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四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张柏岩——我告状就是精神病 不告就是正常人         ★★★
张柏岩——我告状就是精神病 不告就是正常人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5-11 07:25
他是个好人,在前郭县石油化工炼油厂锅炉班当班长,胆小怕事,有时候受委屈憋气也不敢去找人家。人家骂他是精神病,但是我知道他不是精神病。在没出事之前,我们是有口皆碑的老好人,出事后他开始上访,在外面说的我就不知道了。他的事情我不敢参与,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凶手还都在我们县城生活呢!本网采访受害人张柏岩的爱人王女士时(以下简称王女士),她做了以上的描述。
1991年的2月,位于东北的吉林省前郭县正处在天寒地冻、北风呼啸的月份,7日晚8点半左右,在小卖部看门的张柏岩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即将大祸临头,他还跟往常一样靠着火炉而坐,等着客人的光顾。然而等来的是五名疑犯蒙着脸冲进了小卖部,张柏岩还没来得及反映钝器已经打在他的头上,并遭到歹徒持续的暴打,随即昏死过去后来警方在侦破此案时敷衍了事,致使这种杀人抢劫的案件多年未破,张柏岩因此事上访,也最终被两次关进了精神病院。
张柏岩,家住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郭镇文化街,身份证号:222324194904050413,前郭县石油化工炼油厂职工,55岁时退休,现常年在北京上访。
案发前,张柏岩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婆贤惠持家,外面还开了个小卖部做点小买卖,有74年、78年出生的两个儿子,自己在炼油厂工作,虽然不是好的工作岗位,但生活比一般人还是强多了。案发后,他再也没有快乐过,并因钝器的砍打造成了长久的头痛及一辈子的伤疤。
据警方登记该案的资料记载,案发的2月7日晚,王某、李某、赵某、吴某、玩扑克到晚8点后,然后去张柏岩副食店买烟,遇到高某,买完烟后5人一起到饭店吃饭,当晚都住在王某家。
王女士说“案发时,我老公自己在屋里,(他们)拿走了我们一箱好烟,当天营业的全部现金被拿走。当时把我老公脑袋上砍了几刀,现在右耳上边都没有骨头,就是当时让剁碎了的。我们怀疑入室抢劫,杀人未遂的这几个人是我们跟前的邻居,因为我老公苏醒后喊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邻居王某,而且这几个人跟抢劫的人数相等,但是他的话被时任公安局刑警队指导员的刘星(音)、辖区警官王峰齐(音)打断,说不用问了”。
张柏岩家属都以为公安局不让说了是已经确定了嫌疑人身份,所以才不用再说什么了,就每天等消息,后来实在没消息就到公安局询问案件进展,每次的答复都是在家耐心等待,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年也没个结果。实在无奈这才开始上访。
2001年5月8日上午,张柏岩到前郭县刑警队要求复查当时的案犯嫌疑人情况,并说明当时就是王某自己实施的抢劫,并先后于5月18日,6月5日再次前往公安局就以上问题进行反映,结果均被警方拒绝复查。
2002年,经过向各部门的投递诉状,后来告到公安部,终于等来一丝消息,公安部派员下来调查时,前郭县公安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案件给撤了,张柏岩这边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家属的的签字,后来迫于上级压力又给把案件补上了。可调查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并未给他的案件带来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他只能再次踏入上访路。
这种麻烦终于惹起了某些领导的不快,这也决定了张柏岩以后的生活会更加不幸。2003年8月10日,时任前郭县公安局局长许辉指派时任胜利派出所所长耿世英,带人把张柏岩拉到吉林省公主岭市公安厅安康医院(精神病院)做鉴定,七、八个人围着桌子坐下,问张柏岩案子的事情,又看了一遍他的上访材料,对他说你不是精神病人,回去吧。侥幸逃过一劫的张柏岩没有改变上访的初衷,继续着他的申冤之路。很快第二次的迫害也临近了。
2004年8月13日,张柏岩上访回家后,被片警叫到胜利派出所,让他在派出所吃饭,等了一会后由派出所所长带来了4个警察,把他拉到四平脑神经医院,医院检查后不予收留,并说张柏岩有其它病,不适合呆在那里。
然而在权力横行的中国,区区医院怎么能阻挡得了强权部门公安局呢?果然,在公安局经过上级的疏通下,8月20日没有再做检查,就把他强制关进了精神病院整整4个月。
到里面后,张柏岩被强制吃药,不吃药就被4、5个精神病患者按住绑起来往下灌,当然也用此种方法强制打针。 他每天要吃3次药,每天被打一次针。在里面几乎没有吃饱饭的时候。用完药后就老是犯困,躺倒就能睡着。因为医院知道他不是精神病人,所以他在有人跟踪的情况下可以在精神病院里到处走动一下。
家属知道张柏岩被关精神病院的事情后,他儿子就找到精神病院要求放人,医院不放人,并明确表示这是公安局关的人,你们找公安局去。无奈,家属就奔波于公安局和医院之间,经过多次找相关负责人,公安局最后才允许放出,但是警告说“以后上访就关精神病院”。出来时已经12月份了! 在家待了两个月恢复身体后,他又坐上了开往北京上访的火车,紧随着第二次被关精神病院也如期而至。
2005年3月两会期间,张柏岩在北京人大信访接待室递交材料时,被截访人员带到松源市驻京办,第六天被送回老家,胜利派出所接到他后并没有让他回家,而是直接送往吉林最著名的精神疾病治疗中心——洮南精神病院松源市分院,再没检查的情况下直接关了进去。由于是维稳的需要,所以这次没有上次那么迫害的严重,总共关押了20天,每天也就吃2片的药量。两会结束后,家属找到了医院,他被放了出来。
经过这些年的迫害,张柏岩无奈的说:“两次鉴定我不是精神病,鉴定书不给我,我告他们就是精神病 我不告他们现在就不是精神病了,我是不是精神病医院说了不算,而是我们公安局说了算”!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四川雅安张守群从百万富婆到“精神病”

  • 下一篇:消失不了的被精神病------《精神卫生法》实施两周年观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