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总第十四期)七月暴力指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总第十四期)七月暴力指
作者:青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8-06 10:56

              

      2012年7月   编辑:青芒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本月,山东拆迁户在天安门服毒自杀、河南征地者不惜压死人也要征地及广东政府出动警察用枪对着村民头强制镇压;媒体评论:政府强迫企业假诉讼,一种另类的“暴力拆迁”及暴力强拆何其多,伤亡事件频发生;湖南、河南村民拉起抗议横幅及武汉、山东堵路抗强拆;嗣后,北京立法强制拆除妨碍河道行洪的违法建筑物。看看国外,韩国有很多土地征用与房屋建设的法律及印度拆迁警察干预反使矛盾升级。

 

一、典型事件与报道

 

1、山东:济宁拆迁户在天安门服毒自杀获救谈悲惨遭遇

 

山东汶上县汶上镇城中村拆迁户檀纪奎表示,6月28日下午约4时半,他与26岁残疾幼子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一起服农药自杀,他当场昏迷,其后得知警察把他们送到北京医院,并通知山东驻京办人员。他在十多小时后苏醒,医生替他及儿子洗胃。翌日,在身体仍虚弱之际,当地驻京办人员没有顾全他们的性命,强行把他们送回汶上镇一间医院,当时护士曾阻止出院。

至于自杀原因,檀纪奎指,两年来,因为房屋遭到强拆,多次上访被殴打及非法拘禁,仍然没有结果,由于没法生活,所以自尽。他说:政府对我们殴打、非法拘禁,又是拘留,这些事情把我们逼得无路可走,现在一分钱没给我们补助,两年多,我们吃饭都吃不够,我领著一个残疾孩子,就这样自杀。他的长子檀红光指,那天,原本是信访局不接访,他们与亲友到天安门游玩,不知道父亲想不开,准备与其弟自杀,当时他与亲友在另一边,距离较远,有人看见父亲在国旗下被武警冲过去抬走,时间不到一分钟,有一位亲友立即拍下照片,以为发生什么事。

      檀红光又指,父亲可能压力太大自杀,两年来,强拆已令一家人没房屋住,原本他与姐姐有工作,因为不签拆迁协议,他的当兵工作被辞退,到处上访花不少钱,现在生活很困难,连租房屋的钱也没有。另外,家人因为上访曾被拘留,其弟去年被拘留一次,今年拘留两次,一次5天,一次9天,父亲今年曾被行政拘留9天,另外,弟弟曾在北京被非法拘禁12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tion-07092012114152.html?encoding=simplified

 

2、武汉:长丰村拆迁暴力伤人 二百居民堵路抗议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2年7月12日消息:今天上午,武汉市硚口区长丰村二百余居民将村口的马路堵住。居民们还打出写有“严惩打人凶手”、“抵制暴力拆迁”的多幅标语进行抗议。

     居民们这次抗议是因为2012年7月5日 18时许,长丰村5组419号村民赵福英的小女婿汪勇无端遭到拆迁队雇佣的20多个混混围殴至重伤住院。5日下午6时左右,汪勇回家后发现自家的电线被人剪断,于是他自己找来材料给自家电表接电线,拆迁办的负责人竟声称未签字村民的房子是他花钱买的,也属于其公司所有,村民不能对房子的电线电表进行任何处理,此无理要求当即遭到汪勇严词拒绝,拆迁办负责人被拒绝后恼羞成怒竟在极短时间内纠集来20多个混混。这些混混来后即拿着砖头对着汪勇的头部猛拍,并且将卷缩在地的瘦弱村民汪勇当成沙包一样踹,赵福英当时跪地苦苦哀求,请他们住手,混混们反而更加疯狂的作案打人,直至汪勇被打得头破血流、满脸鲜血,身子卷缩在地上抽搐为止,拆迁办的负责人在打完了后还对年过60岁的赵福英叫嚣道:“老不死的东西,你要是再敢动拆迁队的东西就连你都往死里打。今天不动你,我就动他(汪勇)。”

    长丰村是一个有居民一、二万人的大村,自从名流置业来长丰村进行拆迁以来,纠纷不断,流血事件接二连三,就在此次流血事件不久之前,即2012年6月21日还发生过一起流血事件,当时,拆迁办纠集一百多人将村民黄天长、詹胜利打至重伤住院。

(来源: 民生观察  详见:/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529

 

3、河南:征地者不惜压死人也要征地!

 

    河南省商城政府土地部门人员在警方配合下,同争取土地赔偿权民众对峙。当局说不惜死人也要征地。民众说,并不一概反对征地,只要求按照政策给予合理补偿。

    7月9号,河南省商城河凤桥乡团结村发生土地征用纠纷。网上现场照片显示,数台推土机开到工地,部分砂石已经倒入工程地基,一台救护车正在一旁等候。有照片显示,农民和征地人员发生肢体碰撞,有农民人被几个大汉强行架走。农民和头戴安全帽的征地人员近距离对峙,各不相让。照片还显示,有警方人员到场,周围还站了很多围观群众。

    7月9号这一天,开发商以及数十名“打手”又来了,人多势众,机具齐全,另外还调了救护车两台到场,期间有官员下了狠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村民对美国之音说:“园区一个主任王致河(音)对铲车司机说,‘铲过去,铲过去,压死人了,由园区负责’。我当时就在现场,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要凭良心说话。”这个乡的土地征用对峙中,还有一位村民老太太被土地管理所所长打昏。报道说,上述强征土地混乱场面,有当地派出所所长刘志红等干警在现场。村民目前担心,派出所可能下一步会采取抓人行动。

    针对商城县政府征用农民一事,接受采访的当地农民说,不反对政府适当征用,但是手续要合法,价钱要合理:“如果给我们老百姓搞得好好的,我们肯定不会捣这个乱。国家如果征用土地,我们老百姓也不是不支持这个事情,如果不给老百姓一个答复,老百姓则有权保护他们的土地,是不是啊?!”

(来源:美国之音详见: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enan-lan-grabbing-case-20120710/1381954.html

 

4、 济南:强拆逼人上吊自尽

    2012年7月28日凌晨,山东济南面临被强拆人朱玉庆,因不堪精神压力而在院中上吊自杀。济南大批被强拆者对此深表愤怒,纷纷前往悼念以表对强拆的抗议。
    7日深夜的11点多,济南市天桥区万盛街309号朱玉庆和母亲在院中坐着乘谅。朱玉庆对母亲说:“你去睡吧。”朱玉庆把母亲搀扶回她的屋里。自己没睡,又回到院内坐着,清晨母亲醒来,发现儿子已经吊死在昨天坐着乘谅的柱子上了……。家人聚在万盛街309号内,所有来到现场的亲属和邻居共同认定:死亡与拆迁有关。大家纷纷谴责当地政府强拆。上午九时许家人抬着尸体来到拆迁办。激动的家人要为亲人的死讨个说法……。由于几个拆迁片区拒拆的被拆迁数量大,强拆、偷拆造成多种多样的反抗方式:上访、下跪、堵路、砸坏挖掘机、装汽油冲进拆迁办……。然而,一切抗争都不能阻止违法的强拆。就近的官扎营片区、北大槐树片区、万盛片区都出现几天强拆几户、偷拆几户的现象。十天前,朱玉庆的邻居刘先生家遭遇强拆,朱玉庆想出门看一看,刚打开院门就被五六个强拆混混推搡,强行推回院内。从那天后,性格开朗的朱玉庆就郁郁寡欢、不与人交往,最终因难以承受逼迁带来的压力。2012年7月28日自尽身亡。目前朱玉庆的尸体被放置在家中,亲人购买了存放尸体的冰柜。2012年7月29日家人去拆迁办谈判,家属决定若与官方的拆迁办谈判不成,就决不火化尸体,决心要为死者讨要说法。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07/blog-post_6401.html ) 

 

5、河南: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人险自焚


    事发现场为润发商行,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由于曾用名是三门峡市豫西广琳木器制品厂,目前当地人还称为木器厂。
    2012年7月4日,三门峡下起了大雨,记者来到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的三门峡开发区润发商行(以下简称木器厂),拥有7000平方的车间、职工宿舍、食堂以及所有的建筑物全部被推倒碾压,化为一片废墟。房屋被砸碎,机器被损坏,一些成品家具或者待组装的家具被砸毁在房屋下面,工人们吃饭用的锅碗瓢勺散落在地上,被毁厂区内有三三两两的员工在捡拾和清理着零碎物件,其景象惨不忍睹。。据老吴介绍,推倒建筑物后,10余台大型工程车往返数小时把几乎所有物品装车后运往附近的黄河沟里,价值贵重的机器和有价值的物品几乎被哄抢一空。
    据木器厂老板吴新建说,年迈80岁的老娘为阻止强拆,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欲自焚,被儿子劝下。后被强拆的几名男子抬起强行扔在了附近的地上,当场昏死过去,随后被送往三门峡黄河医院救治,目前病情得以稳定。
    据了解,老板的家人赵琳当时想打110报警,不料被抢走了手机和背包,当天老板曾两次报警,110民警也赶到了现场,但没有能够制止。
(来源:中国网河南频道   详见:http://henan.china.com.cn/news/henan/201207/58427.html

 

6、 河南政府非法强征土地,孕妇遭殴打流产

   

  6月15日上午10点,河南省平顶山宝丰县石桥镇高铁村的村民赵祥峰在没有收到政府有关征地补偿协议及有关通知的情况下,遭到政府的野蛮强征。赵祥峰和妻子眼看7亩多的玉米地马上被铲为平地,心疼的开始上前阻止,不料遭到20多个身份不明的人的殴打和辱骂,赵祥峰开始用手机拍下自己和妻子被殴打的过程,此时乡政府强拆领队的于艳芳威胁道:“再拍你想死?上哪告你们随便,我们哪都不怕!撑住你们!”,随后这些打手开始蜂拥而上抢夺手机并继续殴打其夫妇,打手将赵祥峰怀孕数月的妻子推到在地,导致当场流产。
    案发后,赵祥峰拨打110报警反映妻子被殴打流产案件,警察开始答复会调查,而后却不了了之。6月21日,赵祥峰妻子最终通过法医鉴定,鉴定显示流产原因是被推倒所致。之后,赵祥峰要求派出所立案调查,而派出所则以时间太长并声称是赵祥峰违反政策自愿堕胎为由拒绝立案调查。被强征后,赵祥峰多次去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均遭到当地有关人员的拦截。近期,乡政府有关领导找赵祥峰约谈问其想如何解决,赵祥峰提出希望按照河南征收土地补偿条例国家规定的补偿,但遭到对方拒绝。
    7月21日,高铁村村主任找赵祥峰商谈补偿条件,村主任提出每亩一年1000元的补偿款,连续补助17年,17年协议到期后再说。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174.36.235.116/?p=26203 ) 

 

7、黑龙江:双城市政府被指9天变相征900亩耕地 79户村民或终身失地

 

吴晓军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下辖的双城市幸福乡久援村村民,同村还有另外78户村民与他有同样的遭遇。绝大多数村民在按下手印后才回味过来,9天内他们“稀里糊涂”签下的协议书可能让他们终身失地。

6月6日,虽然相应的土地审批手续尚未办妥,雀巢公司就在他们的耕地上举行了新项目奠基仪式。雀巢公司计划,在久援村79户村民的900亩(约60万平方米)耕地上建设“雀巢奶牛饲养管理培训中心”,该中心包括占地1万平方米的培训中心和占地59万平方米的3个示范牧场。

据当天在场的记者报道,出席该仪式的嘉宾除了雀巢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外,还有哈尔滨市的一位副市长,双城市委书记、市长等官员。吴晓军提供的协议书上方正中有“转让土地协议书”的字样。内文有这样的表述:“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用地方拟在久援村东北二节地建设畜牧养殖基地。”协议书的甲方是久援村村委会,乙方为吴晓军本人。除吴晓军的签名和按下的手印外,该份协议书的落款处并无久援村村委会的印章,甲方村委会下的负责人一栏也留着空。此外,该协议书没有写明签署日期。在该协议书中,并没有“土地流转”的字样,也未规定土地使用权转让年限。吴晓军称,所谓的“土地流转”期限为15年,只是双方的口头约定。而15年后的2027年,正是本轮土地承包期结束的年份。协议的第五条规定称,第二轮土地承包后,国家土地政策有所调整,乙方才可享受与其他农民平等待遇。

吴晓军说,这条规定可能意味着他们将终身失地。在久援村村民的记忆中有过这样的教训。据村民讲述,现在久援村村西的一片楼房所占土地,就是当年通过土地流转而后被征用。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详见: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2-07/04/c_123366042.htm

 

8、珠海:拆迁队借街道办名义敲门 16户遭强拆称被关平房

 

数户居民于凌晨被拆迁队假借街道办的名义敲开房门后,从屋内强行带出,钩机随即对房屋进行强拆,7月28日凌晨发生于湾仔原水产公司职工宿舍的一幕最近两日持续发酵,居住于此的16户原水产公司职工认为强拆不合理,并要求开发商赔偿同等面积的房屋或按市场价赔款,开发商中泰公司坚持认为职工无产权,只能按照实际情况对其进行安置并给付相应搬迁费。

昨日,湾仔街道新闻发言人洪少满委员告诉记者,28日当天中泰公司在未知会街道办的情况下,擅自通知拆迁公司实施强拆,街道办已于过去两日多次组织中泰公司和住户双方进行协商,但由于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一致,目前,协商工作仍在进行。

  当晚强拆开始后50分钟,因居民和拆迁队激烈对峙、湾仔派出所接报出警而被迫停止。据了解,这次强拆的原水产宿舍属中泰公司“湾仔海湾村旧村改造项目”红线范围内的物业。

对于住户反映当天被关进一处平房,手机被抢走、财物丢失的情况,中泰公司相关负责人詹先生称自己事先并不知情,按照该公司与拆迁公司签订的合同要求,去年底拆迁队就应完成该地块的全部拆迁工作,眼看期限已过去半年,拆迁队“也急了”,因此采取了比较激进的方式,“方法确实欠妥”。但其解释,经过向拆迁队了解,将居民带至平房后,还为他们准备了食物和水,针对财物丢失的问题,詹先生表示一经核实将责成拆迁公司赔偿居民的损失。

(来源:南都网

详见:http://gcontent.oeeee.com/6/21/621b3d76b35a9bcf/Blog/91e/536fd0.html

 

9、武汉:老板哄骗拾荒男为强拆顶罪:每日补贴200元


    洪山一拆迁公司在房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房屋拆除。警方介入追查后,公司老板哄骗一个拾荒男顶包。昨悉,洪山区法院以包庇罪判决胡某有期徒刑1年2个月。
    今年48岁的胡某是重庆巫溪人,大字不识一个,平时跟着拆迁老板李某在拆迁工地上捡垃圾卖钱。去年4月7日,李某的拆迁公司,擅自拆掉徐东新村户主高某的房子。高某报警后,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李某见势不妙,找到胡某,让他承认带队拆房。李某哄骗他说最多关个七八天,每天可以给他200元补贴。胡某信以为真,向警方“自首”。等警方经过调查发现“真凶”是李某时,他已经逃走。警方认为,胡某的行为干扰了侦查活动,涉嫌包庇,遂把他逮捕。
    在法庭上,胡某感到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犯法了,他甚至连李某承诺的报酬都没有拿到。

(来源: 武汉晚报   详见:http://news.china.com.cn/shehui/2012-07/25/content_26003360.htm

 

二、分析与评论

 

1、政府强迫企业假诉讼,一种另类的“暴力拆迁”

 

两家企业对簿公堂,原告方认为诉讼“不合逻辑”,对判决、执行结果更是漠不关心;被告方也对诉讼感到蹊跷,认为遭遇无妄之灾。这样的怪事发生在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桩疑似通过虚假诉讼强拆民企厂房的案件渐渐浮出水面,矛盾的焦点最终集中在沈阳市皇姑区政府与审理案件的两级法院上。从现在情形来看,这很有可能是政府、法院联手炮制的一桩虚假诉讼案,因为原告被告之间并无矛盾,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迫原告起诉,再通过法院按照政府意志作出裁决,剥夺被拆迁人主体地位,达到低价补偿的目的。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该司法解释规定,政府在进行强拆之前必须要让法院进行司法审查,如果法院认为政府的征收决定不合法、不符合公共利益或者补偿不合理、程序不正当,法院就可以裁定不准执行,不得进行拆迁。此解释曾让国人欢喜了一阵,殊不知,地方法院与地方政府有时可以不顾脸面地勾搭成奸呀,像沈阳市皇姑区的这起离奇的诉讼案,便印证了这一担忧。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因而司法不公与分配不公一样越来越受到社会公众的担心和焦虑。一旦司法的威信被彻底毁掉,对社会是非常可怕的,那我们还有什么地方能主持公道?还有什么地方可讲理?像上面的这起案子,在区政府的授意抑或胁迫下,其中一企业只好充当原告去起诉另一企业,以便从法律上降低另一企业的土地征用补偿款。公权的如此行径,让人看到的是公权在司法中疯狂地裸奔。当过多的公权因素渗透到司法实践中,某种程度是对法律的一种变相的废黜,徒把司法公正作为一个苍白的摆设,遮人耳目而已。

现阶段,随着土地的不断被征用,拆迁所引发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引人关注。尤其是不少地方出现了暴力拆迁,严重影响到社会和谐和国家的稳定。地方政府的违法行政,加之地方法院的矫情司法,被拆迁者的私权焉能得到有效的维护和保护?公权如此下套使绊,曝露出公权的张狂与丑陋,这与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格格不入,亟需将失控的公权关进民主的笼子。

 

(来源:新华报业网     详见:http://news.163.com/12/0731/15/87OJ4GD700014AEE.html)

 

2、中国:暴力强拆何其多,伤亡事件频发生

   

    中国近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很多跟征地和拆迁有关,而强拆造成的伤亡事件也时有发生。中国维权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7月11日发表今年上半年拆迁征地暴力指数,希望通过量化标准,引起社会各界关注。

    民生观察工作室在报告中公布的上半年发生的十起跟拆迁征地有关的致人死亡典型案例中包括,发生在2011年年底,延续到2012年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桃山村警察强拆清真寺事件,导致数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年过八旬的老人;4月20日,西安市民魏宝民因拆迁与人发生冲突,被人用汽油淋在身上点燃不治身亡案件以及5月初云南巧家县据称跟强拆有关的自杀式爆炸,造成4人死亡事件等。这一项的暴力评分是29分。

民生观察工作室的报告说,今年上半年在拆迁与征地过程中,致伤案件普遍存在。该项暴力分19分。另外,自焚、纵火、跳楼案暴力评分8分。以断电断水、黑社会打砸式拆迁征地事件暴力得分19分。警察和公权力介入拆迁及发生冲突打人抓人情况的暴力分数18分。

    截至今年6月,民生观察室已经汇编了十三期《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报告,每月一期。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7月12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总体看,今年跟拆迁征地有关的暴力事件每个月都呈高发的特点。

    他说:“总体上来说,每个月都有造成人员死伤的暴力性的案件发生。这标志着拆迁征地整个过程中,暴力现象还是很严重。具体到每个月份,我记得应该是2012年5月份,恶性事件比较多。”

    据民生观察工作室五月份拆迁征地观察报告,当月,云南、河南、天津、福建和湖南等地都发生因强拆致民众死亡的事件。典型事件11例,死亡超过10人。5月份拆迁征地暴力指数为85到90之间,属严重级。   

    刘飞跃说,民生观察工作室统计公布的拆迁征地暴力事件最多也就是同期全国此类事件的三十分之一,甚至还低。   

    刘飞跃说:“在征地拆迁领域,尽管外界的关注力度很大,包括批评的声音也很大。但是这个现象还是一再发生,恶性事件也是在不断发生,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感觉。暴力现象在这个领域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而是在不断发展,在升级。”中国过时的政治体制造就了一个不尊重人权,不尊重法制的社会,一个专制的社会。官员、权贵的权利不受任何制约。媒体、司法都被置于专制体制之下,没有任何自由。

    民生观察室2012年上半年拆迁征地暴力指数依据的信息来源是中国国内外有公信力的媒体和机构,包括中国官方媒体。上半年的拆迁征地暴力总评分是93分,暴力指数为“高++”,95分以上是高+++。

    这是民生观察工作室首次公布拆迁和征地暴力指数。它参考了工作室每月发布的《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报告中的典型事件,结合事件造成的百姓死伤人数、黑社会介入、暴力征地拆迁的程度以及公权力参与导致的恶性案例等编制而成。拆迁和征地暴力指数由民生观察工作室首创,是一个民间版的数据。

(来源:美国之音  详见: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land-grabbing-in-china-20120712/1403744.html) 

 

3、法治晚报 :房屋拆迁有法可依权益须保违法必究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镇化步伐的加快,我国很多的城市和乡村出现大拆大建的局面,致使围绕拆迁问题的纠纷、案件、信访此起彼伏,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纵观拆迁纠纷、案件、信访的争议焦点,无外乎是经济补偿问题和利益分配问题。由于国家经济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的需要,很多拆迁项目涉及资金数额巨大,利益分配的环节复杂繁多,一些人便使出浑身解数,挖空心思,绞尽脑汁,不遗余力的投入到利益争夺之中,由此也上演了一出出人间的悲剧和闹剧,有的家庭夫妻反目,有的家庭父子成仇,更有一些从事拆迁工作的国家公职人员见利忘义、见钱眼开,干出许多滥用职权、索贿受贿的勾当,一旦身陷囹圄,便悔之晚矣。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拆迁所形成的巨大经济利益面前,任何人都应当把握住自己,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和公平合理的原则,依法获取自己应得的利益。尤其是国家公职人员,更应当廉洁奉公、遵纪守法,依照法定的权限、职责、程序行使权力,决不能心存侥幸、谋取私利,否则,一旦东窗事发,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同时,政府部门也应切实履行相关职责,在办理拆迁事宜时,应当严格依法办理,一旦发现违法拆迁现象,也应立即制止,防止损失扩大,做到有法必依。

(来源:法治晚报  

详见: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20722/Articel10002GN.htm )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1、武汉花楼街近千拆迁户诉讼获立案 开庭流产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2年7月23日消息:武汉花楼街拆迁户们的维权活动一直在进行,近期拆迁户们纷纷签字状告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令大家高兴的是,2012年6月,花楼街二片七百多名拆迁户的诉讼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获立案,花楼街一片50多名拆迁户的诉讼在武汉市江岸区法院获立案。大家原本认为,这是个不小的进步。

 

昨天是七百多名拆迁户的诉讼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开庭的日子,一百多拆迁户早早来到法院时发现,院方竟已调集了上百法警严阵以待,法院各大门也紧闭。不仅如此,法庭只允许十二名拆迁户代表进入,其它拆迁户旁听的要求都遭拒绝。在这种情况下,拆迁户们全部拒绝进入法庭,当天的庭审流产。

(来源:民生观察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566

 

2、杭州:拆迁户起诉杭州市国土局滥发拆迁许可证 

   

    杭州市国土资源局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杭州市西湖区蒋村街道蒋村村七组村民徐志明把该国土局告上法庭。7月10日下午2点30分,该行政诉讼案在杭州市西湖区法院开庭。经徐志明多次申请,西湖区法院同意在四楼的一个可容纳240人的大法庭开庭审理。据旁听者介绍,杭州市西湖区、上城区、下城区、江干区、拱墅区、滨江区、萧山区等地的拆迁户近二百人参加了旁听。在法庭上,原告代理人(公民代理)王国海、王国华精彩的代理词博得听众多次喝彩,而被告和第三人(杭州市西湖区河道综合整治与保护开发建设中心)则相形见拙。被告和第三人的代理人虽然都是律师,但由其所代理的单位明显违法,理屈词穷,被听众喝倒彩,十分尴尬。   

    原告徐志明表示,政府滥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是严重的渎职行为,一张小小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害得多少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他呼吁中央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坚决制止下级政府滥发房屋拆许可征的行为,同时也呼吁面临拆迁的城乡居民起来抵制地方政府滥发许可证的行为。

(来源:参与    详见: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07/201207112327.shtml

 

3、广东:一男子举报强拆遭拒 怒告国土厅

 

    52岁的欧振辉现居香港,祖籍清远。去年,他来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广东省国土厅。

    欧振辉在诉状中写道,他祖籍在清远市清城区三角管理区向西村,他是当地一处房屋及宅基地的合法产权人之一。因城市发展,其房屋被纳入城中村改造范围。2011年6月,开发商在未与其及其他产权人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未支付房屋拆迁补偿、甚至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采用“突击”、“株连”的方式进行了强拆。为此,欧振辉向清远市国土资源局举报未果,便于2011年6月23日向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申请行政复议。同年7月,省国土厅作出《不予受理决定书》,认为清远市国土局依法不具有制止违法实施强拆行为的法定职责。这引发了欧振辉的不服,他认为清远市国土局没有履行“制止违法实施强制拆迁行为”的法定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遂提起诉讼。

    天河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清远市国土局是否具有制止违法实施强拆行为的法定职责。根据国土资源部的相关文件,其中明确要求各级国土资源部门对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应立即予以制止并依法依规严肃查处。据此,法院认为欧振辉的要求合理。法院一审判决撤销被告广东省国土厅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书》。

广东省国土厅不服,提起上诉。目前本案正在二审中。

(来源:法治晚报 

详见: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20722/Articel10004GN.htm

 

四、立法与官方动态

 

1、北京立法规定:强制拆除妨碍河道行洪的违法建筑物

 

拆除,所需费用由违法单位或者个人负担。

《北京市河湖保护管理条例》规定,在河湖管理范围内禁止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禁止损毁堤防、护岸、闸坝等水工程建筑物、构筑物以及其他附属设备与设施,禁止围堤或者修建阻水渠道、阻水道路。同时规定,在河湖上新建、扩建以及改建开发水利、整治河湖的各类工程,在河湖管理保护范围内修建桥梁、道路等工程设施需要临河、跨河、穿堤、筑坝的,建设单位应当向水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报送工程建设方案。

为明确相关法律责任,北京市规定,未经水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在河湖管理保护范围内围河、挖筑鱼塘、挖坑开槽、设置固定停车场所、修路或者建设临时性构筑物的,由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制补办行政许可手续,并按规定进行处罚;逾期未能取得行政许可手续的,责令限期恢复原状,赔偿损失或者采取补救措施;逾期不恢复原状的,按程序强制清除,所需费用由当事人承担。对未经批准擅自建设的各类违法建筑工程,将按相关规定强制拆除。

《北京市河湖保护管理条例》将从今年10月1日起施行,1999年起施行的《北京市城市河湖保护管理条例》同时废止。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www.farmer.com.cn/xwpd/dfny/201207/t20120729_734016.htm)   

 

2、武汉江岸区通报“全家被塞进车后住所遭强拆”事件

 

    7月28日,本报报道了《一家人被强塞进面包车 返回时住房已成废墟》,昨日,江岸区后湖街对该事件的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

    通报称,江世平与母亲吕友仙、姐姐江凤枝三人原居住地为二七街头道小路28号,头道小路在2004年拆迁时三人已予安置。2009年,江世平趁二七村城中村改造之机,未经村委会同意,私自将该房屋门锁砸开,自行占有该房。

强拆事件发生后,后湖街立即组织了调查,对江世平三人进行了安置。据街道初步了解,强拆江世平居住的房屋系少数村民过激行为。因该房屋在村民还建房用地上,使得还建工程迟迟不能开工,一些村民对此极为不满,遂产生过激行为。

     27日,后湖居民江先生投诉称,自己住后湖二七村一栋170平方米的平房,家中还有78岁的母亲和外甥女。当天上午10点钟左右,一家人刚起床不久,家中突然冲进来10多个不明身份的男子,不由分说就将他们拖出房门。这伙人将尚穿着睡衣的3人塞进一辆面包车里,随后快速驶离至堤角公园,才将江先生等人放下车。等江先生返回时,发现房子已经被推倒。江先生称,在此之前,没有拆迁人员上门跟他们协商相关事宜,双方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

    事后,江岸后湖街道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夏姓负责人“初步判断为这是一起暴力拆迁事件”。夏姓负责人前往二七村村委会,二七村村主任何汉文含糊其辞,称对此事尚不清楚,并表示,愿意与对方协商赔偿问题。

(来源:长江商报   详见: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2/07/403033.html

 

五、法律法规介绍

 

1、什么是司法强拆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28条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补偿决定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2、行政强拆

  

 行政强拆引是指现行条例下,由开发商或拆迁公司等主体执拆迁许可证进行的强制拆迁。新拆迁条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新版中,“行政强拆被取消”。强制拆迁与否拟全部由法院作出裁决,行政部门不再具有强拆决定权。

 

3、最高法出台司法解释:七种情形不得强拆

   

    《规定》提出了7种不能强执的情况:明显缺乏事实根据;明显缺乏法律法规依据;明显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严重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或者使被执行人基本生产生活经营条件没有得到保障;明显违反行政目的,严重损害公共利益;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正当程序;超越职权;法律、法规、规章等规定的其他不予强制执行的情形。法院裁定不准予执行的应当说明理由,并在5日内将裁定送达申请机关。

(来源:北京日报 详见:http://wenku.baidu.com/view/7928ae0402020740be1e9b15.html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韩国有很多关于土地征用与房屋建设的法律

 

韩国有很多关于土地征用与房屋建设的法律,比较重要的是《城市开发法》和《土地补偿法》,其中对土地征用补偿有着非常详尽的规定。如果某公司想购买并拆迁某住户的私有房屋建大楼,那么,一场漫长的谈判就开始了。

 

 首先,要由双方认可的中介认证机构对土地价格做出基本评估,以此为基础,双方开始讨价还价,内容涉及房屋、草坪、树木、围墙、石阶、狗屋等等,甚至如果房主在院子里先垫过一层沙子然后又铺了地砖,这沙子与地砖都要分别计入补偿费之内。

如果有一处临街的房屋,房主听说拆迁动议了,突击把房子改造成饭店,这个法律不予认可。但是,如果某一处房屋原来是饭店,现处于歇业之中,那么拆迁前宣布饭店恢复营业,开发商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按饭店给予高价补偿。

如果是连片开发,居民们第一件事不是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而是走家串户先把“拆迁对策委员会”成立起来,以群体的名义维权。他们的原则是:一草一木都要付钱,拆迁的结果必须保证每一家的生活都能得到改善。这样算下来,拆迁费用十分惊人。因此,在韩国,很少能看到像中国一样成群连片的旧区改造。

这样,私营企业拆迁开发住宅,要么提供的补偿金足以令住户满意,要么就是谈判失败放弃项目,发生纠纷的机会很少。

在韩国,存在纷争比较多的是公营事业征用土地,如修建城市铁路、高速公路等,按韩国媒体说法,公营事业征地,经常发生“物理冲突”,也就是肢体冲突,即居民与警察发生暴力打斗。近期比较著名的案例,是韩国政府在平泽地方征用土地为驻韩美军修建新军事基地,遭到平泽居民暴力抵抗,多次发生流血事件,政府头疼不已,从总统到总理多次现场办公,但居民坚决不让步,最后,不得不宣布建设计划推迟四到五年,也就是说,现政府已经承认无能为力,把包袱丢给下届政府了。

 

2、印度:警察干预反使矛盾升级

 

 “征地”是近几年才经常见诸印度报端的字眼。自从政府推出的“特别经济区”政策,需征用农业用地或荒地建设工业园区之后,由征地引起的纠纷越来越多。发生警察开枪事件的南迪格拉姆村,就是被政府相中建设一个以化工业为主的特别经济区,计划征购4050公顷土地。

南迪格拉姆村村民对此甚为不满,他们不愿意改变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在与示威者纠缠了两个月后,政府采取了极端措施,2000名警察进驻南迪格拉姆村,强行驱散了示威者。

事件的后续发展其实对政府很不利,不仅西孟加拉邦高等法院要求印度中央调查局对警察向群众开火一事展开调查,而且迫于各方压力,西孟加拉邦政府立即软化了态度,表示放弃在南迪格拉姆村的建设计划。村民的抗议似乎赢得了胜利,但是由过去的经验来看,这次也许还要加个问号。在矛盾面前,印度地方政府惯用“拖”字诀,往往退一步,服个软,避避风头,等时机合适了再卷土重来,这种方法至少在西孟加拉邦的另一个村子信格尔获得了成功。

 国人一听到征地拆迁纠纷立即想到的是价钱问题,在印度,钱却不是最主要的诱因。在西孟加拉邦的几个征地纠纷里,政府其实提出了相当合理的赔偿方案。在印度,反对政府征购土地的往往不是真正的土地所有者。土地私有化使得大量农田集中在地主手中,他们拥有土地却不见得自己耕种。比起日益微薄的田租,巨额的政府赔偿显然更有吸引力,这也正是尽管抗议声浪不断升级,征地计划却依然能顺利进行的原因。信格尔的一位地主曾经对当地媒体说:“我们应该把塔塔集团老板的照片供起来,因为他要来建厂,这里的地价涨了一倍。”

在印度政治评论家阿穆尔亚·甘古利看来,印度目前此起彼伏的征地纠纷好比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圈地运动”,“这是一个国家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无法避免的冲突,但是在印度,各种政治势力都想借此机会打击对手,壮大自己,因此冲突被扩大了。”阿穆尔亚·甘古利说。

(来源:大江网   详见:http://house.jxnews.com.cn/system/2007/03/30/002457282_01.shtml

 

七、本月拆迁征地暴力指数

根据以上信息和数据,本月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较高。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武汉汉阳月湖街拆迁户医院内被跟踪骚扰

  • 下一篇:[图文]武汉青山拆迁户朱光英一家再遭围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