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四十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盘点农村精神病人生存现状:被妖魔化 生存困难         ★★★
盘点农村精神病人生存现状:被妖魔化 生存困难
作者:许海峰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更新时间:2015-11-08 12:37
周平今年30岁,因精神分裂症入住邵阳市精神病院,至今已有一个多月。此前他在贵州打工,没日没夜地在厂里做喇叭,终于有一天,他倒在厂里的流水线上。
他在厂里挣的钱很快被填入医院的医疗费中,家人四处借钱,依然不能缓解周平的病情。父母为他急煞,但是周平却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他始终认为“他们搞错了,我没有病”。他一再重复道“等出院后,再去贵州打工,挣钱、买房、娶老婆”。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普通公众鲜少有人记得这个日子。近年来,有关正常人“被精神病”、精神病人因无法医治突然发病伤及无辜的事件屡屡出现,让这个群体和这个行业受到一些不客观的对待。
为了还原精神疾病患者和精神病医院的真实现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身体周刊记者日前走进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用影像和文字记录下13位精神疾病患者的生活点滴。
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人们的日常调侃、部分影视剧等过度消费了精神病患者。他们呼吁社会各界能客观地反映精神疾病患者的真实面貌,让精神疾病患者得以摆脱“病耻感”。
精神病患者“慢慢多了”
目前,每日坚持服用医生发放的药物治疗“没有的病”,或许是周平渴望尽快从邵阳市精神病院出院、再度外出打工挣钱的一个动力。
每天三顿药是他时刻惦记的事,除此之外,就是清醒地睡去,再昏沉沉地醒来。偶尔,他会想起“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菜”。
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位于城乡结合部,早几年的时候老远便能望见医院的几幢高楼,随着这几年房地产市场的火爆,马路对面刚竣工的商品楼一下子就超越了医院的大楼高度。再往下,部分楼盘像烂尾楼一样缺少生机。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说,“房子造得太快了,都卖不掉”。
按照当地人均月收入2000-3000元、房价每平方米均价3500元计,周平需要挣到近30万元,才能购买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如今,这场突发而至的精神疾病,令他发病前的买房计划成为泡影,并连累至整个家庭。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他的当天,他在病房吃的是炒萝卜片。
周平所住的邵阳市精神病院1号楼为全封闭式病房,医护人员进出必须随手带门,否则按照医院规定,每次罚款10元。
近十多年来,住院的精神病患者明显增多。在湖南邵阳市精神病院,光一层楼面就有76个病人,主要是老年慢性长住的精神病患者,他们大多数因患病时间长,处于精神衰退状态,社会和家庭支持不够,需长期住院。
周平就住在一楼,2-4楼入住的病患也都接近76人。整栋1号楼收治300多名像周平这样的病人。
邵阳市精神病院工会主席徐小燕说,对面条件相对好一些的3号楼为开放式病房(有家属陪护),收治了约100名左右的精神病患者。3号楼由国家财政拨款2500万元加上医院自筹资金2000万元,于2013年投入使用。该院隶属于当地卫生系统下的一所非营利性医院。
该院住院部一楼老年精神科主任屈佳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么多病人也不是突然冒出来,原来都散落在乡村甚至野外。随着国家加大对精神病的医疗救治力度,这些病人就慢慢集中到医院。
在邵阳市精神病院,病人以妄想、幻听为主,很多病人在这里住了好多年,甚至有的住院时间超过20年。
在中国,精神病医院接纳的患者85%属精神分裂症等重型精神疾病。大多数病人都是在局面失控后才被送进医院治疗,他们一旦入院,往往会反反复复再也离不开医院。
重型精神疾病致病因至今众说纷纭,基于几个不同学科的理论基础,医学研究者给出了相关假说。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正常人群中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为1%,这个比例在父母中有一方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孩子中被预估为10%,而对于父母双方都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家庭而言,孩子患病概率大约高达50%。
对于重视社会环境的研究者而言,他们主张社会环境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诱发因素。例如,有些患者因为吸食毒品,而使其精神分裂症在30岁就提前发作。社会环境因素,也包括自身重大事件的刺激,以及生活环境的巨变。
目前,医学界关于精神分裂症的主流假说认为,幻觉、妄想的产生源于人大脑中多巴胺亢进引起,这种神经传导物质在大脑内积聚,水平偏高导致了精神疾病病症的产生。虽然有一定实验基础,但这种假说尚未被证实。
屈佳强认为,这种疾病的病因一般由两方面原因构成:遗传和社会心理因素。社会心理因素包括生活节奏加快,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环境发生改变等等原因,导致病人数量增长。
据邵阳市脑科医院住院部医师张佳介绍,农村地区的精神疾病有个特点——家族遗传史,农村人有根深蒂固的繁衍下一代的传统思维,娶妻生子,不管对方是不是精神有疾病。从优生优育角度,这个观念要改变。
保障不足致部分精神病患者放弃治疗
邵阳市辖区的牛马司镇康乐医院属于新落成的民营医院,条件相对简陋。今年,湖南省给了130个救助名额,每个病患者可获得5000元的救助费,该院分配到80个名额,另外50个归邵阳市脑科医院。
该院副院长王汉成说,“粥多僧少,有些病人家中原本还有电视机,结果让病人砸了,甚至房子也烧掉,真的是因病致贫”。
在当地农村地区,经济条件好的精神病患者一般先被带去城里大医院看病,随着病人情况越来越差,财力、精力双双不济,往往被逐渐放弃治疗。
王汉成介绍说,家人只能把他们送到当地医院,要不然在家里被关在铁笼子里,像狗一样地关着,还有的病人则流浪街头,自生自灭。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精神病患者中,五保户可以全部报销医疗费,低保为88%,普通病人70%。即便如此,很多病人家庭的经济状况仍旧难以负担长期治疗所产生的费用。院方要求病人在医院每天交付12元的餐费,个别病家依旧表示困难。
王汉成分析当下农村精神病现状为,首先是一些病人家属将病人送来后就不管了,甚至发生送到医院不收也要收的强迫地步;其次,国家报销比例低;第三,精神科医护人员数量不足,后续人才乏力;最后,医疗设备欠缺。
澎湃新闻记者从该院众多的精神疾病患者中随机抽取了13名患者,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访谈,并结合他们的主治医师对这些病人病情的分析,希望能给公众提供一个更全面的精神疾病认识。
在这些精神病患者的自述中,他们往往都提到“自己没病”,是家人把自己送进来的。
中南大学长沙湘雅二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张燕表示,这些患者的精神到底正常还是不正常,只能由精神科医生对其精神症状、一段时间的躯体症状的观察来做判断。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当天,有位病人的丈夫要求出院,其实,他的妻子没有达到可出院的条件,但是丈夫说家里没有钱继续给她治病了。这个病人已经在精神病院住了320多天,恢复效果越来越差,病情衰退、没意志。丈夫说让她回去照顾3个孩子,自己出去挣钱,如果不挣钱,生活来源就成问题。
“你说她能照顾谁?这是中国现实的反映。”谢婧霏医师坦言,“她回去之后村干部会定期上门关心、随访吗?我表示怀疑,除非出现她犯事打人。”
目前,中国医疗保障体系尚不够完善,跟国外有相当大的差距。而跟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相比,邵阳地区经济欠发达,一旦家庭中不幸有这样的病人,在经济上承受能力低,贫困很快伴随,整个家庭很容易被拖垮,导致因病致贫。
据曾昭敏医师介绍,治疗精神疾病需要全社会、家庭良好的支持。精神疾病患者跟正常人一样有心理活动、交往需求,但是,这类疾病心理治疗需要更长时间,更棘手。
医疗条件较好的中南大学长沙湘雅二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张燕有些反感地说:“一些影视中的精神病患者被妖魔化了。”她认为,那是在消费精神病患者。她希望通过媒体,呼吁读者能正确、正常、客观地看待精神疾病患者。
近5年来,中国精神病患者的救治不断得到改善。国家出台《精神疾病四级防控体系》,要求到达社区和街道这一层面,而邵阳地区仅停留在乡镇一级。治疗病患者需要良好的家庭、社会体系来支持,而不是仅仅将病人扔到医院。
邵阳市精神病院的张宏亮医师认为,在得到一定的治疗后,80%病人可以达到生活自理,50%恢复社会功能,并可从事一般难易不一的工作。
但是,张宏亮强调,前提是治疗病患者需要良好的家庭、社会体系来支持,而不是仅仅将病人扔到医院。
为了提高精神科医生的业务水平,邵阳市精神病院经常请外地的专家给医生们做培训,但是外来的东西在邵阳难展开,因为这里医疗设备不足、条件差。在邵阳市精神病院三楼有84个病人,一个医生差不多需要面对20个病人,远远大于国外的标准,这让医生们压力倍增。
 
【邵阳精神病院13位患者的现状和分析】
1.周平,30岁,精神分裂症,入院一个多月
我没有病。我是爸爸送我进来的。我22岁去贵州打工,打了一年工,做喇叭。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饭,妈妈还没有来看我。我还没有结婚,我要打工娶老婆。我出去最想打工,还是去贵州。
医师分析:这位病人十几岁就发病了,这次入院他的病情处于刚发展期,他一再对我们说自己没有病,表达强烈要求出去打工的愿望,这其实是一种假象,以此蒙骗我们认为他是正常人,放他出去工作。
他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的症状是孤僻、懒散,封闭自己,对生活没有意志要求。
他对药物依从性差,回家就不吃药,打人、骂人。
 
2.孙战,44岁,精神分裂症,入院8
我进来8年了,之前也进来几次出去过几次。我妈妈做生意,卖饭卖粉。我把亲戚打死了,他们把我关在铁笼子里,关在笼子里一年半,没给洗澡。2005年离婚,老婆喝农药死了。
有一天,太阳光突然照射到我的脑壳上,不舒服。我出去要去国土局做事。
医师分析:他属于精神分裂症,偏执型。他以前打死的是他的爸爸,但是在妄想的症状支配下以为打死的不是他爸爸,应该是对他有仇恨的人,是妄想、幻觉这种思维障碍导致错误行为,才会做出极端的举动。
他力气很大,能把铁笼子举起来,在村里放火,村民怕他。他的这种病对社会危害性很大。一个跟他平时要好的病人出院托人带给他3包香烟,但是他却说这是人家欠他的。
 
3.勇凯,60岁,精神分裂症,入院14
我腰疼,去医院检查,医生不给我药吃,我天天问他们要药吃,不给我吃也不让我出院。我想出去上班,我还没有退休。
我是有点精神病,但是好久不发了。我有三个孩子,1994年离婚了。
医师分析:这位病人出现躯体化症状,表现在腰疼,吃饭总是靠着墙吃,一直喊带他治疗。他的家人,我们医院都先后带他做躯体疾病的排查,没有异常。
精神病患者可以出现精神官能症的症状,表现躯体不适感。
大部分精神分裂的病人到了老年以后精神衰退,没有意志要求,思维贫乏。现在他年纪大了,没有像以前那样冲动。
以前他在家里打人,冲动得很,很多人被他打,他家里几个兄弟都被他打过,他家里有一个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也被他打过。他还常常外出不归。
 
4.小林,40多岁,精神发育迟滞,轻度至中度,入院4个月
我30岁,过端午的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怎么进来。我没有打过人,别人逗我,我掐死他。
我没有病,吃多了药才有得病。我要回家过年。
医师分析:他属于有一定的思维、语言能力,有一定的沟通、理解、判断能力,但是他不认字,不能做十之内的加减乘除。喜欢到处乱走,别人讲的话他不能理解。以前他骂人,打小孩子。
他属于先天性精神发育迟滞。这个病跟精神分裂不一样,他存在心境障碍,容易被激怒。一段时间安静,一段时间躁狂。脑电波波动幅度大,远远大于常人,精力活泼。
 
5.寇小葱,精神分裂,60多岁,入院10多年
我住了九次院,1979年的时候知青返城,这是第一次。我是1960年国家困难时期下放子弟。我在厂里做维修工,自动机知道吗?我申请专利,但是没有钱申请,打印申请那个纸,要1.6元一张,我那时候钱不多,一个月才90元。申请自动机专利价值几千万元,单位领导说我吹牛皮。
自动机就是永动机,永动机就是自动机,用9伏电池做启动,发电量可观。后来我帮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卢静搞自动机,搞了27年了。
我出去以后什么都不做了,帮带孙子。我有个女儿,她要我成为中国最富,要有房子,不然她不来接我出去。医生说我精神分裂。
 
医师分析:这个病人挺有意思,他以前在我们这里的二纺机厂工作,搞技术的。他有夸大妄想的病症,认为自己可以研究操控永动机赚很多钱。钻进去之后,出不来了。你想想,永动机是那么容易搞的东西吗?但是,他的病情对社会没有什么大的危害,他就想着出去做他的永动机,卖专利。但是对家庭和社会功能造成影响。
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进来了。结过婚,有孩子,后来也离婚了。他不明白孩子为什么把他送进来。我们跟他说,他也不听。
 
6.黄晨,46岁,精神分裂症,入院一个多月
头晕,身体不好,左肢小儿麻痹。我头敲破了,起床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我不喜欢医院。
医师分析:他得了精分之后又中风导致中风后遗症,左侧肢体肌力下降,站立行走稳定性差。之前他也来我们医院住过。
他有被害妄想症,总是觉得有人在监控他,用无线电监控。不进行药物来控制的话,存在对人伤害的可能。
目前他的状态不好,治疗时间不足。
 
7.高正,60多岁,精神发育迟滞伴发行为障碍
已经丧失交流能力
医师分析:他属于精神发育迟滞,俗称智障。这种病人一样存在社会危险,他无法预知其行为后果及其严重性。
他在乡间打骂小孩。正常人被不懂事的小孩骂也不会生气,最多呵斥一下,但是他们被激怒会伤害孩子。
 
8.扬宜,58岁,精神分裂症,入院一个月
我没有病,有时有一点点神经错乱,慢慢自然会好起来。以前在怀化住过院,30岁发病。
我在家做农活,种田,也看书,经济学、军事学、政治学,晚上我起来看星星,观星宿。
我也喜欢唱歌,八十年代的歌,听几次就会唱了。八十年代在武汉打工,我买了很多磁带,比你这个包还多的磁带。
我有一个孩子,女孩,在读大二。
医师分析:他是喝酒太多,属于使用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和行为障碍。他的家属说他曾在村里打人,家里人很怕。刚来时候自言自语,妄想有人加害他,常常幻觉有人在他脑子里说话。
 
9.泉义,40多岁,双相情感障碍,入院5
我是因为打架进来,打赢了。 我不想出院。
医师分析:这位病人是典型的双相情感障碍,属于重性精神疾病,治疗难度大,护理难度大。我们医护人员被他攻击过。主要他认为别人是坏人,伪装成好人的样子。
本病的特点是反复(至少两次)出现心境和活动水平明显紊乱的发作,紊乱有时表现为心境高涨、精力和活动增加(躁狂或者轻躁狂),有时表现为心境低落、精力降低和活动减少(抑郁)。发作期间通常以完全缓解为特征。
对其病情我们需要从药物、心理、躯体(他患有ll糖尿病)综合治疗,一般这种病一年中有8至9个月是处于不正常状态,对社会财政压力很大。目前经过治疗,他这半年情况比较好。
 
10.蒋景,36岁,精神分裂症,入院4
这里难受,老公把泥土变到我肚子里,他想找另外的女人,那个女人个子很高,还带着一个孩子。
在家里老公掐我脖子,我不敢打他,我个子矮。
医师分析:她属于精神分裂,严重的妄想症。
老公如果外面确实有女人,不能算嫉妒妄想,但说她老公什么泥土变到她肚子里则是典型的妄想,属于内脏性幻觉。
如感到某一内脏在扭转、断裂、穿孔或感到昆虫在器官内爬行等。这类幻觉常与疑病妄想、虚无妄想结合在一起。该症状多精神分裂症、更年期精神病和抑郁症。
 
11.贾男,39岁,精神分裂症,入院25
我在银行取钱,取2000元给孩子读书用,他们就把我抓起来了,是我老公叫警察一起把我送进来的。
我没有病,就是心脏不好。他们老是把我送到这里,我都不好意思了,出去怎么见人。
我老公晚上回家也不敲门,就睡在我边上,这个多吓人啊。你说是吗?
这个医院条件太差了,这幢楼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那边墙都裂开了。我要出去,在这里根本没有自由,要解手还有经过医生同意,你看铁门都关着。
医师分析:她属于精神分裂症,可能在极度妄想之下对老公有意见,潜意识中认为老公外面有人了。我们通过她的症状来分析、判断,目前在这个领域不能获得客观数据来检查,相对来说主观性多一些,所以社会上容易出现一些被误诊的例子。美国电影中不是也有类似的故事嘛。但是在我从业十年中,我们医院没有发生这种误判的情况,其他地方不好讲,我没有经历过,没有发言权。
今年6月南京发生宝马车肇事司机后来被诊断为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件事,我有听说,医学书上有这个病情,但是事件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12.程溪,24岁,双相障碍,入院2个星期
我骂我的孩子,他打老虎机花去4000元,我辛苦赚来的,心疼那个钱就进来了。这些钱是我和老公做粉刷墙赚来的。
我是他们7个人把我抓进来的。我没有精神病。
医师分析:病人目前是处于双向障碍中的躁狂症。双相障碍的临床表现按照发作特点可以分为抑郁发作、躁狂发作或混合发作。当处于躁狂发作,患者心情高涨、思维活跃、意志活动增强、兴奋、讲大话、爱吹牛,觉得自己很有能力;当处于抑郁时,情绪低落、兴趣减退、有想死的念头。
现在人生活节奏快,环境变化大,一般人都有可能出现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但这不属于疾病。这其中分心因性的精神障碍和生物性的精神障碍,前者是有原因的,后者就是没有原因的情况下心情不好。我认为,心因性的心情不好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症状,是一组由心理社会因素所造成的精神障碍。比如,股市下跌、被领导骂,都可能诱发。
 
13.潘华,34岁,精神分裂症,入院8
我喜欢睡在地上,光脚在外面跑,打了我女儿被家里人送进来。我力气比较大,四五个人把我弄进来。
我有产后抑郁症。我生了女儿后,发现有老鼠咬我的卫生巾,婆婆拿个竹板东敲敲西敲敲,要把鬼魂赶走,我很怕。
父母离婚了,继父诱惑我,给我钱。有个老头子,给我吃肉丸子,说如果喜欢我,就把他嘴里的丸子吃掉,我就吃了。吃下去我像吃了一个定心丸。
我现在想出去,出去成立一个幸福的家。女儿13岁了,三年没有来看我。
医师分析:这个病人是第四次入院治疗,属于精神分裂症。她的症状是精神分裂中以阴性症状为主,表现在少语、少动,生活懒散、须家人督促。其思维结构凌乱,没有逻辑性。这种病有几种分型,每一种型愈后病情恢复效果不一样。
(来源:澎湃新闻http://news.qq.com/a/20151025/002479.htm 2015-10-24)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明知患精神病还开车 出事要担责

  • 下一篇:洋浦一男18岁时突患精神疾病无钱治 被锁16年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