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四十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江西戈阳许大金第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获释归来谈遭遇         ★★★
江西戈阳许大金第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获释归来谈遭遇
作者:晋贤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11-09 07:30
对于我来说!我对这个国家彻底绝望了!作为人类来讲的话,我们需要的是尊严、人格、原则,可现在我们能得到尊严吗?很难、很难!——许大金

许大金在北京上访期间,于今年3月1日在京被截访人员绑架,3月2日截回到原籍后被镇政府和派出所送到江西省上饶市精神病院关押,直到4月8日在精神病院联系了镇政府和派出所后才让他出院。这次关押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两会”维稳的需要。这次被关只是控制,紧接着他又面临着一次迫害。

2015年5月15日,许大金在北京八角游乐场地铁站出站时被查出没买车票,遭到扣押,随后交通运输队把他送到久敬庄。当日晚,截访人员强行把他带到位于丰台区吴家场路的驻京办。第二天被被5、6个人拖上车带走,6月16日家属才知道他被关在江西弋阳精神病院。在关押近半年后才被释放获得了自由,而这已经是他第六次被关进精神病院了。

“我先去理了个发,这样显得有精神,然后才回家”,许大金接着说“今日上午11点被放出了精神病院,现在身体很差,估计要在家休养一两个月吧”!

这个刚从精神病院被放出来的人,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本刊时,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受了那么多摧残的人说话会那么爽朗,于是我们聊了聊里面的生活情况。

本刊随即跟他电话聊了起来,问他身体如何,里面过得怎么样?许大金回答的大大咧咧:“呵呵,关在里面,跟真精神病人生活在一起,要很小心,还不能跟人发脾气,有一次就是我把门关的重了点,他们就拿铁链子把我锁起来,饭做的跟猪吃的的一样,白菜跟木瓜、南瓜这些东西,最多就是放在锅里煮熟了”。

这么简短的回答,真显得他没啥事一样,当本刊问到打针导致的眼睛近乎看不清时,他开朗的笑声收住,沉默片刻后说道“在8月份的时候,我不想忍受他们的凌辱,不吃饭,医院其实也不想留我,他们通知政府后来了很多人,政府人员就打电话给我姐姐过来劝我吃饭,我也没听他们。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给我打毒针,打完毒针开始没反应,第二天就全身发麻,然后僵硬,有时候搞得都下不了地。我就拼命喝水排泄。因为经常用气把它逼出来,希望喝开水排泄来减少对身体的伤害,走路都感觉要倒下去,眼睛睁不开,现在走路都不稳,昏昏沉沉的”。

许大金在精神病院里遭受迫害,而在外面的亲属为了营救他出来,也在四处为他寻求司法救助。6月16日,在获悉许大金被关在宜阳精神病院后,他的女友李莉和他姐姐、妈妈一起到精神病院要人
未果,李莉等人谴责医院不当收治发生争执后,李莉和许大金的姐姐被大夫关进精神病院的一间房子里不让出来,李莉报警后,警方来人把李莉和许大金的姐姐带进了县公安局,结果李莉被拘留5天,其姐被拘留8天,李莉相机的内存卡也被警方拿走。许大金的母亲被闻讯赶到的镇政府工作人员打伤。

由于血浓于水的亲情,外面的人没有放弃营救许大金,在他70多岁父母多次到乡政府找领导哭闹的情况下,政府官员才决定放人。但许大金的父母还是觉得许被关押丢人,丢了许家的脸,这让许大金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许大金说:“我们做为人,为维护尊严有什么可丢人的,难道我委曲求全 他们就会收手吗?他们不明白也许有一天这种迫害就会落到他们头上!一个人他不受到伤害,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但是当受害的人多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就像我这样的被关在精神病院的人,高层又有谁会在意,这个国家还能让我们感受到一点温暖吗?难了!”

背景资料:许大金,男,汉族,小学文化,1972年3月18日生,住江西戈阳县漆工镇磨盘山总场机关23号。

第一次被关押精神病院5个多月,一个房间5—6个人,每天吃两顿的药,一顿有5到7片,开始不吃药就打针,打针完就糊里糊涂了什么都吃,就是给你屎你也就那样的吃着,”许大金曾说。

第二次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吃药打针是继续的,而他形容第二次关押时候的主治医师很恶毒,他开的药很猛,因为第一次吃的药是缓慢的过程,他开的药吃下去立马上头,副作用更大。

2012年6月18日来到北京,本来想到北京找记者的,当地政府知道他来北京后,也派人来北京寻找他的下落,在北京西站那边被北京警方和当地政府前后挡住去路,他跳河自杀,由于水位只能到脖子跟前,被警察打捞了上来,又被地方政府接回,关押一个月精神病院。

2013年9月25日,许大金再次来到北京,又撰写了两篇文章,分别是《谁来挽救人类》《反腐动态》,由于被认为影响比较坏,同年11月9日时,从老家来了十多个人,其中五六个人强行把他按上车,还把衣服给撕破了,被羁押回家的路上遭到民警谢奔的殴打,用手胳膊死死卡住喉咙,用腿跪在背上,在派出所副所长叶徐峰和杨席文及另一名不知名的民警押送下,被再次关入精神病院一个月。

许大金四次全部被关押到上饶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康复中心,里面的护士从来不问他来龙去脉,都听医生的,医生开药,他就让你吃,你不吃他就绑起来喂你。而主任医生更狠,许大金进去的时候对徐水平主任说我没有精神病,结果徐主任说“我说你有你就有”,到这里来你就安心治病。

相关报道:为了人格而活——专访被精神病的理想主义者许大金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ershiwuqi/2014/0802/10532.html

采访于2015年11月4日晚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廖梅枝:精神病鉴定撤销了——可我的赔偿遥遥无期!

  • 下一篇:沈阳教师李启东:五年前我被从劳教所转到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