人持有市政府信访办的答复意见书关于查阅拆迁计划,拆迁方案的指令,如不提供,可直接到区政府反映。西城国土局不让我们被拆迁户查阅拆迁档案,申请人要求见区长理由无懈可击。这次我排在第二个,但区信访办董正民还是不让申请人见区长。说让上法院起诉,申请人与他要书面答复,董正民粗暴拒绝。三年来,申请人曾经从最基层的西城法院,西城区信访办,西城区人大信访办,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北京市最高法院,北京市人大信访办,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地信访,
他们都以西城国土局裁决书限定的三个月我们没有起诉西城国土局为由不予受理,我们百姓各个不都是法律工作者,法院不按程序,西城国土局不按程序,北京市久合开发商不按程序,北京市智嘉拆迁服务公司不按程序,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不按程序,却无人追究。
申请人从原点(区政府)告到终点又回到原点,而肇事方的原点还是这样对待申请人。官逼民喊,民不得不喊。申请人是在这种情况下到区政府门前,穿起状衣,喊:打倒贪官惩治腐败份子!(指刚被捕的法院院长),还我住房!还我人权,被申请人西城分局二龙路派出所民警给申请人带到二龙路派出所之后被展览路派出所接回。下午展览路派出所谢所长和副所长张振杰和我谈了话,问申请人的要求,申请人上访三年了,这时还问申请人的要求,不觉得可笑和过分吗?

一.西城法院司法不作为事实:
1,申请人的家,于2004年10月20日被西城法院强制拆除,没有得到任何安置和补偿。执行当天西城法院就违法在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给申请人的承租安置房门上贴上法院封条并非法扣留申请人网易拍上的CF卡、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拿着钥匙所有关于民事、行政卷宗及拆迁有关的证据都被扣留,申请人找到法官孔根棣他说是领导的意思,并威胁说再到法院要财产、物品和证据就拘留申请人。西城法院违反《宪法》第13条第1款,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被侵犯。
2,2005年2月25日。张秀琴又起诉撤消申请人房屋定租通知单。西城法院又违法立案(因张秀琴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申请人居住的房屋是原告的)通知申请人应诉,(因法院知道申请人的证据都被锁在执行房里,证明不了张秀琴在(2003.8.1)。拆迁时就曾经起诉过申请人三次的证据,西城法院、西城国土局、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北京智嘉拆迁服务有限公司及张秀琴等在合谋欺诈缠诉)申请人只有找到西城人大信访办顾秀主任于2005年.2月5日开具了证明,申请人才得以复印了民事卷宗,行政卷宗还是不给复印。
2005年4月5日申请人因复印行政卷宗又找到西城区人大顾秀主
任她又给申请人开了一张关于复印行政卷宗的证明,申请人找到
审监庭郭行秀,她说让申请人找法院西城法院拒不提供行政卷宗
复印件。
申请人又回到西城区人大这次顾秀说我们监督不了一府两院截止到2007年9月28前因申请人在西城法院喊口号,穿状衣才复印申请人的行政卷宗
2005年6月1日早到西城法院填表要求见院长,下午到高法信访办刘主任接待谈话
2005年6月8日西城法院就打电话给申请人说万黎黎厅长接待申请人,我说不见(因万黎黎厅长就是强拆申请人和母亲莫庆凤两户的厅长)。
2005年6月9日上午西城纪检委的周燕华接待并有两名西城区人大代表接待,申请人提出了五个问题要求以新信访条例三十二条之规定书面予以答复。(其中包括关于复印行政卷宗问题)
2005年6月21日西城纪检周主任、行政法官孔根棣和书记员杨威一起在十五法庭针对6月9日申请人提出的问题予以答复他们拿出关于民事可以复印的高法司法解释,那时民事卷宗我已复印,(申请人要的是行政卷宗不让复印予以书面答复)。
2005年7月4日找西城法院审监庭郭行秀接待申请人向她反映(关于张秀琴诉王建平撤消房屋定租通知单从2005年2月25日开庭     2005 年5月25日还没有下达裁定书。依据《行诉法》57条过期裁定应出具高法获批延期的批准书不能一口头撤诉也没有撤诉申请书她答复,法院以后立案要严加审核申请人让她出具书面答复她说不用,并说法院不执行新的信访条例。从2007年8月8日西城法院复印的卷宗中又有了张秀琴撤诉的申请书。(后补的)
2005年7月6日找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谈话,张民岐说让我们认可丰台南苑五爱屯诚苑中里的房,说我们的租赁合同已被撤销,我们管他们要法律文书也没有,让我们上法院去要,我听了很生气从(市政办)出来直接到西城检察院反映西法强拆申请人的错误,西城检察院的接待人员说我们只对生效的判决、或裁定错误进行抗诉你没有判决、或裁定不是我们的受案范围。申请人说财产及材料已被拉走,无法提供证据,检察院的人说:“自己想办法。
2005年7月21日到市人大喊冤给市公安局一封写给人大提建议的信10点左右到高法给刘主任一封信关于张秀琴告我们定租通知单的事。
2005年8月3日填表要求见院长。
2005年8月17日万黎黎厅长接待,我们要求复印行政卷宗她把卷宗都拿来了,这时,孔根棣法官来了不让复印说完就走了。这时,又进来一年轻的男法官我从来没见过也无人介绍,就说行政卷宗不让复印,还说你的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说完就走了。这时万黎黎厅长就把卷宗抢走了,看都不让看了。
2005年8月24日下午1:30分西城法院娄院长、西城纪检周燕华、西城法院行政庭长万黎黎、书记员李鹏接待谈话,说法院出面进行调解。
2005年9月5日上午8:30分找西城法院院长没见到院长,说娄院长出国考察去了,是万黎黎厅长接待还见了周燕华主任(纪检)把我写的材料交由周燕华转交娄院长。这一下就再也没见过娄院长。
2005年12月13日市巡视组接访我们也写信等待回音。
2005年12月14日西城法院副院长刘草生、行政庭长万黎黎、书记员石晶晶找申请人谈话要想要证据每一次以接待西城法院都有笔录。
2005年12月15日高法下午来电话让我16日到西城法院进行上访接待。
2005年12月16日高法的张法官接待了我,我跟他说对我家的强拆是西城法院行政庭执行的,他说我们今天只接待执行庭强制执行的案子,行政庭执行的由行政庭接待我们回去可以向市高法汇报你也可以找高法信访办反映。
2005年12月20日又到市巡视组共写了两封信等待回音至今没有下文
2005年12月21日早8:10给西城法院打电话询问:刘草生副院长12月14日接待的事有没有答复。
2006年1月4日至1月6日给西城法院打电话询问刘副院长接待有没有答复。
2006年2月8日早9点到西城法院谈话,行政庭长万黎黎、书记员石晶晶、久和开发商刘京娟、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张民岐、北京市智嘉拆迁服务有限公司还一男的不作自我介绍,说是跟着一起来的。这次的谈话是针对西城区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给申请人南苑五爱屯的房子没有合法手续一事让他们出具五证一书。万黎黎厅长说你又没签字认可哪房你签字就让你看,他们设下陷阱,申请人如果当初签字认可了那套房还查他们的五证一书干什么?
2006年2月20日西城法院法官孔根棣、书记员石晶晶、展览路派出所副所长张振杰、福绥境派出所民警王胜如、久和开发商刘京娟、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张民岐、北京智嘉拆迁服务有限公司没有作介绍,谈了半天还是原来的方案,走时我给法官孔根棣一份起诉状并签了字。
2006年3月1日晚被展览路派出所带到北京地税局进行软禁至3月14日晚到展览路派出所居住。
2006年3月22日到人民医院做手术3月27日出院,4月3日拆线。
2006年5月8日到高法信访办、市政府信访办、府右街派出所登记
晚被展览路派出所接回。
2006年6月7日,申请人到中南海温总理办公地去反映申请人和母亲两户被西城法院违法强制拆迁问题,因府右街派出所天天都给登记,温总理在2006年2月11日京华时报上说中南海的大门是面向广大群众的,我们到哪里找总理反映我们的冤屈有什么错,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给我一行政警告的处罚单说中南海周边不是上访地区。再去就拘留,拘留三次就劳教,不管上访人员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无人问津,(请问到哪里才是我们百姓上访、控告,反映问题的地方)
2006年6月9日到全国人大填表让下星期一到北京市人大谈话,到北京市人大根本没人谈话,又推到西城法院。
2006年6月14日下午找市高法信访办刘主任,这时西城法院纪检来电话要申请人星期五上午九点去西城法院谈话。
2006年6月16日到西城法院谈话原来是信访办主任张淑芝说是调查了解情况并说我为什么当初不起诉。当初不是不懂法律吗?再说:西城法院也违背法律程序拆迁问题作为被拆迁户没有起诉,又不搬家,那就应当拆迁办或是西城国土局下裁决书的人起诉被拆迁户,经过法院审理下判决书,如果当事人不服可以上诉,为什么法院没有判决书也没有上诉期就给被拆迁户强制执行了呢?还说什么强制拆迁是执行西城国土局的裁决书,这是什么法律程序。这不充分证明法院和国土局、开发商、拆迁办相勾结吗?申请人不仅要问:是法大、还是权大
2006年6月21日给西城法院信访主任张淑芝打电话问了解的情况怎么样申请人被法院强制拆迁的问题到底怎样解决,她让等待。
2006年6月23日又打电话询问张淑芝说让下星期四、五再说。
2006年6月28日打电话信访张主任不在,说开会。
2006年6月29日给西法张主任打电话,说申请人如果有事情找万黎黎厅长,给申请人留下电话:6836。6107 。
2006年6月30日我又给万黎黎厅长打电话说开会去了。
2006年7月3日给万黎黎厅长打电话这次是她本人接的,却说她已调走等待新厅长到来并说是一姓王的接任,我又给信访张主任打电话。
2006年7月4日下午打电话王晓平法官接的让下星期一上午8:30到西城法院谈话。
2006年7月10日早8:30分到西城法院等待了半天还是王晓平法官接待,申请人就因为法院强制拆迁问题上访已经一年多时间。可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无专人给申请人一个被西城法院违法强制拆迁问题的答复,西城法院行政庭就那么几个厅长法官轮流谈话,申请人就如同那祥林嫂一样今天跟这个法官说;明天又和那个法官说都是在探听你的消息,让你说出他们哪程序违法再回去编造篡改法律文书,把它放在卷中,今天的谈话还是让找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等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当初找市政办就说是法院执行的,他们不管,让找法院证据(王建平户拆迁情况汇报)
2006年7月24日给西法打电话。无人接。
2006年7月26日给西法打电话。还是无人接,下午到市高法信访。
2006年8月7日早8:30分到西法王晓平、韩勇接待申请人韩勇是民庭的法官他曾审理过2003年9月16号张秀琴第一次告申请人民事房屋纠纷案,市高法信访的刘主任跟我说应该是新上任的厅长叫王文涛。
今天的谈话内容是韩勇说:你不是要执行房的钥匙吗?我们和开发商协商了让他们把钥匙给你这案子就算结了、法院就不管了,我们和拆迁办也好,西城国土局也好都没有签定任何拆迁安置协议,拆迁案子怎么就会结了呢?我们上访将近两年我们一直要求三方到场清点我们的财务,法院应该给我们财产、物品清单。韩勇说:“案子已经结了公告上写得很清楚,财产、物品、丢失损坏后果自负,并说是依据民法通则,依据那一条没说。
我查阅了民法通则没有关于执行强制拆迁裁决的条款,
相反《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我们和展览路房管所已签订购房协议书,产权就是被拆迁当事人的,就是不签字,按照法院的说法,房屋撤管产权就应属于当事人的。
第七十二条第二款按照合同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取得财产的,财产所有权从财产交付时期转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七十五条公民的个人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储蓄、生活用品、文物、图书、资料、林木、牲蓄和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
《行诉法》第六十八条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由该行政机关或者该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所在地行政机关负责赔偿。
305号文第十七条第二款实施强制拆迁前,拆迁人应当就被拆除房屋的有关事项,向公证机关办理证据保全。
第二十八条拆迁产权不明确的房屋拆迁人应当提出补偿安置方案,报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审核同意或实施拆迁,拆迁前拆迁人应当就被拆迁房屋的有关事项公证机关办理证据保全。
西城市政基础设施办公室再给西城信访办王建平户情况汇报中也明确说明强拆当天有公证处的公证,可我于2007年9月28日在西城法院所复印的行政卷宗中既没有公证处工作人员的签字也没有院长的签字这是什么法律程序。
我查阅了所有关于强制执行的法律条款就是没有一条是公民的财产丢失、损坏、后果自负的我们要求法院、市政办、我们当事人三方到场清点我们的财务是有法律依据的。我要求复印我们的行政卷宗也是有法律依据的,我们认为是西城法院在违法办案,申请人要求西法以书面形式告知申请人,法官们都以法院不执行新的信访条例、公安部门不执行新的信访条例、人大不执行新的信访条例为由拒绝以书面形式告知。
2006年9月1日到西法立案庭针对申请人的强制拆迁问题要求立案,西城法院不予立案让到西法审监庭。
2006年9月6日到高法送去1张给高法的请求信。
2006年9月8日到审监庭一个姓郭的女法官和一个叫杨明法官接待。
郭:每周三专门接待,申诉期两年,有无裁判书,文书,
王:有,但被封在南苑五爱屯。
郭:可去档案室去调卷。
杨明说:电话:6226,1904申诉书一式两份。来的目的,不服西法强制执行承办人。
王:行政庭的法官孔根棣。
郭:有无判决书。
王:只有国土局的裁决书。
郭:申诉书要签字。交涉及的文书复印件,为何以前不申诉
王:以前不懂。
郭:现在怎么懂了,
王:买书,看书
2006年9月13日到西法审监庭,赵法官: 郭法官:
 赵:了解了,看了申诉此事不归我们管只能向监察反应。
王:我已反映一年多了。
赵:我们只能限于判决、裁定、执行的裁定不可再审,此案是无案可审,你有审判决吗?
王:我的财产全拉走了,法院贴封条了。
赵:你只能走信访:
王:我走了立案庭,立案庭让我到审监庭。
赵:行政执行最高司法解释,民诉法第二百零八条。
王:我有判决,封在执行房里了。
赵:这不是民事判决了,肯定有裁定书,你可以申诉的。
王:我有申诉权利,那天郭说两年期限。
赵:你案不属申诉再审,判决不服才能申诉再审,我们审判监督厅,只对裁定审判不服才监督,执行裁定不是审判监督厅管辖的,我们只对法院的,不对国土局的裁决审判,我们不能接受您的申请。
王:纪检的周燕华让我找审监庭。
赵:只有驳回起诉和不予受理的裁定才受理。
王:我们去过三次法院我们要求立案审理。
2006年9月13日下午我和访民李长华坐在法院立案庭窗口不走,等待立案庭长散会,最后法院立案庭正副厅长把我的起诉状接了。
2006年9月14日西法行厅法官王晓平打电话让我星期一下午1:30到西法谈话
2006年9月18日下午1:30分法官王晓平(听说现在被升为副厅长),书记员杨威找我谈话,说我的起诉已过期,依据《行诉法》的法律条款,证明原告起诉过期应由被告举证,问我是否还要起诉我坚持我们的意见,之后交西法行政诉讼费80元。
2006年9月19日上午8:00到西法拿裁定书。
2007年3月28日到西城法院谈话,西法信访办的张淑芝主任和王文涛厅长谈话的主要意图还是问我在哪住在了解我的情况为下次开会再进行软禁作准备。我说我上访将近三年一直就是要求两个单居室。如果申请人要的不合理可以给一书面告知。
2007年7月西法院长被双规,这次我可以拿到我想要的证据了。
2007年7月26日到一中院复印1351号行政卷宗
2007年8月1日西法行厅厅长王文涛、书记员杨威找申请人谈话还是问我什么要求我又重申一遍我请求西法重新审理申请人和母亲两户被强拆问题及要求复印西法行厅卷宗145号、14号、187号、等问题。并手中拿着《行诉法》关于本案当事人有权查阅和复制行政卷宗等法律条款提出申请要求西城法院依据《行诉法》第30条,第2款,经人民法院许可、当事人和其他诉讼代理人可以查阅本案庭审材料,但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除外。(申请人是被拆迁户有知情权牵涉不到国家机密)。第36条在证据可能灭失或着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诉讼参加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证据保全,人民法院也可以主动采取保全措施,(因申请人房屋已被拆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第29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有权调取证据:
(一)原告或者第三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供了证据线索,但无法自行收集而申请人民法院调取的;
(二)当事人应当提供而无法提供原件或着原物的。
《民法通则》北京市最高法院《民事行政诉讼指南》(2003)11月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关于案件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查阅诉讼档案有关问题的复函》法办[2005]415(法释[2002]39号),他们躲不过去,不得已说向领导反映等待院领导的批准(因房屋已被西城法院强制拆除、并且西城法院还加贴了法院封条、申请人知道证据线索就是拿不到手,一直要求法院归还当事人的财产、生活物品、及证据原件和原物)可西城法院就是司法不作为。
  2007年8月8日复印187号行政卷宗共21张,21元钱。我要求开发票没开。
因我8月1日在笔录中写了要求复印187号、14号、145号的行政卷宗,书记员杨威说我没说:14号、145号就不让我复印。
2007年8月10日我又到西法门前穿状衣喊口号西法才让我把14号、145号行政卷宗复印,印完后,我看到西法的笔录都是造假的东西,我填表要求见院长。
2007年8月15日我又来到西法要求复印关于强制拆迁非诉执行的行政卷宗我要求复印母亲莫庆凤的行政卷宗,行厅厅长王文涛、书记员杨威让我下次拿来母亲的委托书。才可以复印,他们为什么这样百般刁难,就是因为他们篡改法律文书,弄虚作假还没完。
2007年8月22日我又到西法先给王文涛厅长打电话有一女法官接电话说王文涛休假,我问杨威呢?也休假了,我说那院长没休假吧,她说院长开会去了,因那天是星期三是院长接待日,因强制拆迁我们已上访三年就连行政卷宗都复印不完全,复印到手的卷宗还是经过西法修饰加工的造假卷宗真是法律的悲哀,我义愤填膺、穿上状衣、高喊口号,打倒贪官、揪出腐败分子、还我住房、还我人权、和中央保持一致。这时,西法李副院长和行政庭长王文涛也没休假,这难道不是欺骗吗?李院长和王文涛接待最后让我又回去写一份信访事项和母亲的一份委托书交与立案庭长刘铮。
2007年9月5日到西法把我的请求交与立案庭长刘铮。问李院长哪?说不在开会去了。
2007年9月12日申请人和母亲一起到西法立案庭长不再,开会。
2007年9月18日申请人到立案的第4窗口要求立案状告2007年8月29日西城信访办行政不作为。把起诉书交给4号立案法官
2007年9月21日因西法的不予立案和从西法档案室所复印的行政卷宗中有造假成分,要求见院长也不露面。下午4点多种我们开始喊口号,穿状衣,这时,西法信访办张淑芝让民庭的厅长接待张江红,唯独申请人无人接待。一会儿,展览路派出所的民警王怀明把我接走。我走之后听说西法的正院长又接待张江红一次。而申请人的家被西城法院违法强拆将近三年问题得不到解决。也无人接待,难道就是因为申请人告的是法院而张江红告的是她前夫吗?。
申请人于2007年9月27日下午1:16分左右又来到了西城法院先到导诉台问法官说王文涛开会,一直等到下午4:00钟也不见王文涛厅长出来,我们一喊口号西法信访办出来接待又让我提了一遍要求,我从信访办出来访民周莉说王文涛根本没开会,刚才还和她谈话,后来我在西法门前喊口号证实他的确在,就是不敢露面。因为他们做贼心虚,我在西法门前一喊,最后王文涛出来让我到法院里面说:让我等档案室的人来给我复印我母亲的行政卷宗最后又说档案室的人下班了让我明早上9:00到西法复印,我说行。但王文涛不让我走,给新街口派出所打电话。晚7点左右新街口的110民警把我带到新街口派出所作完笔录后被展览路派出所接回。
综上所述:西城法院的法官们的行为不是欺骗就是推托、搪塞、塞责、拖延
1,西城分局行政不作为:
2005年北京搞了一次公安大接访申请人于2005年7月15日就递交控告信给市公安局,在控告信里申请人把展览路派出所的违法办案行为一一例举,市局转到西城分局等到今天西城分局也没有以书面形式予以答复申请人。
2,这次,西城分局对申请人进行十日的行政处罚拘留实际就是行政违法:
申请人在2007年9月27晚在西城法院喊口号,穿状衣的要拘留就应在27日晚对申请人进行拘留,为什么西城法院不拘留,新街口派出所不拘留,而偏偏是展览路派出所对申请人进行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
2007年9月28日早申请人还复印了母亲的行政卷宗,下午来到市政府信访办登记,到17号温总理住地登记时被东交民巷派出所民警说是解决问题带到东单花园作完笔录又被送到东交民巷派出所一直到10点钟左右被展览路派出所接回。
28日晚、29日在展览路派出所等待一天展览路的民警徐迎军作了笔录也不让看也不用签字就上楼了,下午4、5点钟展览路派出所民警徐迎军下楼说:你对领导的决定有什么想法,我问:什么决定,是拘留,还是判刑,他说是拘留。我说:“我没有违法,拘留是你们的权利,控告、申诉是我的权利。这时我赶紧给朋友打电话因那时申请人穿的还是单衣等朋友把衣物送到,晚5、6点钟展览路的两个民警两个保安就要送申请人到西城拘留所,申请人要拘票也不给说是上车再给,上车在去拘留所的路上他们也不给拘票到了西城拘留所大厅办手续时让申请人签字才看到拘票的内容,以在西城法院喊口号,穿状衣,扰乱公共秩序为罪名申请人想在拘票上写上理由被展览路派出所民警抢了过去,说是不用签字了。他之后说本人拒绝签字,就可以弄虚作假。想填什么就填什么。明明29日晚送到西城拘留所的拘票上却按2007年9月30日计算。
申请人对展览路派出所对申请人行政拘留的法律程序表示质疑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对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人,在处罚前已经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应当折抵。限制人身自由一日,折抵行政拘留一日。第八十四条 询问笔录应当交被询问人核对;对没有阅读能力的,应当向其宣读。记载有遗漏或者差错的,被询问人可以提出补充或者更正。被询问人确认笔录无误后,应当签名或者盖章,询问的人民警察也应当在笔录上签名。
  被询问人要求就被询问事项自行提供书面材料的,应当准许;必要时,人民警察也可以要求被询问人自行书写。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 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
   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陈述和申辩。公安机关必须充分听取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的意见,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公安机关应当采纳。
申请人在西城法院门前喊口号,穿状衣的行为没有违法,2005年2月1日的北京青年报,新信访条例出台前,禁穿状衣写入又删就是他有悖宪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古时,百姓有冤还可以击鼓喊冤,更何况现在社会发展了,法律健全了我们百姓有冤,“倒没地方讲理了”。请问:法院法官违法到那立案。谁来追究法官的责任。
三.西城分局运用法律条款错误:
1.西城分局对申请人进行十日的行政处罚拘留运用治安处罚法第23条第1款第2项法律条款错误,因法院不是团体,是审判机构,是人民的法院,法院不予立案、不审理案件、不接待来访,不按法律程序办理公务还欺骗申请人不是开会、就是休假、典型的司法不作为。才是导致申请人到西城法院门前喊口号,穿状衣的根源应当追究法院法官和开发商、拆迁办、联合造假、相互勾结、篡改法律文书、枉法裁判、对申请人两户进行违法强制拆迁的责任。
2007年10月9日西城分局对申请人行政拘留处罚十日到期申请人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但展览路派出所的副所长王久锁、民警王怀明又到西城拘留所接申请人,就是不让申请人回家紧接着又被软禁在和家宾馆
2007年10月13日是伊斯兰教的开斋节,申请人要求到清真寺参加申请人的节日,所长答应10点钟到和家宾馆,却以十七大即将召开忙为由拒绝申请人的请求,申请人到派出所找所长谢文奎,他埋怨申请人给他找麻烦,他这种做法违反民族政策,后来谢所长还是来到和家宾馆并对申请人说,他已经把申请人的情况向区里汇报区里正准备针对申请人和母亲的拆迁问题进行研究。还说哪天有时间在跟申请人详细了解情况。
2007年10月23日十七大结束,24日还不让申请人回家,偏说晚上才可以回,不知为什么,直到25日早申请人离开和家宾馆,谢所长也没露过面,又欺骗了申请人
2007年10月20日展览路民警王怀明、肖新霞要到八达岭爬长城根本不征求申请人的意见,他们以上访人的名义,满足他们的需求。申请人说不想爬长城,他们就火冒三丈。问申请人这样有意思吗?回来的路上又要到不是清真的火锅城吃饭,申请人不去又惹恼了王怀明他说我不是真正的回民,污辱我的人格,和家宾馆本身就没有清真菜,可是是自助餐申请人为了配合警察工作,委曲求全,捡能吃得吃。就是想能把申请人的强制拆迁问题尽快解决。
综上所述:以上我所例举的事实都能充分证明政府的信访渠道不畅通,不然也不会申请人上访三年都无结果,主要是政府的信访部门行同虚设,机构瘫痪,信访部门就是百姓通往和政府领导对话的挡箭牌,信访部门公务员拿着人民的纳税钱不为人民办实事,弄虚作假,答非所问,应付差使,贪污腐败。区政府信访办、西城区法院、不是欺骗就是推托、搪塞、塞责、拖延。来回踢皮球,中央一再三令五申强调保证信访渠道畅通,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对上访人、人要带回、事要解决,
周永康在2006年9月19日的讲话:“问题不查清不放过,问题不解决不放过,信访人不停访息诉不放过,做到感情债用真情和爱心还,法制债用公平和正义还,经济债用赔偿和补偿还”。
可申请人上访三年了,关于申请人被西城法院强制拆迁问题就是无人过问,可一到快开两会或国家有重大活动西城区法院、西城区分局的派出所、就找申请人谈话欺骗申请人说给解决申请人两户被西城法院违法强拆问题。两会一结束或重大活动一结束看管申请人的公安部门就说我们管不了,我们只管治安,你爱到哪上访就到哪上访,就把访民的问题给搁置了。
申请人借申请复议的机会再强调一遍申请人是有行为能力人,不需要公安部门的警察进行看管和软禁,如果证明申请人真正违法,陈述的不是事实是在诬陷法官,和民警。他们可以起诉申请人,法院可以立案、审理,如果申请人真是无理取闹也可以进行拘留,批捕,就是不能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西城分局对申请人进行软禁的这种行为侵犯人权,违反宪法: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四十一条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申请人依法在60日内向上级公安机关或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此致: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政府。
                                         复议人:王建平
                                        2007年12月5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被撞成残疾反而被劳教   不知使用哪

  • 下一篇:《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