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34期)本期暴力指数“高++”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34期)本期暴力指数“高++”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4-04 11:45
2014年3月 编辑:子槟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本月,山东省平度市征地血案,护地农民遭人为纵火,造成一死三伤;安徽淮安村民楼房大白天被强拆成废墟  警方回应拆错了;河南郑州:近万村民维权告捷 数百迁拆员败退;媒体评论,抓住纵火的“黑手”;看国外,“外国征地 如何博弈”。 本期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高++”。  

一、典型事件与报道

1、山东:平度抗征地村民疑被纵火烧死
法制晚报讯  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里一处帐篷昨天凌晨起火,致4名守地农民1死3伤。死者是63岁的村民耿福林。
据当地村民介绍,起火事件背后是当地持续已久的征地矛盾。青岛警方昨日回应称已立案调查,今天上午,平度官方证实,网传的“抢尸”消息属不实报道,称火灾有纵火嫌疑。据当地村民介绍,惨案背后是当地持续已久的征地矛盾。
有媒体报道称,早在去年10月,争议地块已被圈了起来,当时并没有立即开始施工。直到今年,村民发现围墙内挖掘机开始挖坑,3月5日开始,村民们自发组成了守夜队伍,“谁有空就过去”。
记者了解到,当晚睡在这个简易帐篷里的是负责值夜的杜家疃村村民李德连、杜永军、耿福林、李崇楠。这是村民们自发的行动,用来防止开发商在他们认为有争议的土地上偷偷施工,监督施工进展。
将近凌晨两点,村民们听到了救火的锣声。这是村民自发定的紧急信号,出了事给家打电话,家里人敲锣,通知全体村民,集体出动。等村民们赶到,发现为时已晚,原地只剩下搭帐篷的钢架,李德连、杜永军、李崇楠被烧伤,耿福林则没有逃出来。
(来源:法制晚报  详见:http://news.163.com/14/0322/13/9NUP97N400014Q4P.html  )
   
2、安徽:官员带200人强拆房屋 区政法委书记围观
据中安在线消息,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霍里镇前进村孙前队510号村民杨真顺的家,距离市中心不过35公里,是个在城边边上有九百多平方米的两栋三层楼,也是一个十里八乡都知道生意不错的浴室和几十张床位的旅馆,旺季时每月流水达30多万元,纳税3万多,在当地算是一个村民自营服务业的纳税大户,可是在2013年5月29日却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天早晨5点左右,区土地和房屋征管局局长计明、霍里街道办主任薛明仁带领200多名城管、公安和拆迁队员等,开着数十辆警车、铲车及救护车,对当事人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睡梦中的杨家人衣衫不整地被强行绑架出门,转瞬间房屋化为一片瓦砾,当事人70多岁老母亲被打成腿骨骨折,大哥杨和顺颈椎、腰椎骨折,内牙打断两颗,后经司法鉴定均为轻伤。据在现场村民录像显示,其实当时围观人群中,花山区常委、副区长计某某和区政法委书记刘某某的身影也在其中。
  此后,无家可归的杨真顺一家,被安排进了每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旅馆里,开始艰难的维权上访之路。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详见:http://www.cb.com.cn/hots/2014_0327/1050585.html   )

 

3、山东省烟台市:燕地村委会罔顾村民利益房屋被强拆
2008年3月经山东省栖霞市臧家庄镇燕地村村委同意,批准村民张世志等人,在村东头的荒地上建设厂房、仓库,村民张世志家的厂房面积约1200多平米,鼓励其搞经济发展。然而栖霞经济开发区燕地村委会突然于2013年12月12日作出终止与张世志、张守贵、张绍军、张守卫、朱成荣、张武昌、朱学会、张逢春、张世海、张福江、张其言、朱学忠、张其诚、张涛十四户村民于1999年签订的土地使用租赁合同,并要求在2014年1月1日前自行拆除土地上的房屋建设等设施。
  在下发该通知前,村委并未与村民就拆迁补偿安置方案进行沟通,在村民不知任何情况下,给其出具了一份极具不合理的拆迁补偿明细,并声称若不限时与村里签订补偿协议并拆除建筑,将对村民不再有任何补偿,并对房屋设施实施强制拆除。
  燕地村村委给所有参与赔偿的村民远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要求村民拆迁。由于拆迁补偿金低得离谱,全体村民都没有同意。在等待申辨结果出来的过程中一直没有达成共识。而当村民数次主动去找村委进行协商沟通时,燕地村委会领导对村民避而不见。
  在2014年3月13日凌晨两点燕地村闯进一群200多手持刀、枪、棍的人,分别堵在其中几户村民的家门口,拉出人就打,多人被打伤,其中有10余人堵在张世志的住家门口,并反锁了张世志家的大门,其妻子张新娥担心睡在厂房的儿子,从家里的院墙翻出去,结果遭到被堵在外面的人的殴打,并对其在地上进行了拖拽,致使张新娥两腿被打伤,致膝盖现在存有积水,不能走路,后背严重擦伤,另有三、四十人在同一时间闯进张世志的厂房,其中还有村委的人。张世志的儿子张其斋当时在厂房里睡觉,被突然闯进的人砍成重伤,右脚无名指、小拇指被砍断,左、右两膝盖被砍成骨折,右小臂骨头、肌腱、神经、血管均被砍断,右侧肩胛骨被砍至骨折。他们砍伤人之后,将奄奄一息的张其斋从屋里拖至院子,致使张其斋的右小臂受到了严重的感染,无法治疗,要进行截肢。随后他们将部分房屋强拆,村民张守卫在张其斋等村民被砍被打后,并看到铲车在推张世志的房子的时,拨打110报警,在其拔打110之后也被打伤,被打伤的村民中还有张守卫的儿子以及张守贵。
  报警后中桥镇派出所在接到报警电话26分钟之后3个民警才到达案发现场,而派出所到案发现场的距离只有2公里,因此犯罪人员轻松离开现场。派出所干警在现场只进行了简单的询问,并没有任何追击犯罪人的行为,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公安民警就离开了事发现场。
  事后的几日派出所工作人员并没有对该案件进行深入调查,3月17日工作人员带着栖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法医去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对张其斋的伤势进行了鉴定。19日中桥镇派出所通知张其斋的家人领取司法鉴定的结果,结果是张其斋被认定为轻伤,移交到治安大队处理,并未送达对张其斋做的鉴定报告,只送达了一份结论书,到现在案件没任何进展。
  在性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在2014年3月23日凌晨2点铲车再次来到燕地村对部分村民房屋建设进行了强拆,村民在2点02分拨打了110报警,2点28分派出所干警赶到了现场,当时拆除房子的铲车还在,经报警人指认,此铲车正是拆除房子的铲车,而派出所干警却置之不理,任由铲车扬长而去,之后铲车在中桥镇北京路红绿灯十字路口往南开去,而派出所的车紧随在其后往西回到了所里。
(来源:中国网  详见:http://jiangsu.china.com.cn/html/house/posure/265875_1.html  )
 
4、安徽:村民楼房大白天被强拆成废墟  警方回应拆错了
 
家住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的杨梅,最近几天心情有点郁闷,因为自家190平方米左右的3层楼房,竟然在大白天被一群陌生人开着挖掘机拆了。在拆除过程中,住在二楼的杨梅公婆被这群陌生人强行拖到室外,房里的财物一件都没有来得及拿出。
 
事情发生后,无论是当地乡政府还是村民,谁都不知道杨梅家房屋到底是被谁拆除的。不得已之下,杨梅和家人向南马厂派出所报案。扬子晚报记者连续调查数天,发现南马厂乡政府与派出所对杨梅房屋被拆除一事说法不一。
3月21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李席村小康路,杨梅被拆除的房屋就位于这里。昔日的楼房已成一堆废墟,瓦砾当中还能看到空调外机等生活用品。杨梅说,房屋里的东西,他们一件都没能拿出来。
 
    杨梅说,她的房屋在拆迁范围之内,但拆迁用途她至今也不清楚。在房子被拆之前,乡政府多次派人和她及其家人沟通,但都没有谈到拆迁补偿这个实质性问题,也没有看到相关部门发给她家的拆迁告知书等文书。
 
    据杨梅回忆,3月19日下午两点多钟,她与丈夫外出,家里只有年迈的公婆在二楼休息。当时,一群陌生人开着大型挖掘机来到她家,上二楼将两位老人拖到屋外,然后就开始拆房。“等我们得知消息回到家后,发现3层小楼已被全部拆除。”
 
    杨梅站在废墟前哭诉,在拆房过程中,她的公婆被那伙人打伤,现在正在南京治疗,她本人辛辛苦苦利用自家房屋所办的十字绣厂也毁于一旦——在瓦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确实有许多制作十字绣的图纸等工具。
 
 (来源:杨子晚报 详见:http://www.sd.xinhuanet.com/sdzf/2014-03/25/c_119928495.htm )
   
 5、陕西:近十户村民遭遇强拆 被数十名穿制服者殴打
 
3月22日,对于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三桥街道车刘村的村民来说,是充满了惊险和害怕的一天。当日上午9点半左右,大多数还在休息中的村民被数十名身份不明的人员拍门叫醒,在遭遇强拉、拖拽、恐吓、殴打后被驱散到房屋外,随后房屋遭到“强拆”。记者接到热线赶到事发地进行采访,对于此事由谁主导、谁组织,参与拆迁的人员是什么身份?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均表示“不太了解”。
  3月22日下午3点,记者赶到车刘村时,村口已经被数名身份不明人士拉起了“警戒线”,一群身着黑色制服,头戴白色头盔,身着短袖,手臂有文身的年轻人堵在门口控制车辆和行人进出。记者在村民的指引下,从村口旁一条布满工业废渣的小路进入村内,很远就能听见挖掘机作业的声音。
  进村的这条小路上,记者碰到了一群正在路边整理被褥、衣物等行李的四川籍农民工师傅们,他们三天前开始租住在车刘村中的,对于遭遇的一幕,他们都很气愤,也很无奈,“东西都不让人拿,直接把人赶出来就开始拆房子”。
  进入村内,记者看到了一台正在作业的挖掘机,挖掘机作业过的地方,房屋已基本全部被拆除。而在村内的各条道路上,记者看到了很多零散堆着的被褥、床垫、脸盆等生活用品,“早上被赶出来,东西都没拿,趁着那边拆的时候,我进房子拿出来的。”一位正在整理东西的村民对记者说。
  郑姓村民告诉记者说,上午9点多,大概四五十名身份不明的年轻人进到村子里,开始挨家挨户拍门叫嚷,告知村民们马上穿衣起床,要“拆房子”了,很多受到惊吓不愿意出来或者还没起床的村民被强拉、拖拽出房屋,还有村民与这些不明身份的年轻人进行理论时发生了冲突,“我亲眼见到邻居由于和这伙不明身份的人多说了几句话,就被围起来打了”。
  一位村民还告诉记者,从早上到现在可能已经拆了近十户了,至于为什么突然要“强拆”他们的房子?负责拆迁的是些什么人?又是谁组织的?他表示都不清楚。
  车刘村所在的三桥街道办副主任孟文钊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拆迁的整体情况他目前还不太了解,辖区派出所中午时给他汇报过此事,称车刘村发生了冲突,他当时已要求民警尽快赶到现场把局面稳住,不要出现治安和刑事事件。针对究竟是谁组织和主导的此次拆迁工作,进行拆迁的人员又都是哪的,他表示将会安排人进行调查。
  孟文钊副主任介绍说,车刘村是经过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下达批复要进行城改的一个村,拆迁工作是从2013年8月28日就开始的,执行的拆迁政策按照每人安置65平米的住宅和20平米的商业面积进行补偿,车刘村拆迁工作完成后,将被用于商业开发和城中村综合改造。
  到目前为止,车刘村348户村民中,80%的住户已经达成了拆迁协议,只剩下六七十户没有签订拆迁协议,这些没有签订拆迁协议的村民的诉求都比较高,按照现行的拆迁补偿政策而言很难满足这些村民的诉求。
  他同时表示,政府三令五申不能暴力拆迁,不能侵害农民宅基地权益,他们接下来将对此事进行调查,如果发现存在暴力拆迁的问题,将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
随后,记者又来到沣东新城管委会了解情况,管委会值班室一位韩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他将记者反映的情况和需要了解的问题进行了登记,表示将尽快汇报给上级领导,并给记者答复。
(来源:西部网  详见http://www.chinanews.com/fz/2014/03-25/5991945.shtml
    
6、郑州一企业遭办事处强拆 损坏200余万生产设备
 河南普天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天公司)是一家环评合格的企业,近日被郑州市郑东新区金光路办事处野蛮强拆,价值200多万元的生产设备在强拆中遭到严重损坏。金光路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王文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普天公司是一家污染企业,不符合郑东新区规划。目前,郑东新区已经介入调查野蛮强拆普天公司事件。
  据普天公司负责人信静芬介绍,3月8日上午,普天公司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郑东新区金光路办事处工作人员带着10多台重型挖掘机和100多人强行进厂,随后对场内正常使用的场地和设备进行毁坏性破坏和强拆,制砂机、皮带机、地磅、上料机等价值200多万元的设备遭到损坏。
  “我们公司手续齐全,是合法的正规企业,没有通知和通告的情况下就强行进厂强拆,完全不合法。另外,即使要处置也不能用这种野蛮的方式强拆,一些设备按照规定流程强拆后还能再次使用,但是他们强拆完全是毁坏式的强拆,那么多的设备就这样被毁掉了。”信静芬说。
  普天公司位于郑州市金水区京珠高速公路东贾陈村路南,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大型现代化公司。普天公司2009年在河南省发改委立项,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公司2010年和郑州市郑东新区贾陈村委签订了土地承包协议书,租赁时间为25年。2012年,该公司在郑州环保局环评合格。信静芬说:“我们公司在郑州市同行业,手续是最齐全的,不知道政府依据什么把公司给强制性毁掉?”
  记者在强拆现场的视频中看到,工作人员指挥着钩机对生产设备毁坏性强拆,普天公司的员工大喊着制止也无济于事,穿警服的人员也在现场。令人费解的,是对普天公司的大门和院内的围墙也推倒在地。对此,信静芬气愤地说:“停电就可以让我们停止生产,政府不应该毁灭性地强拆我们这样的合法企业。”
  3月14日下午,对于普天公司遭强拆一事,金光路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王文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普天公司是一家污染企业,不符合郑东新区规划。之前曾通知该企业自行拆除,在该企业没有自行拆除的情况下,才进行了强拆。这次强拆行动是郑东新区的一次专项行动,金光路办事处只是配合。
  环评合格的企业是否属于应该拆除的污染企业?对此,3月24日,郑州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向中新网记者介绍,只要企业严格按照环评要求完善治污设施,正常运行治污设施,污染排放物达到规定标准,就不能称为污染企业。
  对于金光路办事处通知拆迁一事,信静芬予以了否认:“我们从来没有接到过拆迁的通知。”金光路办事处也没有向中新网记者提供通知该企业的证明材料。
(来源:中原经济信息网  详见:http://www.zyjjw.cn/city/zz/2014-03-25/153747.html  )
 
7、海南:填坟夺地开枪恐吓抗议村民
海南省五指山市,当局未与村民达成协议下,周三(19日)出动过百警察及城管,协助开发商推平村民祖坟强行收地。警察并一度向天鸣枪威吓反抗的村民,三名村民仍被拘留。(姬励思报道)
事发现场昌冲村一名要求匿名的村民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开发商的人员在过百警察及城管协助下,周三进村强行动工,把他们一片祖坟墓地推平。数十名村民试图拦阻,期间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警察当场抓走五个人,其他村民想抢救他们时,警察向天鸣枪威吓。
他说: 他们来了上百人,我们有五、六十。他们挖我们坟墓时,我们拦阻,他们把我们五个人抓住,我们想把他们拉回来,警察向天开了三枪。
该名村民表示,事后,近百村民连续两日到市政府请愿,要求释放被抓的村民,其中两人于周四中午获释,仍有三人被拘留,关押在不同的看守所。市政府周四派出两名代表与村民商谈,但就回避释放村民的问题。
他说: 抓了五个,我们去市政府闹,放了两个,还有三个没放。昨天我们一天在那里,都没有人理我们。今天早上我们又去,市政府派两个人,说跟我们谈土地问题,我们要求放人,他们说没权谈这个。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3202014090237.html?encoding=simplified  )
 
8、河南郑州:近万村民维权告捷 数百迁拆员败退
 
河南省郑州市一支由数百人组成的迁拆队,周四(6日)进入一条城中村,强拆民居时遇到顽强反抗。当地村民指,陆续赶至现场声援的村民一度多至近万人,村民当场砸掉3辆工车及扣押另外两部,拆迁人员知难而退。村民其后派人留守现场,防止再被偷拆。事件中有两名老人受伤送院。(文宇晴报道)
郑州市老鸦陈村,去年中被划入为城中村改造计划,村民曾连续1个月举行大规模游行,表达不满当局低价征地。但是反映得不到重视,在双方未就拆迁赔偿达成协议下,政府联合拆迁公司,于周四派出数百人,对一间门面房进行强拆。
村民齐先生对本台表示,当时正在搬迁的屋主,要求把屋内的所有东西搬走后才给拆掉,但是拆迁人员没有答应,强行开动工程车施工,过程中把一名老人打倒地上。
村民获悉后,纷纷过来为老人讨公道,并与拆迁人员发生肢体冲突。齐先生说,后来因为对方人数不敌村民的多,于是撤退。当时有村民把停泊的工程车打砸泄忿。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tion-03072014082641.html?encoding=simplified   )

二、分析与评论

1、新华社:平度事件追踪 抓住纵火的“黑手”
山东平度“3·21”火灾事件进一步发酵。25日,7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围绕火灾背后出现的征地矛盾,仍有诸多悬念待解。
  征地“被代表”该由谁管?
  杜家疃村农用地块125055平方米,从最初的上报“工业和教育用地”,到建设用地,再到商业开发——这块被征用的土地,“马甲”几经变身,终成房地产“项目”。
  一份签于2006年8月20日的《土地征收补偿协议》成为焦点。协议书中,甲方为平度市国土资源局,乙方为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委会,代表为当时的村支书杜高基。
  征地是否要征求村民意见?平度市国土局土地征收科科长袁延斌认为,“村庄签了协议书,证明村庄同意征地。”至于村委会是否征求了村民意见,不在国土部门的审查之列。记者看到2006年平度市报送给省国土资源厅的文件,内含《放弃征地听证证明》等材料。
  对于征地事项,当地村民知晓多少呢?对此,记者采访了李亚林、李国梁、李海军、黄爱珍、李学友、杜永松等20余名村民,都表示不知村里要卖地的事情。一些村民说一直不知情,更不要说同意了,是村委会偷偷把地卖了。
  2013年4月,村里广播通知清点地上附属物,村民李作新质问村干部,对方说,“只是为了统计土地,没有别的目的。”
  针对村民这一疑问,涉事村干部始终没有出面回应。不过,凤台街道办一位干部认为,村里应该通知了村民相关事宜,因为她带队下乡时曾有村民一听说征地就不愿让干部进门。不过,通知了多少村民、意见如何,时间长了,无据可查。
  一亿的土地“蛋糕”谁“吃”了?
  平度市政府在官方微博中称:围挡土地中已有81.59亩(此次事件村民临时搭建帐篷正处此地块中)严格按程序公开出让,土地供应手续完备。
  具体为:2013年9月经市政府批准对该地块进行公开出让;10月1日发布《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10月22日对该地块进行拍卖出让,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竞得该地块。
记者在这份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中看到:这一地块土地用途为:城镇住宅、商服;成交价为1.0315亿元。
 
(来源:新华社  详见: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0328/c369090-24766129.html   )
 
2、长江时评:莫让“乌龙拆迁”拆毁政府公信
 
家住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的杨梅,最近几天心情有点郁闷,自家楼房竟然在大白天被一群陌生人强拆,公婆被强行拖到室外。事情发生后,无论是当地乡政府还是村民,谁都不知道杨梅家房屋到底是被谁拆除的。不得已之下,杨梅和家人向南马厂派出所报案。扬子晚报记者连续调查数天,发现南马厂乡政府与派出所对杨梅房屋被拆除一事说法不一。(3月25日 扬子晚报)
  随着舆论对“强拆”敏感度的提升和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完善,暴力拆迁在一段时间内确实退出了历史舞台。可公众在拍手叫好的同时,又不得不再次感叹。由于强拆问题存在日久、积弊难返,“按下葫芦浮起瓢”现象仍不时发生。譬如,近日发生的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某农户房屋被无端强行拆除事件正是这样的反面教材。单是强拆也就罢了,竟然还有错拆问题。那么,一句“不清楚”又岂能掩盖乡政府所有过错?试问,如此“乌龙拆迁”又岂能不拆毁政府公信?
  众所周知,房屋为人民群众的安身立命之所。乡政府动辄喊着“一心为公,勤政为民”,却能在拆迁这样关涉民生的大事上都出纰漏,究竟是无心之过还是有意为之?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玄机与猫腻?抛开是否拆错不谈,该农户房屋就算真是划定的拆迁范围,乡政府也不该在未经其同意情形下悄悄拆除吧?这不是在违背依法行政原则,让拆迁工作跑偏吗?拿公权力去当筹码,估计赌到最后,输的还会是那些政府自己吧?拆来拆去,损伤最大的恐怕还会是民心。
  实际上,政府与百姓就像鱼和水。如若不是利益有失、未得保证,人民群众又岂会在城市拆改中唱反调,和政府对着干?言及于此,笔者认为,既然走“强制拆迁”的歪门邪道不能让群众买账,那么倒不如在完善拆迁政策、调整安置补偿标准上多花些心思。如若能将补偿方案做得令人满意,此等拆迁自然就会合民意,无需强拆也能得以顺利推进。相信,唯有如此,拆毁政府公信的“乌龙拆迁”闹剧也才能真正淡出公众视线。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1、河南:千人护地四百拆迁人员无功而退
 
河南省邓州市政府,派四百人进村强拆徵地,全村千多人护地,周三(19日)与警发生冲突,有两名村民被打伤,双方对峙十多小时,直至深夜拆迁队无功而退。村民指市、乡政府,联合村委会搞乡村改造,以非法手段向村民迫迁。(林静报道)
裴营乡政府,周三派来警员、城管、流氓等共四百多人进入大丁村,欲对村内民房逐一强拆。村民丁女士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全村千多名村民,都走出来与警方对峙,期间警员曾对反抗村民作武力驱散,有两名村民因此被打伤。双方僵持不下,由于村民人数众多,亦坚持不散去,政府无从入手,于是撤退。
丁女士说: 昨天强行来拆,先把三个村民带走,我们全村的村民都参与(抗争),昨晚有公安局、防暴队,都来了,我们全村对抗,对峙到深夜。
面对强徵土地,村民曾组织代表上访,但丁女士说,中途遭到拦截及恐吓。丁女士说: 我们去过北京上访,但地方的把我们押回来邓州拘留所,关十天,说我们非法上访。之后,代表回村,村委会还说,该打就打,该柙就柙,根本就是打击报复。
另一村民宋女士指,一个多月前,市政府宣布徵收全村土地,重新规划。五百多户共二千多村民,需接受政府的宅基地赔偿方案,暂时迁离。声称日后新住宅房盖好,村民可以选择回迁。但丁女士坦言,政府提出的房屋赔偿金额,日后根本不足以购买回迁的住宅房。他们曾要求村委会出示中央徵地批文,但遭拒绝。而政府要求村民先搬离后回迁,亦只凭一纸承诺。大部份村民担心政府往后赖帐,骗走原有房屋但不获安置新房,才导致九成以上村民拒绝搬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tion-03202014100749.html?encoding=simplified   )
 
2、 浙江:政策朝令夕改拆迁户围政府抗议
 
浙江省杭州市一条城中村,政府取得村民同意拆迁后,突然改变已协商好的条件,以致3千多村民蒙受经济损失。数百村民到区政府门外堵路抗议。(文宇晴报道)
杭州市萧山区的塘湾村数千村民,因为不满当局出尔反尔,在本月中宣布不给村民回迁的安排,加上推迟拆迁限期,导致经济蒙受损失。数百村民周三来到萧山区政府门外抗议。
村民申先生对本台表示,村民在区政府外堵路约1小时结束,期间有逾百警察来劝喻,并没有强行驱赶。后来,当局答应会给出解决方案后,村民和平离去。
申先生说,村民是非常配合当局的城中村改造计划,在2月收到通知,表示即将要拆迁,并确定4月份进行评估后再计算赔偿。双方在经过协商后,村民不但立即停止了出租房屋,还在外面付了租房定金。但是政府突然更改了部份协商条款,于是村民才会去讨说法。
他说︰就是村委会要去讨个说法,因为他们要拆,这边房子和村民出去的租房,突然不拆了两双都等于是空著的,还要停止要晚拆一段时间,还要把原来拆迁的人搬到其他地方去,要把这土地腾出来,建好安置房后不许住在这边来。村民不同意,就到区政府讨个说法。当时有很多人,数百人吧,都在堵路。
经过村民的堵路抗议下,萧山区政府周四作出妥协,表示依原计划回迁村民,但是仍然要推迟2个月,才开始评估和施工。
 
没有去堵路抗议的村民对记者反映,当局的政策三令五申,先是在村里挂上横幅大锣旗鼓宣传,在多次协商取得村民同意下,又突然改变主意,形容当局在拆迁的行动上,没有做好详细安排就立即推行,惹来民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test-03282014102334.html?encoding=simplified  )
 
3、江西:暴力征地 村民反抗遭围殴
 
江西上饶市鹭鸶港乡下白村村民白先生,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乡政府周二派逾三百人,包括特警和社会流氓,开动两台挖土机,进村强行摧毁农田,数十名村民获悉后赶赴现场阻止。由于有乡政府领导撑腰,特警和流氓毫不留情,围殴反抗的村民。
白先生说:  是乡党委书记叫那些人打村民的,他们出动特警、派出所公安和社会流氓,有八名个村民被打伤了,当中有两个70多岁的老人被打伤,一人伤重留院,有些伤及手和腿,有个头被打穿,流血了。
冲突中,有两名妇女被抓捕拘留,乡政府去年中,透过村委会通知村民,表示要徵用村内逾百亩农地,用来搞生态公园,及后村民得知,土地被当局高价转售开发商搞房产开发,将兴建大酒店和多幢豪华住宅。白先生指,村民担心卖地后无田可耕,生计无著落,所以一直不同意卖地,结果遭暴力强徵,贪官从中图利自肥。
白先生说:  当局以每亩地两万八千六百元,将我们的粮田买断,其后把土地转卖予开发商,开发商的中标价是逾一千万元,当中差额那么大,钱都被贪官拿去了。
徵地冲突后,乡政府派数十特警,护送施工人员到工地动工,禁止村民走近。白先生指,村民赖以维生的农田被侵占,连馀下数十亩水田,其灌溉系统亦被摧毁,村民感到十分旁徨无助。
就事件,记者多次致电鹭鸶港乡政府及乡党委办,电话均无人接听。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3272014090455.html?encoding=simplified  )
 
4、河北:强征、强拆无法遏止 拒迁户自焚抗议
 
河北省承德市龙须门镇药王庙村,五十多岁的男村民李玉华,不堪政府以非法手段徵地,周一面对政府人员捉走家人时,情急下在身上泼汽油自焚。他的儿子李新民接受本台访问时指,父亲仍在市附属医院重症室内抢救,情况仍不乐观。
李新民指,周一早上,政府先行骗走他软禁,再派人到其家中围堵,准备稍后强拆房屋。父亲李玉华宁可轻生,亦不欲见到家人受伤及祖屋被毁。
李新民说: 派出所派来了二十七、八个人,来捉我媳妇、捉我妈,我爸叫停他们,他们不听,在这情况下,就导致他做出极端的事情,现在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
父亲自焚后,在场警员未有伸出援手,反而四散逃逸,家人唯有自行报警求助。父亲入院后,并没有任何政府人员前来探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tion-03192014094409.html?encoding=simplified   )

四、官方相关的行动与立法动态  

 
1、山东:平度纵火案告破 村主任与地产商联手施暴
 
法制网青岛3月25日电 记者姜东良 实习生梁平妮 记者刚刚从青岛市公安局获悉,造成4名守地村民1人死亡、3人受伤的平度市3.21纵火案今日告破,4名施暴者受王月某及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和工地承建商崔连某指使实施了纵火暴行。目前,平度市公安局已将此7人刑事拘留。
2014年3月21日凌晨1时54分,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民看守被征农田的帐篷起火,造成4名守地村民1人死亡、3人受伤,一时间舆论大哗。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是一起人为纵火案。
案件发生后,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迅速调集精干力量展开侦查工作。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经过4昼夜的连续奋战,于3月25日成功侦破此案。
现已查明,3月21日凌晨,李某、李显某、柴培某、刘长某4人受王月某指使(均为平度人),窜至现场实施纵火后逃跑。王月某是受崔连某(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系开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和杜群某(杜家疃村主任)的指使实施犯罪。
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
(来源:法制网青岛    详见:http://news.qq.com/a/20140325/022286.htm  )

五、法律法规介绍

1、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四章 法律责任
  第三十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不履行本条例规定的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本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一条 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三十二条 采取暴力、威胁等方法阻碍依法进行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三十三条 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用的,责令改正,追回有关款项,限期退还违法所得,对有关责任单位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
  第三十四条 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或者房地产估价师出具虚假或者有重大差错的评估报告的,由发证机关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对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并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对房地产估价师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并记入信用档案;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注册证书;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来源:中国政府网 详见:http://www.gov.cn/zwgk/2011-01/21/content_1790111.htm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外国征地 如何博弈
 
“平度纵火案”告破,受害者在天之灵终可瞑目,而土地征收这一转型期中国的老大难问题,持续考验着主政者的智慧和胸襟。
土地征收制度,也被称为“最高土地权利的行使”。日本民法泰斗奥田昌道指出:“现代一切土地问题的基础,莫不从土地所有(土地私有)的社会利益与个体私益之对立与调适上予以展开。”
放眼海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不痛感土地征收是本难念的经。
美国警惕政府滥用征收权
土地征收,在美国首先是一个宪法问题。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写得明明白白:“未经公平补偿,不得为公共使用而征收私人财产”“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
在美国,唯有为了公共使用的目的,且给予公平补偿的情况下,政府方有权征收私有财产。特定情况下,行使公共或政府职责的私人公司也可以实施征收行为。公共使用与公平补偿,作为对私人财产征收的条件,不因任何特殊情况而例外。前者更是作为征收的逻辑起点,成为衡量征收行为正当性的第一要件。
美国各级政府,从私人手中取得土地,首选与地主平等谈判。协商未果,地主不同意转让,或对补偿价格不能达成共识,则政府会向法院启动强制征收程序。
法官如何拿捏?第一步,要审视政府征收是否具有合法的目的——“公共使用”;第二步就是确定征收价格是否为公平补偿。司法实践中,法院的依据往往是土地的公平市场价格。两个答案同为肯定的话,法院才会支持强制征收。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后,美国城市化建设一日千里,清理贫民窟,社区发展和更新,建设低房租的公共住房为内容的“都市重建”计划勃兴,在征收土地方面,公共利益的认定成为社会焦点。
1954年Berman v. Parker一案中,最高法院认定私人开发商因公共利益使用土地,并不违宪,并在此后判决中,对公共利益作出宽松解释。1984年,最高法院进一步放宽对公共利益的审查标准,推出“米德基夫标准”——“只要征收权的行使和可见的公共目的理性相关”,法院就判决征收符合公共目的。
今天的美国,“公用”早已不限于学校、公路、图书馆、火车站这些传统的向公众开放、供公众适用的范围,符合公共福利,诸如增加政府税收等性质的土地使用,推定为合宪。
法院判决过于注重效率,难免出现侵害地主权益、滥用征收权的弊端。2005年凯洛诉新伦敦市案中,最高法院以5∶4的表决,认定:为了经济发展,政府授权开发商征用土地,出于公共目的,因此合法。
当时,新伦敦市经济持续滑坡,居民不断外迁,只剩24000人。1998年,制药公司辉瑞在附近建了研发中心,并决定建设厂房、扩大生产。新伦敦市政府认为这是一件对当地经济发展有利的事情,可以创造就业,增加税收。于是市政府就准许开发商将当地九位原告的15套住房征收、整理土地,为辉瑞的工厂做准备。
然而,这个决定并没有带来期望的经济利益,新伦敦市政府承诺的3000份工作和一年120万美元的税收,也统统没有兑现。2009年,辉瑞公司宣布关闭该研发中心。
此案因此引发了强烈反弹,批评声浪空前高涨。凯洛案为政府滥用征收权铺平道路,官僚动辄以经济开发为幌子,送给开发商一张空白支票。民调显示八成多民众反对这项判决。
虽然依照法律,最高法院的判决无法改变,但是全美44个州的立法机构行动起来,陆续制定法律或修改州宪法,明确禁止以发展经济为由行使征收权。
印度:世界上最难征地的国家
2013年,韩国浦项制铁和米塔尔公司先后撤消印度投资计划,因为征地太难。多年来,印度各地频繁发生的农民抗议征地的游行。
政府统计显示,印度工业发展瓶颈的70%要归结于征地问题,尽管土地成本本该只占工业项目的1%~4%,但是征地进度缓慢和程序复杂,往往将土地成本推高到工业项目成本的20%。
2005年塔塔公司筹备在西孟加拉邦设厂,生产世界上最便宜的汽车。无奈政府征地受到民众抗议,只好把工厂转往他邦。九年后,那片土地还没确定最终归属,仍在等待着最高法院的判决。
为何征地受到印度底层民众的强烈抵制?村长曼达维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是工程师,钢厂里虽然有我们可以做的工作,但不是端茶倒水就是清洗地板,我们为什么要去伺候人?我们宁可要自己的土地。”这代表了相当多印度农民的心声。
这种强烈的抵制源于没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补偿。
1894年,印度制定《征地法》规定。政府出于公共目的,可以合法征地,并按照市场价向地主进行补偿。自从1947年独立以来,近1亿印度人受到政府征地影响,只有不到两成得到安置。
而征地补偿也只是象征性的。为了规避税收,印度土地登记的交易金额远远低于实际成交价,按照政府文件所显示的“市场价”赔偿,地主当然一肚子闷气。
因此,地主动辄从地方法院一路告到最高法院。级别越高,补偿金就越高,最高法院平均要高出2倍,个别案例甚至比政府高上百倍。印度最高法院在2011年关于征地的三次判决,援引宪法旨在保障公民基本生存权的第21条,谴责各邦政府滥用“公共目的”征收土地。
有鉴于此,首都附近的哈里亚纳邦政府提高了土地开发项目的补偿标准,以年金的方式分33年来支付,根据通货膨胀率每年增长。项目建成后,必须为被征地农民每家提供一个就业机会。各邦尽可能地以“土地置换”的方式来补偿,动迁农民可选择购买开发企业的股份。
2011年印度出台《征地和重新安置法案》。规定补偿价格,农村用地需要达到市场价的4倍,城市用地则为市场价的2倍。受征地影响的弱势群体纳入补贴行列。
《印度经济时报》评论,印度的确需要城市化,对这些被城市化影响的人,需要为他们重建生活。如果希望从农民手里获得土地,那就必须保障这些农民未来有稳定的收入,并获得公平的补偿。
如何解开土地征收的“戈迪亚斯之结”?唯有在法治的轨道上,平衡公共利益与私人权利,累积共识,互谅互让,争取多赢,方可解套!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详见: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328/12006764_0.shtml   )
 
七、本期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
根据以上信息和案例,本期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高++”,即两张暴力标。
�1=NP� p),='font-size:10.5pt;color:#2B2B2B;letter-spacing:-1.15pt'> 
法制网青岛3月25日电 记者姜东良 实习生梁平妮 记者刚刚从青岛市公安局获悉,造成4名守地村民1人死亡、3人受伤的平度市3.21纵火案今日告破,4名施暴者受王月某及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和工地承建商崔连某指使实施了纵火暴行。目前,平度市公安局已将此7人刑事拘留。
2014年3月21日凌晨1时54分,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民看守被征农田的帐篷起火,造成4名守地村民1人死亡、3人受伤,一时间舆论大哗。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是一起人为纵火案。
案件发生后,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迅速调集精干力量展开侦查工作。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经过4昼夜的连续奋战,于3月25日成功侦破此案。
现已查明,3月21日凌晨,李某、李显某、柴培某、刘长某4人受王月某指使(均为平度人),窜至现场实施纵火后逃跑。王月某是受崔连某(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系开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和杜群某(杜家疃村主任)的指使实施犯罪。
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
(来源:法制网青岛    详见:http://news.qq.com/a/20140325/022286.htm  )
五、法律法规介绍
1、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四章 法律责任
  第三十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不履行本条例规定的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本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一条 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三十二条 采取暴力、威胁等方法阻碍依法进行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三十三条 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用的,责令改正,追回有关款项,限期退还违法所得,对有关责任单位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
  第三十四条 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或者房地产估价师出具虚假或者有重大差错的评估报告的,由发证机关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对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并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对房地产估价师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并记入信用档案;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注册证书;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来源:中国政府网 详见:http://www.gov.cn/zwgk/2011-01/21/content_1790111.htm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外国征地 如何博弈
 
“平度纵火案”告破,受害者在天之灵终可瞑目,而土地征收这一转型期中国的老大难问题,持续考验着主政者的智慧和胸襟。
土地征收制度,也被称为“最高土地权利的行使”。日本民法泰斗奥田昌道指出:“现代一切土地问题的基础,莫不从土地所有(土地私有)的社会利益与个体私益之对立与调适上予以展开。”
放眼海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不痛感土地征收是本难念的经。
美国警惕政府滥用征收权
土地征收,在美国首先是一个宪法问题。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写得明明白白:“未经公平补偿,不得为公共使用而征收私人财产”“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
在美国,唯有为了公共使用的目的,且给予公平补偿的情况下,政府方有权征收私有财产。特定情况下,行使公共或政府职责的私人公司也可以实施征收行为。公共使用与公平补偿,作为对私人财产征收的条件,不因任何特殊情况而例外。前者更是作为征收的逻辑起点,成为衡量征收行为正当性的第一要件。
美国各级政府,从私人手中取得土地,首选与地主平等谈判。协商未果,地主不同意转让,或对补偿价格不能达成共识,则政府会向法院启动强制征收程序。
法官如何拿捏?第一步,要审视政府征收是否具有合法的目的——“公共使用”;第二步就是确定征收价格是否为公平补偿。司法实践中,法院的依据往往是土地的公平市场价格。两个答案同为肯定的话,法院才会支持强制征收。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后,美国城市化建设一日千里,清理贫民窟,社区发展和更新,建设低房租的公共住房为内容的“都市重建”计划勃兴,在征收土地方面,公共利益的认定成为社会焦点。
1954年Berman v. Parker一案中,最高法院认定私人开发商因公共利益使用土地,并不违宪,并在此后判决中,对公共利益作出宽松解释。1984年,最高法院进一步放宽对公共利益的审查标准,推出“米德基夫标准”——“只要征收权的行使和可见的公共目的理性相关”,法院就判决征收符合公共目的。
今天的美国,“公用”早已不限于学校、公路、图书馆、火车站这些传统的向公众开放、供公众适用的范围,符合公共福利,诸如增加政府税收等性质的土地使用,推定为合宪。
法院判决过于注重效率,难免出现侵害地主权益、滥用征收权的弊端。2005年凯洛诉新伦敦市案中,最高法院以5∶4的表决,认定:为了经济发展,政府授权开发商征用土地,出于公共目的,因此合法。
当时,新伦敦市经济持续滑坡,居民不断外迁,只剩24000人。1998年,制药公司辉瑞在附近建了研发中心,并决定建设厂房、扩大生产。新伦敦市政府认为这是一件对当地经济发展有利的事情,可以创造就业,增加税收。于是市政府就准许开发商将当地九位原告的15套住房征收、整理土地,为辉瑞的工厂做准备。
然而,这个决定并没有带来期望的经济利益,新伦敦市政府承诺的3000份工作和一年120万美元的税收,也统统没有兑现。2009年,辉瑞公司宣布关闭该研发中心。
此案因此引发了强烈反弹,批评声浪空前高涨。凯洛案为政府滥用征收权铺平道路,官僚动辄以经济开发为幌子,送给开发商一张空白支票。民调显示八成多民众反对这项判决。
虽然依照法律,最高法院的判决无法改变,但是全美44个州的立法机构行动起来,陆续制定法律或修改州宪法,明确禁止以发展经济为由行使征收权。
印度:世界上最难征地的国家
2013年,韩国浦项制铁和米塔尔公司先后撤消印度投资计划,因为征地太难。多年来,印度各地频繁发生的农民抗议征地的游行。
政府统计显示,印度工业发展瓶颈的70%要归结于征地问题,尽管土地成本本该只占工业项目的1%~4%,但是征地进度缓慢和程序复杂,往往将土地成本推高到工业项目成本的20%。
2005年塔塔公司筹备在西孟加拉邦设厂,生产世界上最便宜的汽车。无奈政府征地受到民众抗议,只好把工厂转往他邦。九年后,那片土地还没确定最终归属,仍在等待着最高法院的判决。
为何征地受到印度底层民众的强烈抵制?村长曼达维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是工程师,钢厂里虽然有我们可以做的工作,但不是端茶倒水就是清洗地板,我们为什么要去伺候人?我们宁可要自己的土地。”这代表了相当多印度农民的心声。
这种强烈的抵制源于没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补偿。
1894年,印度制定《征地法》规定。政府出于公共目的,可以合法征地,并按照市场价向地主进行补偿。自从1947年独立以来,近1亿印度人受到政府征地影响,只有不到两成得到安置。
而征地补偿也只是象征性的。为了规避税收,印度土地登记的交易金额远远低于实际成交价,按照政府文件所显示的“市场价”赔偿,地主当然一肚子闷气。
因此,地主动辄从地方法院一路告到最高法院。级别越高,补偿金就越高,最高法院平均要高出2倍,个别案例甚至比政府高上百倍。印度最高法院在2011年关于征地的三次判决,援引宪法旨在保障公民基本生存权的第21条,谴责各邦政府滥用“公共目的”征收土地。
有鉴于此,首都附近的哈里亚纳邦政府提高了土地开发项目的补偿标准,以年金的方式分33年来支付,根据通货膨胀率每年增长。项目建成后,必须为被征地农民每家提供一个就业机会。各邦尽可能地以“土地置换”的方式来补偿,动迁农民可选择购买开发企业的股份。
2011年印度出台《征地和重新安置法案》。规定补偿价格,农村用地需要达到市场价的4倍,城市用地则为市场价的2倍。受征地影响的弱势群体纳入补贴行列。
《印度经济时报》评论,印度的确需要城市化,对这些被城市化影响的人,需要为他们重建生活。如果希望从农民手里获得土地,那就必须保障这些农民未来有稳定的收入,并获得公平的补偿。
如何解开土地征收的“戈迪亚斯之结”?唯有在法治的轨道上,平衡公共利益与私人权利,累积共识,互谅互让,争取多赢,方可解套!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详见: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328/12006764_0.shtml   )
 
七、本期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
根据以上信息和案例,本期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高++”,即两张暴力标。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南娄底邬铁汉家今遭强拆 年迈父母被数十人拖出

  • 下一篇:新疆铁门关市征地拆迁引发群体上访 十多人被拘留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