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         ★★★
《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
作者:张越 文章来源:唐荆陵 更新时间:2007-12-14 00:05


 

《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一)

质疑广州市公安局:莫须有罪名能成为交警扣车的法律依据吗? 

    2007年8月29日9时许,我骑摩托车在去广佛边界后的俊豪宾馆停车场人行道上,被埋伏的便衣警察强行扣车。执行警官:苏晓宇。当时我询问扣车理由,苏警官答复是违反了广州市禁摩令。我要求其出示市政府相关文件,苏说要我到交警大队去找专人查询,他只是执行者。


321、325国道左车道,佛山黄岐与广州芳村交界处的丁字路口,红绿灯过去就是广州地界。

 

这边为右车道,可以清楚地看到,广州边界与佛山既无明显分界线,又无明显禁摩标志。
红绿灯右侧后,约五十米处为俊豪宾馆停车场,竖着的招牌后面就是。我的摩托车就是在往停车场去的人行道上被便衣埋伏所扣。广州市的窖口公交车站在红绿灯后约两百米处。


  工人将我的摩托车强行推上执法车后,苏警官开出的《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上,扣车理由为:待查,违法行为代码(5051,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的),需要扣车一个月。但是当时我证件齐全,并不存在盗抢嫌疑。我在佛山接受警察查询时,从未被以如此理由扣车。


苏晓宇警官开出的处罚通知书,处罚理由“待查”


  2007年9月10日,我到位于广州市龙溪大道299号的芳村车辆管理所了解情况(见下图)。首先我在大厅电子显示屏前,查询了关于我的摩托车有没有违章行为,结果系统显示并无违章行为。下午16时许,我找相关人员询问,接待我的是梁警官(警号016046)。


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芳村分所

 

  我说:“佛山同广州并没有明显分界线,我去换乘市内电车必须要把摩托车放到停车场,为什么不可以呢?而且在广州边界上并无明显禁摩标志与处罚警告。”(见上第一、第二图)

   梁答:“当然有,是你没看到。”

   我说:“既然扣车一个月,你能出示广州市政府相关的文件给我看一下吗?”

   梁警官同另外一位警官在一个木柜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拿出相关文件。在大厅后面,只有一块广州市禁摩的告示,并无任何处罚规定。

   我说:“既然扣车一个月,你们依据的法律是什么?”

   梁答:“交通法”

   我问:“交通法里有违反广州市禁摩令需要扣车一个月的规定吗?”

   梁答:“没有。”

   我问:“我刚才查过了,我的摩托车并没有违章记录呀。”

   梁答:“我们扣车的理由依据是第5051: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的。”

   我说:“我的摩托车证件齐全,待查难道能作为扣车理由吗?”

   梁说:“那是你单方面的,我们要调查核实,这需要时间。”

   当我还要提问时,梁以妨碍别人办案为由要我离开。


摩托车行驶证,原始发票俱全(盖住车主名字是为了尊重车主隐私)。这些资料在车管所档案里都是有据可查的,所谓“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的待查借口,只是广州交警为了执行对违反广州市禁摩令的车主实施处罚,而罗织的一个莫须有罪名。

   显然,广州市禁摩令属于地方性法规,本来就是剥夺穷人路权的行为,有违宪法里每个公民享有平等权利之原则。即使违反了广州市禁摩令,在《道路交通安全法》里也根本不属于违章行为,更找不到相关的处罚条款。所谓依据“5051: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的待查理由只是一个莫须有借口。

   根据法律不限制的既为合法原则,即使我骑摩托车误入广州市境内,也并不属于交通违章行为,只是违反广州市地方性政令,交警对我应该只是劝离广州地界。况且我去停车场是为了换乘广州市内电车,更不存在主观故意。(这点交警可以去俊豪宾馆地下停车场调查取证)

    因此,我强烈质疑广州市公安局:“难道广州交警扣车不需要法律依据吗?”

   既然处罚单上并没有关于违反广州市禁摩令的处罚理由,凭什么扣车一个月?我不光随身持有行车证,即使摩托车的原始发票也保存完好,“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的罪名能成立吗?难道广州交警执法不依法,仅仅依据广州市政府的行政命令吗?

   在佛山市,摩托车即使违章被扣,缴纳违章罚款后也可以即时取出。而芳村车管所却要扣车一个月,以我小人之心,广州交警扣车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收取一个月保管费(150元)。当天不到一个小时就扣留摩托车十多辆,假设芳村交警一个月查扣摩托车一万台,岂不是有150万元的巨大收入?

   扣车的理由莫须有,我不知道将来开出罚款收据是什么理由。但是只要扣车一个月,保管费肯定是合理合法的,广州交警实在是高明,本来三个工作日可以处理的案件可以拖到一个月,实在是高!

    就在芳村的中心城区,仍有不少摩托车行驶。就在芳村车管所的门口(见下图),对面马路上,仍有数台摩的司机在搭客,我强烈质疑广州交警执法的公正性:究竟是执法为民,还是执法为利?

   难道警察执法不应该以法律为依据,仅仅依据地方性行政命令吗?我强烈鄙视广州交警这种亵渎法律尊严的执法行为!当执法者将地方性政令凌架于法律之上,对被执行者实行强制手段时,民众心中只有对强权的畏惧,又哪里会有对交通法规的认同?如果这种执法行为掺杂了部门经济利益的话,民众心中更只有不满与愤怒!

     在此我呼吁曾经遭遇莫须有罪名扣车的佛山及各外地车主,我们应该捍卫自己正当权利不被侵害,必要时不排除诉诸法律。


这是我出来时在交警门口(16时30分)用手机拍摄的图片,摩的司机用行动顽强地抗议着广州市禁摩令。

   张越                                                         
 2007.9.11
《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二)
今天,我将广州交警部门告上了法庭

   今天下午,我到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正式递交了诉状,提起行政诉讼,将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芳村大队告上法庭。案件经过参见《质疑广州市公安局:莫须有罪名能成为广州交警扣车的法律依据吗?》一文http://mjfd.blog.hexun.com/12769520_d.html。我起诉的理由是:一,芳村交警扣车的理由不成立,因为广州市禁摩令只是地方性政令,在《道路交通安全法》里没有相关扣车的法律规定;二,芳村交警于8月29日的扣车理由是“车辆具有盗抢嫌疑”,而在9月29日正式作出的处罚书上却突然变成“车辆行驶违反禁令标志”,法律依据前后不符,执法程序不正义。如果依照法理,我应该胜诉。

    但是,芳村交警部门是执行上级政策的正常公务行为,虽然在执行过程中有不讲理的地方,却并不粗暴。相对于政府而言,他们是尽职尽责的敬业者,所以我起诉针对的并不是某个具体交警的执法行为,或者愤怒于某些交警职业道德的缺失,而是公权力对公民个人权利的肆意侵占。而漠视公民权利,漠视个人尊严,是中国官府几千年传承下来之恶疾!以个人之力挑战公权力不合理行为,官司败诉可能性更大。

   如果单从利益角度来看,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是一件百分之百的傻事。因为官司无论胜败,我注定要亏本。芳村交警部门对我的罚款与车辆保管费不过区区360元钱(交通误工费不算),而我每跑一次荔湾区法院差不多耽误5小时,尽管有唐律师义务指导相关法律程序,依然跑了三次法院才成功递交诉状,为了相关材料已花了几百元钱。而且听唐律师讲,还有几道繁琐的法律程序,案子具结可能要一两年时间。以后不光还有经济支出(可能是罚款额的数倍),而且要耽搁很多时间。然而,作为一名对民主社会的追求者,与其停留在纸上空谈,不如做一件有意义的实事。哪怕它很微不足道,也胜过长篇大论。而民主最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主张权利。

    也许,我历经千辛万苦后,终要面对失败。然而我不会气馁,因为有没有权利是一回事,而法律赋于我们的公民权利去不去主张则是另外一回事。中国百姓长期臣服于专制暴力下,就是因为中国人太聪明了,太懂得明哲保身的中庸之道,所以公权力才可以顺利地侵入公民个人领域的方方面面。所以我宁愿相信法律,相信用文明理性的手段讨回正义。案件胜与败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让执行公权力的政府部门明白,我们不再是逆来顺受的臣民,而是会依法主张自己权利的公民。游戏规则不仅仅是用来约束私权,也可以用来约束公权。民主政治的终极目的,就是将公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里。依法治国不能仅仅停留在政府部门的口头承诺上,民众依法监督更重要。本案起诉交警的目的,就是希望交警部门以后执法程序一定要正义。警察执法依据的应该是法律,而不仅仅是依据行政命令。只有政府部门执法程序正义,才能真正体现法律的尊严,构建一个法制中国。

  也许,个体的努力微不足道,然而当千千万万个微弱个体起来依法维权,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监督力量,当政府部门滥用公权力后,随时都会面临被诉诸法律制裁时,它必然逐渐走向程序正义化。一根竹子虽然纤弱易折,然而千万条竹子就能扎起牢固的篱笆,将公权力这头猛兽圈进有限的权力空间里,为公民权利捍卫出一片自由的天地来。我们不应该轻视这微弱的民间力量,依法维权也是通向民主的一条道路。

                                                                                                        张越

《草民对广州交警的胜利》三部曲(三)

广州交警赔钱了

 

   告诉各位网友一个喜讯,广州交警今天下午赔钱给我了。早在12月7日下午四时许,曾有一位芳村交警大队的警官打电话给我,要求和解,愿意赔偿我在本案中的经济损失,由于与我的诉讼请求不符,当时我没有同意。在咨询过本案援助律师唐律师意见后,他告诉我如果广州交警确有诚意赔偿,可以考虑撒诉。

   今天上午广州荔湾区法院经办本案的法官王燕再次打来电话告诉我,芳村交警大队愿意就我的诉讼请求作出赔偿,约我到荔湾区法院调解。

   下午2点20分,我如约来到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四楼第六审判庭。主审法官为王燕,广州芳村交警大队代理人为黄伟锦警官。王法官询问完我的赔偿要求后(参见上篇文章中起诉书),黄警官没有提出异议。我依照法律程序填写了撒诉申请,以及开出收款收据,收到黄警官交付赔偿款共计685元。

   整个调解过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没有我想像中的争执与辨论,基本上是我与法官在交谈,黄警官保持沉默。整个过程非常平静,等我写好相关文书,黄警官就爽快地将钱赔付给我了。比起我当初交罚款时手续之繁琐,取车之艰难,扣车案过程中遭遇的傲慢与冷漠,赔钱时却低调而爽快,简直是幽我一默。这说明广州交警还是在乎法律的,还是在乎形象的,尽管没有达到我所要求道歉的初衷,但是作为一个政府执法部门,能够对自己不合理执法行为作出经济赔偿,这本身代表着社会文明在进步。

   685元的经济赔偿虽然数额不大,却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从政府部门讨要回不合理收费,对于我意义非比寻常。赔偿证明所有在广州境内与我有相同遭遇的无数摩托车车主,你们因违反广州市政府禁摩令而被强行扣车一个月的执法行为,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错误行为,你们也应该拿起法律武器,讨还应有的公道。我一个人讨回685元赔偿款意义不大,但是如果一万名车主都来起诉交警部门,讨还不合理罚款,那么它起到的作用不仅仅是可以规范警察的执法行为,更可以约束到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时,要符合广大民众的意愿与利益。

   公平正义从来不是来自上天的恩赐,如果我们每个人总是觉得政治与我们老百姓无关,那是精英阶层所操心的事情,那么社会规则只会向少数人利益倾斜。我们每个草民虽然是弱小的,但是如果每个人都依法去抗争,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来争取合法权利,那么必然能形成强大的社会力量。权利意识来自我们的觉醒,权利享有应该来自我们的努力争取,而不是精英阶层的赏赐。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能得到政府部门的赔偿,无疑是一次草根的胜利。让我们每个人据理力争,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为构建一个公民社会而共同努力吧。

    在这场来之不易的小胜利中,我要衷心感谢唐律师义务提供法律援助,才能使我在免于开庭的情况下,达到诉讼主张,得到经济赔偿,要不然光有勇气是不够的。希望更多具有正义感的律师站到民众维权的队伍中来,做我们普通公民坚强的法律后盾,共同推动公权力部门法制化进程。

                                                    2007-12-13

 

附:

                         撒诉申请书

 

    现有(2008)荔法行初字第1号,张越起诉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芳村大队一案,原告与被告达成和解协议,被告作出如下赔偿:

     一,   退还行政罚款200元;

     二,   退还摩托车保管费160元;

     三,   赔偿扣车期间交通损失费300元;

     四,   承担一半起诉费用25元;

     总计陆佰捌伍元整(685元)。

 

     现原告申请撒消对被告的起诉,请批准。

                               张越

                                 2007.12.13

 

                           收据

  今收到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芳村大队退款及赔偿款,共计陆佰捌伍元(685元)。其中,退还罚款200元,保管费160元,赔偿300元,承担诉讼费25元。

                                        张越

                                            2007-12-13

                  

  说明:因为法庭内不允许拍照,法官也不允许将这两份文书复印,所以上面两份文书均为我事后复述,我愿意为我陈述的事实承担法律后果。《撒诉申请书》原件交由荔湾区法院王燕法官保管,《收据》原件交由交通警察支队芳村大队黄伟锦警官保管。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北京拆迁户王建平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 下一篇:三等功臣惨死于人民警察手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