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2013年5月月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南何芳武哭诉十年被关精神病院的遭遇(附视频)         ★★★
湖南何芳武哭诉十年被关精神病院的遭遇(附视频)
作者:江河 文章来源:《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 更新时间:2013-06-16 18:24
何芳武,湖南永州市人,因时任村支书的父亲检举揭发所在乡副乡长蒋育祥贪污救灾款,竟遭致报复,以致家破人亡。在二十年的维权上访中,倔强的何芳武两次被送精神病院,时间共长达10年之久。
2013年6月初,何芳武来到北京,《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记者江河在北京对他进行了现场采访,并为他制作了视频。第一次见到他,黑瘦、单薄的何芳武显得焦躁、不安,以致于躁动。访谈期间,何芳武多次痛哭失声,悲愤之情溢于言表,以下是记者与何芳武的对话内容:
何芳武:我在精神病院里呆了很长时间的,他们给我强行灌药,我现在脑子不很好使的。我还坐过水牢,受过竹签扎手指头的酷刑。何芳武用手在自己脖子下比划,水是这么深的。
问:是谁把您送进精神病院的?送进去几次?那家精神病院?那年?
何芳武:是永州市江永县政府。共关了我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12月18日,我在北京上访,永江县县委副书记何绍云、永江县信访局局长黄应梦等人把我抓回来,编造谎言、伪造文件和证明把我强行关押在永州市零陵区芝山精神病院。他们每年5万块钱给精神病院的。我在里面吃的是玻璃饭,帮医生、护士洗衣服,叠被子,打扫卫生,查岗放哨,一天到晚忙着做事,没有休息时间。到了2006年1月9日,我终于走出了精神病院。第二次是在2007年12月13号进去的,2007年9月11日,我在北京上访,在温家宝家,我看到开过来5辆车子,有警车、有武警,当温家宝从第三辆车上下来时,我冲进去抱住了温家宝的腿,温家宝给我批示,要求依法解决好我的问题。结果是大难临头,湖南省委一个副书记、永州市市委副书记、永江县县委副书记、江永县公安局刘副局长、信访局局长黄应梦,允山镇何镇长一大批人跑到北京来抓我。9月13日我被押解回去,再次关进永州市零陵区芝山精神病院。2012年9月21日,我弟弟做保证、写假条,我是请了假才出来的。(接着,何芳武将保证和请假条拿出来,非得让我拍摄下来。)
问:在精神病医院里,有医生给您诊治过吗?做过鉴定吗?
何芳武:没有医生给我诊断、治疗的,他们也都知道我没有精神病。他们强行灌药给我吃,不吃他们就电击我,把我捆绑起来。(说着,何芳武两臂平伸,演示着被固定的姿势)。2010年的时候,给我做过一次司法鉴定,是允山镇政府委托的,鉴定说我有偏执性精神障碍。我是不服的。
问:出来后,你打算怎么办?
何芳武:我一家太惨了,我的父亲被打的吐血身亡,我的老奶奶活活饿死,我年仅十岁的弟弟何芳喜不幸走失,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都是因为他们逼迫下,我母亲带着年幼的弟弟背井离乡、四处流浪造成的。
陈述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时,何芳武数度哽咽,竟至掩面哭泣。我不得不暂停录像。
何芳武最后说:我来到北京,想找个工作,但是不好找。我现在靠捡拾破烂为生。我是请假出来的,我真怕哪天再被他们抓回去。我来北京,我们乡书记威胁我说,再上访,就要了你的命。我现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之后,何芳武恳求我,问我能不能帮他联系一下北京的医院,他想再鉴定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精神病。“我想起诉允山精神病院,他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何芳武说。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2013年6月
以下是记者对何芳武的视频采访:


何芳武





回目录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上海访民虞春香两次“被精神病”的访谈录

  • 下一篇:《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总第十一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