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四十九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探访刚出精神病院的雷宗林:医院简直是恶魔的帮凶         ★★★
探访刚出精神病院的雷宗林:医院简直是恶魔的帮凶
作者:晋贤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6-08-15 08:01
抱团取暖 营救雷宗林
 
2016年6月21日,福州公民雷宗林在北京高院开庭完,被福州驻京办人员带往北京都鑫园招待所关押,随后被辖区镇长连木清带人绑架上车牌为H1A584的车辆,直接送回福州市,然后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雷宗林失踪后,福州众多维权上访公民展开了地毯式搜索,从宾馆、拘留所等一路追踪,最终锁定雷被关押在福州神康医院(精神病院)。
 
消息得到确认后,福州众多公民自发前往该院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雷宗林,并最终将雷宗林从医院救出。2016年7月27日,本刊人权观察员南下福州,实地采访了雷宗林及几位营救者代表。
 
参与此次营救的福州公民刘合仙说:“我们找过一些医院什么的后,就去找镇政府,他们尽然回答说“不知道,人丢了怎么能找我们”,镇政府和区政府都说不知道,我们找到神康医院后他们也不承认雷宗林被关押在这里,然后我们一个姐妹就一层楼一层楼的在门缝里往病区看,正好看见护工推着雷宗林上厕所,就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才确定果然是他”。
 
发现雷宗林的林赛英也向本刊介绍了发现并营救的整个过程,她说7月16日下午,已经是下班时间,在(医院)电梯口,院长等人下班出来,他们就问院长有没有这个人,院长说没有,还说人太多需要查一下,让他们第二天上午10点再来。结果第二天院长没再出现,林赛英就挨层楼去找,到四层时看到了上厕所的雷宗林侧面一晃而过,就大声呼喊“啊雷”,就是这样确定了雷宗林的关押地点。
 
公民们立即通知了雷宗林的父母,并开始冲进病区救人,结果冲进去的人就像小鸡一样被医院的保安和医生一个个全部拖出来,医院说这个是镇政府送来的,不能把人接走,然后医院工作人员就打电话给宦溪镇镇政府,然而宦溪镇镇政府自知理亏,竟没有安排一个工作人员过来。
 
现场营救的公民们则是另外一种场景,听说雷宗林被关押在这的消息后,人越聚越多,并举牌在医院大厅整齐的喊口号,有条不紊的抗争要求释放雷宗林。医院没有了政府的撑腰也自知理亏,才终于把折磨得不像人样的雷宗林释放出来。
 
差点被活埋的雷宗林
 
雷宗林,男,畲族,二级肢体残疾,1976年8月22日生于福建福州市晋安区宦溪镇板桥村。此前是一名经营一千多平方米养猪场的养殖大户,后来成为一位常跑北京的访民。
 
根据雷宗林的资料记载,1998年他就开始申请建住房,而且是建在自己的自留地准宅基地上,终在2002年获得许可。然而房屋修建后,却遭镇政府捣毁。至于为什么遭到这种破坏,雷宗林说政府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及手续,针对雷宗林提出的异议,政府也没有任何答复。2004年,雷宗林再次获得有关部门的建房许可后重建家园,却再次遭镇政府捣毁。;2005年,雷宗林又再次获得有关部门的建房许可,再次重建家园,未曾想到镇政府又再一次前来捣毁;万般无奈之下,雷宗林便不断向政府部门申请廉租房也遭政府拒绝。一直到2007年,终于获得了区、镇、村三级政府部门的建房许可,然而嘴上答应批准建房,可建房许可批文却迟迟不给,还叫他先建房,房子建好后时任镇土地所林峰索要10万元红包,由于雷宗林的房子被屡建屡毁,已经拿不出这笔钱了,结果又被镇政府带人捣毁!
 
雷宗林说“也就是在这一天,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房屋先后8次被摧毁是因为没有给相关官员送“红包”,但是已经知道的太迟了,现在已经没有力量再建一次了,从此,我再也盖不起房子,从一个身残志坚的“养殖户”,变成了极度贫困的低保户、告状户”。
 
 
2012年6月9日下午,村委会通知雷宗林去镇政府协商解决强拆的问题,到镇里面还没开始调解,就因为言语不和,镇政府建设办副主任吴财铮带了一批人把雷宗林暴打一顿,然后把他拉到一个距离镇政府大约5公里的一块荒郊野地上,挖了个坑,把雷宗林扔下去就开始活埋,土已经埋到肩膀跟前,只露一颗脑袋在外面,两个小时后村委会的人赶来,把他挖出来,送到武警医院抢救了三天,这才活了下来。此次劫难,使雷宗林至今想起来还感到毛骨悚然,后怕不已。
 
2013年8月13日7时,雷宗林在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南门附近(近天安门广场),往自己的衣服上泼洒酒精,并欲用打火机点燃自焚时,被民警抓获,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在这期间,雷宗林苦心经营的猪场也被强占。
 
2015年11月18日,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开幕式在福州市海峡奥体中心主体育场举行,因为在青奥会外围的的福湾桥下卖国旗,雷宗林被宦溪镇副镇长林健带人打断手指,雷宗林认出他后立即拨打110报警,但是连续打了半个小时的报警电话近没见到警方出警,后来被他们送到福州仓山区省立医院南院治疗,随身携带的现金、手机、充电宝等物品均被林健带队的黑衣人强行拿走,最后他被带到晋安医院关押18天,每天一碗清汤面,到11月5日,雷宗林的父母终于找到了他,并报警,这次在警方到场后,林健带领的黑衣人才离开。
 
精神病院内的雷宗林
 
本刊这次见到雷宗林,虽然他刚离开医院不久,药物的反应还比较大,他还是比较详细介绍了这次他被送进精神病院的过程,及在里面的状况。
 
雷宗林说,2013年8月13日这次自焚被判刑后,他提起了上诉。2016年 6月21日上午上诉案在北京高院开完庭后,下午他继续在北京街头摆地摊谋生,结果在摆摊时被北京市王府井派出所抓住,带回派出所,接着来了一伙自称福州地方政府的人员强行将其带到福州驻京办的都鑫园招待所,23日早上,雷宗林被镇政府塞进一辆商务车绑回福州,25日,在没有通知家人也没有家属签字的情况下,他被这些镇政府的人强行送入了福州神康医院(精神病院)。
 
刚送到医院的头三天时间,雷宗林身体四肢被固定在病床上,脖子也被套住固定在床上。他绝食,就被强行灌食灌药。29日起每天被强迫吃三次药,每次4粒,1天12粒药,吃完药还用手电筒照着他的嘴巴检查,现在他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药物,只能明确服药后逐渐丧失了反抗能力和意识,记忆明显下降。
 
最让雷宗林受不了的是不能上厕所,所有的大小便都是在床上解决,床下面放个桶,大小便完自然就流进去,医院的护工是定时打扫的,所以清倒不及时,导致房间臭气熏天。
 
除了这些雷宗林还说“进去后头发也被推光,每周还要抽血检查。这种不问有没有病,不守医德、不尊重法律,草菅人命的医院,简直是恶魔的帮凶。把一个正常去上访的人,强行灌药、打针,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每天晕晕乎乎、昏昏沉沉的,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直到出院后停止用药才开始慢慢好转”。
 
释放后的雷宗林透露,在精神病院里还遇到了福建公民叶明峰,他于5月13日就开始被关在里面。由于无法联系上家属,所以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
 
本刊经过调查得知,雷宗林从来没有精神病,他父辈也没有精神病史,从被关进医院到出院,福州神康医院始终没有给他做过精神病鉴定,当然也没有给他聘请精神病学的专家会诊过,他是非常正常的人!三岁时因为高烧导致身体留下些许残疾,也不算多么严重,但是在后来政府的打压中才变的严重起来。
 
雷宗林最后说,北京高院的最终裁定还没有出来,因为需要养病,针对福州神康医院的法律诉讼还没有启动,但是自己最终保留对该院的起诉权利。

出院后的雷宗林及贫困生活照
 

精神病院内的营救过程


下图举牌者为雷宗林的母亲


下图为医院内部拍摄的精神病病房


下图为隔着铁门的雷宗林被亲人找到


下图为解救成功即将离开医院


部分参与营救的维权人士和雷的家人在医院门口


被副镇长带人打断手指的雷宗林

 雷宗林叙说迫害过程


现场营救视频


现场营救视频2


参与营救者维权人士刘合仙讲述营救经过


参与营救者林赛英讲述发现雷宗林的经过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上访不算偏执—浙江赖忠武感“好运”来得太晚

  • 下一篇:《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总第四十九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