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北京张振新:法院撬锁抢劫;公安入室行凶         ★★★
北京张振新:法院撬锁抢劫;公安入室行凶
作者:张振新 文章来源:张振新 更新时间:2013-01-15 15:00

     

    林子浩大,不见好鸟,是没遇见,还是没有?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与时俱进的中国,国法实行双轨制有很强的针对性。贫民百姓只有犯法,遵纪守法被抓入狱不新鲜,要求依法办事比登天还难;公权持有者只有执法,强拆他人住房,抢他人财产都是执法---------不知哪位聪明人,既不明确设立法律之上的特权阶层,又不想让人民过于失望,搞了个缓冲地,信访。法律解决不了了,到有关部门上访,不知情的人以为信访部门有多大权力,没有管不了的事,其实是个大圈套。中国人只要遇到难事,其他办法解决不了了,都到信访部门上访,搞得有些信访部门比集市还热闹,中国特色,中国特色。上访是个回形怪圈,人民怀着对国法效力企盼,对公权持有者上级信任来讨公道,结果不但没得到公正反而又受伤害,它,成了泯灭正义的法场,弱势群体的坟墓。踏上这条流水线从这儿踢到那儿,从这个部门涮到另一个部门,从娘家推到婆家,再从婆家推回娘家,最后回到原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上演。人民相信国法,为捍卫国法尊严,不畏高官权大,不怕欺压迫害,明知上访维护合法权利是白日做梦,还知只能给自己带来伤害,只要步入上访这条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义无反顾,中国人的上访早已超出个人范畴,成了法治与人治的肉搏。文明与野蛮的决斗---------

 

据说中国有几千万人上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永定门等地有人冬天在过街天桥下,涵洞,路边过夜,一问是上访人。随着社会进步在过街天桥下,过街通道里,残垣断壁,路边过夜的人越来越多,有段时间永定门周边所有地下通道,残垣断壁处都能看到卷缩着的上访人。八六年元旦刚过天特别冷,我早晨五点多出门不到十米被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人,等他坐起我的心跳才缓下来,一问方知他姓李山东人总政上访的。

 

九七年接触上访到现在有十五六万人了,我接触的上访人里没一人要求有关部门违法满足自己需求的,他们不象有人说得精神病,他们很明白自己几斤几两,他们只要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公民合理合法诉求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办不到,还敢有其他幻想?依法诉求有一两个,几十,上百不解决,大千世界也许好掩饰,绝大多数人依法合理诉求都不解决,时间长了自然对国法尊严,公权持有人的信誉产生质疑,通过这种怪现象使我想了许多许多;一个人如果从出生就行骗,他的信誉准受影响,时间一长相信他的人会越来越少。人民要求依法办事数年达不到反而受伤害,一个国家的国法遭到如此践踏,蹂躏-----------那些公权持有者,国法制定者,执行者-------

 

有人看到上访人就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他了解上访人后一个个辛酸经历,如果他知道上访人遭遇的种种欺压,不公-----------可能会改变看法,我只想说一个事实,数九寒天零下十五六度,上访人食不饱肚衣不遮体在街头路边过夜,如果没有冤情能这样吗?我认识一位姓王的访民,一年春天我对他说;春天到了你总算熬过来了。他说我不知道,冬天捡的东西吃到嘴里只是冰凉没其他怪味,春天以后的食物真难往下咽-----------听后我的心酸酸的,眼睛潮湿了但嗓子被卡住了,只能难过的转身-----------

 

上访就是到不遵守国法者的上级讨依法,说白了就是到因违法对人民造成伤害的上级要公平,公正,希望违法者的上级依据国法行事。国家,国,如同一个大家庭,孩子不守家规,破坏家规,只能向家长讨公道,家长如果明理,有正义一定惩罚不守规矩的孩了,给请求人公正,如果家长护犊子,大家称混蛋家长,讨公道就难了,如果是家长支使孩子干的-----------

 

    人们常说看问题看本质,家庭不管人口几个,几十,几百,几千,极少数人食言,违反家规,口是心非,家长不管,是个别现象,可以解释,可以理解,手伸出手指还有粗细长短,何况每个人有自己的思想和小天地,如果百分之二十以上就要考虑家长教育,品行了,要超过百分之六十-----------那一定是有号召力,有权威人统一组织,统一行动了。

 

哑巴不会说话受伤后,只要一指一秒不够就知谁干的,那么多上访人难道不如哑巴?他们中不但有人思维清晰道理明白能说会道,而且有人对法律特别精通,能说出对方犯了什么法,第几条----------尽管如此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仍讨不来公道------------

 

我孩时跟着妈妈到动物园看到一个小孩抢另一个小孩的玩具到手后就跑,丢玩具的小孩一边追一边喊,抢玩具的小孩跑到一夫妻边站住了,追的小孩向那夫妻说明情况,要求夫妻主持正义,归还自己玩具,那丈夫指着要玩具的小孩说;我孩子的玩具是我给他买的,怎么是你的?丢玩具的小孩还强调他孩子拿的玩具是抢自己的,那男子生气了,轮圆手重重得打在要自己玩具小孩脸上,小孩被打得在地上翻滚,那男子嘴里还说;让你胡说八道,陷害人。我不明白那男人为什么在事实面前造假胡说,妈妈告诉我,如果挨打的孩子抢那夫妻孩子的玩具可能命就没了,我还不明白,一再让妈妈解释清楚,最后妈妈说;亲人看到你遭到不公会帮你讨公道,仇人看到你遭灾会高兴,在仇人那里不但讨不来公道还要遭到诬陷,更大伤害,我虽然不明白妈妈说的意思,但我永远记住了妈妈的话。

 

九九年我家东南西北都有住户谁家没动,来了一伙人[大约二十人]对我院开拆了,拆的人可以随便行走后有人喊着;要想解决找老子去,嘻嘻哈哈扬长而去。没多久他们开来挖掘机清理院子的残垣断壁,我拿出相机拍照,有人大喊着别照别照夺过我的相机在地上摔砸机身,镜头,三脚架分家才罢手。没多久下午五点多别人下班后北京西城法院的李峰,刘鹏带人闯入我家将我绑架到西城法院审问我家里有多少珠宝-------------又过了些天我早晨八点多锁门外出中午回家做午饭住房不见了,一问才知北京西城法院趁我家没人撬锁抢走了我们的财产拆了住房-----------

 

我外出三个多小时就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到北京西城法院问他们依据什么法拆我的住房抢我的财产?西城法院告诉我;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诉,房管局审理终结--------北京西城法院的答复让我莫名其妙;房管局审理终结与西城法院有何关系?西城法院拆我住房是何原因?同时我告诉北京西城法院;中国有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没有房管局这个机构,房管局审理不存在,请问房管局地址?因房管局是北京西城法院编造出来的,所以说不出房管局地址。北京西城法院的造假漏洞百出,中国找不到的机构可以审理终结,说不出该机构住址,没有审判时间,地址,没当事人参加,就已经审理终结了,中国北京的法院竟这样拿国法当儿戏,可想人民要承受怎样的不公或非礼。中国法律规定两审终审制,终审必须中级法院,高级法院或最高法院,北京西城法院没终审权,编造出来得假机构可以审理终结,实在太荒唐了,用老百姓的话说;门都找不着,我认为北京西城法院是世界顶级的造价机构,它的行为是对国法的亵渎,对正义泯灭---------

 

按理说北京西城法院如此明显造假,理应好解决,我的诉求很低,只要求北京西城法院将抢去我的财产还我,我一家人每天要吃饭,生命需要柴米油盐。但我从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跨越十五个年头,竟没要回一丝一毫被抢财产。请看我的上访之路;我向北京西城法院索要抢我财产拆我住房的法律依据,没有。要我被抢财产,不给。上访要回财产的梦,做了一段时间终于醒了。我们被北京西城法院抢的一无所有露宿街头,没办法找来几十纸箱拆开在上面写着;挂法院派做强盗事,北京西城法院趁我家没人,撬锁抢走我所有财产,拆了住房,我们被北京西城法院抢的沿街乞讨,拆得露宿街头---------挂在北京西城法院外两旁树上有百多米,我还在自行车前后各挂一块,围着西城法院转圈,向来往行人宣传挂法院牌做强盗事,北京西城法院出强盗,看见什么枪什么,路过此地将东西拿好。北京西城法院在繁华的西直门外,北有北京火车站北站,周边有几十条公交线路,东北角有地铁,东南是卫生部,正南有公交调度室是四条公交车总站,再南有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每天过往人很多,有许多人听到我的忠告抱紧手里东西加快步伐,我很执着,宣传工作没有节假日,无论刮风下雨,下雪天气如何恶劣我都到北京西城法院宣传,我在北京西城法院连续宣传了两年零十三天。

 

我到西城法院宣传第四天李锋,刘鹏带着十多个法警从法院冲出抢我挂在树上的纸牌,我轮拳就打,有三个倒地的,但他们人多,纸牌被他们抢光了,我追到西城法院外李锋命令法警关门,有七八个法警顶着,李锋恶狠狠的对我说;[你不让我好活,我不让你好死,我有黑道白道的杀你全家。]我一听法官有黑道白道的要杀我全家就笑了,对他说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第二天一大早,我与妻子来到北京西城法院,向北京西城法院高喊着李锋的名字,请他派黑道白道的来杀,说杀不杀是不行的,老子等的有点烦了----------李锋没出现,行政庭万庭长带着人出来,还与我妻子象征性的肢体接触。

 

我在北京西城法院宣传前五个星期,每星期北京西城法院抢两次我的纸牌,每次都有被打倒的,后来每星期抢一次,三月后我与北京西城法院和平共处了,有的法官看看前后没人竟向我伸大拇指,还有向我敬礼的法警。我在北京西城法院宣传有几件事对我印象很深与大家分享。一,著名影视明星刘晓庆在北京西城法院打官司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等新闻媒体前来采访,那些记者看到我在北京西城法院的宣传,像老鼠见猫一样跑得快极了。二,北京西城法院院庭长坐了很长一排搞法治宣传,我离西城法院院庭长不足三米宣传北京西城法院挂法院牌做强盗事北京西城法院出强盗看见什么枪什么路过此地将东西拿好。有人拿着摄像机录,西城法院院长郭胜贵跺着脚喊没法干了。最后北京西城法院法警主管与另一名法警使劲推我自行车说了许多,几分钟后我才离开。三,有一次下雨了一位交警将一把大雨伞给我并说支持我,感动的一夜没睡。四,公交调度室的调度不止一次邀请我到他们那里喝水去,冬天有开水,夏天有绿豆汤,茶水他们员工不喝也给我喝,我到公交站打水喝,很多员工让我先打----------五,也有人对我挂在北京西城法院外的纸牌内容有怀疑,有一位七十多岁姓连的老人每天要向有怀疑的人解释,没有此事说你你干吗,这是法院?如果法院有一点理,早把他抓起来了,他在这里多长多长时间了---------

 

法院是依法审判谁守法,谁违法犯法的,法官起码有法学本科以上学历,难道不知撬锁抢劫他人财产是犯罪?北京西城法院光天化日撬锁抢劫我财产拆住房如此恶劣的刑事犯罪,中国有那么多维护社会稳定[据说每年用七千多亿元维稳]的为什么不管,他的上级不知,还是明知不管?

 

我在北京西城法院宣传期间全国各地的访民前来为我助威,有一天西城法院一名姓娄的将车停稳后,将我叫进法院她的办公室,还把行政庭万庭长,纪检书记张红请来,她让我写被抢财产清单,我写了一部分她们的脸变了形,拉得特别长,颜色也不正常了,从此渺无音信。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上任不到一月就通过公安部门要我的诉求,厂桥派出所西什库社区片警宁明还悄悄问我与刘淇什么关系,刘淇书记干了十多年,现在卸任了我被抢财产一丝一毫没给,按理说北京的事到刘书记那儿应该到头了----------我给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强卫写信,第二天上午北京西城法院纪检书记张红电话通知我说;强卫书记很重视,院长也很重视让我到法院谈谈,我到法院她对我说;她问我答是与不是,我认为犯人还有陈诉过程,她问我答是与不是,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接着她说今天不谈法,我认为法院可以不讲理,但不能不讲法,我坚决与她讲法,她终止了那次谈话----------我在北京西城法院宣传快两年时,一天晚十一点多北京西城法院行政庭万庭长在厂桥派出所西什库片警许建华带领下一行七人敲我门,我以为北京西城法院又来抢劫,但万庭长说要给我租宾馆让我去住,我告诉她尽管我现在的住处房顶有一米六长七十宽,五十乘六十宽两处洞,墙上百孔千疮但我是草民只要我被抢财产,住宾馆我享不了那福。2011年6月一个星期天我给北京市委委副书记政法书记王安顺写了封信,心想星期一他上班就接到了,不想下午四点多厂桥派出所汪扬警长就电话通知我-----------

 

各级政府,各部门都有信访办,为什么人民依法反映违法犯法不但不解决,反而千方百计迫害上访人?信访部门是给人民解决问题拉人民出苦海,还是看着人民惨遭迫害拍手称快,在伤口上撒盐使人民雪上加霜----------

    

    信访部门是干什么的目前所有上访人都在探讨此问题,人们常把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比作挂羊头卖狗肉,狗肉虽没羊肉好起码是肉,挂着解决问题的招牌对上访人无情迫害是人民当前急切关心的头等大事。北京西城法院光天化日抢我财产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古今中外天经地义之事,公安是政府专职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组织,但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厂桥派出所的行为让人质疑;一厂桥派出所西什库社区片警许建华三次将我骗进派出所拘禁六十多小时。二将我抢的沿街乞讨露宿街头十五年不给一丝一毫,花钱雇人尾随我,这些年尾随我的全是地痞,无赖,社会闲散及无业游民,只有这类人才肯为他们干伤天害理事,在他们雇来的人里有自称蹲过二十多年大狱的,诈骗的,吸毒的等,这些人对我直言,花三千万元看死我,如果没有派出所对他说这些,他是不会说这话的,有派出所给他们撑腰,这些人经常向我挑衅,自行车放在一个屋里锁上屋门,国家有活动,前后车带准憋,车带上还有医院用的手术刀。有人给邻居铺水管,邻居的水通了,我家的水没了。下雨我屋里没有不漏的地方,到房上一看,瓦全被掀起了。尾随我的人一天可达三十多,2012年7月20日北京下大雨,深夜我一开门看到有一人只穿条黑色短裤,淋着雨守在我屋外。他们在我院外支起帐篷,桌椅二十四小时守侯---------我从西城府右街骑车到海淀西北旺,昌平沙河有人尾随,不过两人变成了一人,那人在自行车上摔下去骨折了----------他们骑着偷来的自行车尾随我到祈年大道东晓市处,有一人义正词严的对尾随我的人说;你骑的这辆车是我在西安门丢的,西安门厂桥派出所管辖地,尽管他们没给那人车,但我相信尾随我的人骑着的自行车一定是那人的。我从西城西安门到东城沙滩,路过北海,景山,故宫上厕所,有几个人跟着去,跟回来。我上超市有人跟我进里边,还有人守着超市门。2011年秋共产党开十七届六中全会,我骑车到宣武门十字路口东前门方向一百米处与厂桥派出所尾随我姓单的并排骑着,有人自行车把上用塑料袋吊着五六个鸡蛋从我俩身后中间撞我,我没倒结果将他们自己人撞倒了,每个鸡蛋要一百元,他们人多拉着我不让走,最后到椿树派出所呆了一天[散会后才让我走]。第二天有一人从西安门跟我到宣武门,我从天主教堂出来推自行车那人突然跳过来拽住我自行车大喊我偷车了,结果围了许多人他报了警,西长安街派出所的警察到场后,我问那人它的车什么牌子,他看看我车新耐迪三字不认识顺口说;新日,新耐迪三个字,新日两个字,不认识脱下袜子数数也知那人在诬陷我,但西长安街派出所骑走我的自行车,将我与那人带到派出所,把我圈起来,将那人放了---------散会后,那人才回来,要与我调解被我拒绝后又不知去向,为讨说法我在西长安街派出所过的夜,第二天厂桥派出所骗我说一定给我解决,我离开西长安街派出所从此再无音信。2012年春天人大政协两会开幕式,我骑车到屋后一人撞我扔到地上一个玻璃圈,要我赔它翡翠镯,它报了警,我又在厂桥派出所呆了一天。第二天我骑车一出院,从京A4492警车里窜出一人拦着不让我出门,我走他又拉又扯将我拖出几十米,我报了警-----------秋天共产党十八届代表大会召开,我只要出门就有人拽着而且满嘴脏话,一人与我撕扯,一人夺走我车筐的书包不知在里边拿走多少钱。光天化日抢光我所有财产,十五年不给一丝一毫,派出所警察还带领地痞无赖堵门,不许出门,出门就遭打,这群匪太猖狂了,这就是中国[公仆]的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2009年春人大政协两会前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厂桥派出所在我住处隔壁党校楼上安摄像头对准我房门,天黑镜头变红,只要有人进入镜头颜色就变,两会开完时间不长一个姓马的指挥三名杀手闯入我家------------从两千零九年到二零一三年五个年头了,在厂桥派出所摄像头下入室行凶,我在厂桥派出所电脑里指认了凶犯,厂桥派出所五个年头竟不抓凶犯,凶犯公开对我说,他----------没事,的确没事,行凶后每天哼着小曲进进出出----------我多次见凶犯到派出所向他们汇报工作。

   

     厂桥派出所在我家隔壁按摄像头后, 特意用木头做了一个大梯子专门清理挡镜头的树枝,下雪镜头被挡他们爬到房上将树枝拽开。十八大前他们将树枝砍了许多,档摄像头的树枝全没了,他们只看我进出,对入室行凶的罪犯公开保护,众目睽睽入室行凶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几百人知道入室行凶罪犯是谁,厂桥派出所五年不抓凶犯。他们是维护社会安定的还是制造社会混乱的,大家清楚,他们自己更清楚----------

 

法院撬锁抢劫,公安带领地痞,无赖尾随,恐吓,挑衅,堵门,好一个和谐社会,他们抢劫让人民包容,它们不义让人民厚德-----------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凡是害人的都升了官-----------

 

北京中国政治中心,首善之区,离中国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所在地不足二百米,肩扛天平头顶国徽的法官,光天化日在亿万双眼睛注视下撬锁抢劫,可能只有中国的法院有此功能。法院既没有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法律程序,造假造出中国没有的机构竟然可以终审判决,事发后我只要求将抢去的财产还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要我的诉求,两名中共中央委员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过问此事,十五年没要回一丝一毫被抢财产,我们被他们害得露宿街头沿街乞讨十五年。公安局还带领地痞,无赖尾随,挑衅,恐吓,发展到最后竟不许出门了,我不知该感谢人民法院,人民公安让人民看到了他们的本质,还是感谢领导他们的------------工作有方?

 

我在北京惊动那么多大人物,我十五年没要回一丝一毫被抢财产,可想其他上访人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的事例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上访人的缩影,以上介绍只是我上访十五年里很少部分,有多少健康人上访,公道没讨到失去了生命,有多少人成了残废,又有多少人露宿街头沿街乞讨,是谁在害他们,这场灾难的源头在哪里?张振新的遭遇是个案,还是上访人的普遍现象?

 

古人云;你想让人民说你好,你就做好事;你要想让人民骂你,你就多做伤天害理缺德事。你用什么方法对人民,人民会用同样的方法对你-----------

 

法院不依法解救被害人,给被害人公正,而是造假陷害守法公民,将公民抢得一无所有沿街乞讨露宿街头。公安不是严惩罪犯,而是带领地痞,无赖对守法公民威胁,大开杀戒,公开保护入室行凶者,不知是北京特色,还是中国特色。据我多年观察迫害上访人太普遍了,全国各地的上访人都在遭受迫害,只是受害程度不同。为什么有人对上访人恨得咬牙切齿,不是上访人犯罪犯法,而是有人干的伤天害理事太多了,害怕上访人揭老底儿,害怕上访人依法办事,是想用镇压延缓人民清算的时间,害怕悬在他脖子上正义之剑。上访人还要忍受这种迫害多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

   

    有对此事感兴趣的需要详细资料的请来北京西城西什库大街七十六号找我,联系电话18910121838或01066125918  01086964359

 

                     张振新              北京 

 

                                       2013,1,11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贪腐猫腻谁人知,财产存在不执行

  • 下一篇:[组图]辽宁大连被劳教人员刘玉玲、王振夫妇的控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