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汉周利华治眼治成了“精神病”的三十年人生         ★★★
武汉周利华治眼治成了“精神病”的三十年人生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1-14 09:48

精神迫害访谈录之二十一

 

刘:走出精神病房后,我知道您继续在讨说法,期间好像作了多次鉴定,其中即有医疗事故的鉴定,也有对所谓精神病的鉴定,我们先说说医疗事故的鉴定吧。

 

周:好,从湖医二院出院后,我眼睛继续疼,我就向各级领导反映,还给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写信。1980年4月12日,在省委副书记黎伟函的批示下,在湖北省信访处的要求下,湖医二医院组织眼科、神经科,还有湖医一院、武汉市精神病院的所谓专家对我进行了一次会诊,这其中多数是湖医二院的医生。会诊时,他们不得不承认手术后筋膜粘连,是“手术后遗症”,但不承认是医疗事故。

 

1985年5月,我得到了武汉市律师事务所顾建国律师的无私帮助,他不仅免费代理了我的案子,还出资请武汉市法医学会对我进行了鉴定,该会的鉴定结论是:“发现广泛粘连”“引起交感神经功能失调,故周的左眼长期疼痛是“手术后遗症”。

 

1985年9月和1986年11月,湖北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和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对我作了鉴定,都承认存在术后粘连,但不承认是医疗事故。

 

刘:接下来您好像将湖医二院告上了法庭,试图以司法的方式讨一个公正,是吧?

 

周:对,1990年我将湖医二院告上了法庭,武昌区法院指我的眼科症状与外斜视手术无直接因果关系,但指湖医二院在手术中和手术后的医疗管理和医疗保护方面有不当之处,因而对我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判决一次性赔偿我五千元整。

 

1992年1月,武汉市中级法院维持了上述判决,湖北省高院也于1998年8月下通知书支持这份判决。

 

刘:对于这份判决您能否接受?

 

周:当然不能接受,最主要的是判决回避了手术是医疗事故这个事实,我要讨的就是这个说法。

 

刘:下面再说说您所谓“精神病”鉴定的情况吧。

 

周:1980年4月12日,湖医二医院组织的那次所谓会诊,除了宣布1977年对我的那次手术不是医疗事故外,还说“患者疾病介于神经官能症及重精神病之间,倾向于疑病性神经官能症及心因性精神病的诊断”。

 

但是1985年5月,武汉市法医学会对我进行的那次鉴定,明确说我“精神功能水平较好,其它未见异常”。

 

1985年9月,湖北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那次鉴定 “初步考虑患者有疑病观念”。

 

我的事情1987年得到了《湖北法制报》的关注,他们对湖医二医院的诊断提出了疑问。为了慎重起见,该报社委托湖南省精神病医院对我进行了精神病鉴定。这一年的9月7日,湖南省精神病医院对我作出了“未发现精神病症状,无癔病体验”的鉴定结论。《湖北法制报》则在1989年4月20日登载了我的申诉信。

 

刘:您说尽管多家医院说你没有精神病,但湖医二医院还是到处说你是精神病,他们还调查了您的家人、单位?

 

周:是的,这个对我伤害特别大。尽管这样,许多有正义感的人还是大胆为我作了不是精神病的证明。湖北省总工会的马学礼、武汉法医学会的张新志秘书长和武汉时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联合给我出具书面证明说:“1984年6月、1985年8月,我们(湖北省总工会)多次收到湖医二院送发的周的精神病材料。”“据我们多方调查和与周交谈,我认为周无精神异常”“湖医二医院隐匿医疗事故,散布周是精神病,不仅使周精神上、肉体上所遭受到的折磨和痛苦是一般常人难以想像的,而且还使周原本一贫如洗的家雪上加霜”。

 

我原单位的同事康玉轩给我出具证明说:“该同志自参加工作后,思想进步,工作表现积极”“周利华同志治眼前身体基本是健康的,没有其它什么病症,更未听说有什么‘精神病’”。

 

就是湖医二医院也有医生一直强烈地认为我不是“精神病”。

 

刘:是哪位医生认为您不是“精神病”呢?

 

周:就是湖医二医院神经科的黄怀钧教授,他在1981年3月10日那次专家会中说:“第一次会诊蔡大夫介绍病情说有癔病发作,我说我没有看到发作不能下这个结论。此后印像就把她当精神病。在我神经科治了三个月,我亲自进行观察,认为很正常”“她神经系统及精神状态正常,我与徐科长有同感,不是精神分裂症或其它精神失常反映”。

 

黄教授是神经内科专家、硕士生导师。他还认为我术后眼痛原因未减轻首先是原来的刺激灶所致;其次是院方给我的精神压力太大。黄教授曾在会诊发言时还说:“我们如果站在病人的角度上该如何想?” 

 

刘:知道您为为摘掉“精神病”的帽子打了官司,官司打得如何?

 

周:1991年,我再次将湖医二医院告上了法庭,状告他诬陷我是“精神病”,毁坏我的名誉。武昌区法院受理我的案子后,于1991年12月竟判我败诉,判决书说湖医二医院虽说我精神有问题,“但他们是在学术讨论和回答有关人员质问时所作的答复,主观上没有损害原告名誉的故意,客观上也未使原告的名誉受到损失,故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名誉侵权”。1992年5月,武汉市中院维持了原判。

 

刘:被戴上“精神病”的帽子真的对您的名誉和生活没影响吗?

 

周:怎么会没有?不出这事前,我们单位当时正准备对我进行纳新提干,湖医的人却跑到了我们单位去调查,说我是“精神病”,你说我这工作还干得好吗?

 

25年间,我曾与湖北省建机厂吴姓小伙等人谈过朋友,但都因我是“精神病”而告吹。

 

刘:真希望能早点看到您摘掉这顶帽子,也希望您能早点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

 

周:谢谢,但我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能到来,都已过去三十多年了。

 

                                         2010-1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武汉周利华治眼治成了“精神病”的三十年

  • 下一篇:山东滕州农民老汉刘庆垣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