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一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维稳、冷漠、恐惧下——谢勋英再一次被送入精神病院         ★★★
维稳、冷漠、恐惧下——谢勋英再一次被送入精神病院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04-08 00:26
瘦小的谢勋英显得胆小而羞怯,说起话来也有点扭捏。但是,这个其貌不扬、腿脚有些不便的女人,她的遭遇,却让听者大为动容。这是怎样的遭遇啊:92年因为一场车祸,造成些许残疾;在家养病期间,被同村人拐卖到内蒙古土木特左旗,一年后,扔下年幼的女儿逃出。谁知刚出虎口,又遭遇歹徒强奸。千辛万苦回到家中,又被再次拐卖至内蒙古察右中旗,这次直到99年才设法逃回。两次被拐,虽然悲惨,但命运似乎还在有意刁难,因对人贩子的从轻量刑判决不满,谢勋英开始了上访。2007年9月4日,又被住地黄丝派出所非法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这是《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第一次采访谢勋英时留下的印象,然而悲剧的发生并没结束,2014年3月10日,她再次被地方政府送入了精神病院,维稳的需要、冷漠的人性、恐惧的阴影再次把她推向深渊……
 
出生于1963年4月20日的谢勋英这两年一直在北京流浪,来逃避地方的迫害,并寻求司法解决自己遭遇的途径,还结识了同样被关过精神病院的湖南何芳武,相同的遭遇让他们彼此惺惺相惜依靠着对方,对他们来说,北京虽然缺吃少穿,但比起生活在恐怖阴影的环境下也算是一个“天堂”享受。
 
2014年3月8日,谢勋英到北京火车东站的邮局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寄控告信,希望获得他们的关注,因此时正值两会期间,戒备森严的北京到处都是巡逻的警察,谢勋英不幸的遇到他们的盘查,搜查完她携带的上访资料后,警方通知了贵州福泉市的驻京办,随后她被遣送回户籍所在地贵州省福泉市黄丝镇鱼酉村。3月10日早晨,她被镇政府带走,关入贵州省黔南州安康精神病专科医院。
 
3月24日下午两点,谢勋英在北京的精神病难友何芳武,为了寻找失踪的她,依然在脖子上挂着寻人启事走上王府井街头,被稍后赶来的北京东方广场派出所抓走。湖南省驻京办在知道这个情况后,主动联系了何芳武,表示愿意协助寻找谢勋英,因为何芳武告诉负责人孟主任两个车牌号(分别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夫人要乘坐的车),他们知道,作为曾经拦截过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车的访民,何芳武有可能再次作出类似的或者他们无法控制的举动,就这样在湖南驻京办的“帮助”下,他和湖南驻京办工作人员踏上了探寻谢勋英的征途。
 
在经过联系位于北京纪家庙的贵州地方驻京办后,了解到谢勋英已经被送回,他们陪着何芳武来到了谢的户籍所在地黄丝镇政府,湖南省陪同何芳武来访的工作人员和该镇负责人进行了交流,在双方政府的协商下,黄丝镇开出了放人条件,何芳武介绍说“他们让谢81岁的老父亲签字,作为谢勋英不再上访的担保人,二是何芳武必须娶她作为释放条件”。这样做的理由无非就是给老人施加压力和把这个负担给“嫁”出去。
 
听到这样的条件,协同探访的湖南省工作人员不干了,他们陪同何芳武来此的目的是出于维稳的需要,现在却又要多嫁过来一个“负担”,及此,他们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谢勋英可以嫁给何芳武,但是何芳武必须签字递交保证书不再上访,否则对他将从重追究责任。于是何芳武户籍地的湖南江山县允山镇人民政府和谢勋英户籍地福泉市马场坪街道办事处共同起草了一份承诺保证书(保证书内容附后),何芳武签字完毕,在满足了“两省”政府的条件下,谢勋英走出了精神病院,这次总共关押22天。
 
本刊记者电话联系了在何芳武家养伤的谢勋英,她介绍到,进精神病院第一天就打毒针,打的头重脚轻,昏昏沉沉的,过了两天又给抽了大拇指那么粗、比中指还长的的三管血做化验,这对本来就身体非常虚弱的她更是雪上加霜。而持续性最强的是吃药,一天三次,一次6颗,有一种是长长的,其它是圆形的,在每天中午的时候要在原来药物的剂量上再加一片黄色的药片。
 
这样的日子,她以前已经生活过四年,所以明白其中的艰难,她说自己在内衣里面藏了一根针,如果这次超过三个月自己还不能自己的话,就打算把那根针吃下去!
 
因为一个寄信的举动,一个正常的公民,只因为随身携带了上访控告的材料,只因为她是个访民,在并没有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就能以“维稳”的名义,不顾国家法律规定;利用国家机器;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把她随意的带走,然后再关入精神病院。这严重背离了现代公民社会的基本准则,也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及《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更致中国《宪法》规定的人生自由非经检察机关批准不能剥夺的条款形同虚设。
 
此时正值《精神卫生法》颁布近一年之际,然而,在没有专家鉴定、没有家属授权、没有法律凭证的情况下,一个无任何违法行为的公民就这样被关进疯人院!此时的《精神卫生法》像那乌托邦一样成为了一个摆设!没有任何实质的约束力。北京警方送走她,是出于两会的维稳需要,交给地方后,只要限制她在两会期间到北京即可,然而负责此事的领导,缺少了一颗人性的同情心,其实只要他不直接说关在精神病院的话,谢最多也就是被控制在家里的问题,由于一个人性的冷漠,她的命运再次面对生死存留之间。这让笔者想起她第一次精神病院的迫害经历,从2007年9月6日送进去,直到2011年11月18日才放出。她被送入精神病院后,医院按照程序对她作了检查,结果认定思绪正常,不属精神病人。由于住地公安机关已变成对她施害的工具,自然不认同。还与精神病院沟通,肆意对她施害,如:强迫服药、随意打电针。“治疗”的结果是:谢的乳房因此而消失,身患多种疾病,像灰指甲、手嘴不停地动、淋巴结结核、脖子长瘤、脑积水加重、子宫癌(需进一步观察),上一次精神病院的遭遇是4年之久!
 
法律缺失!监管不力!政府乱作为!这种情况下,我们唯一还能依靠的只有家庭,可本刊在谢勋英还没有释放之前采访谢的妹妹后(以下简称谢妹),了解到无力跟无奈成了她家人迈不过去的坎!!
 
记者:你好,谢勋英的妹妹吧,她现在怎么样?
谢妹:镇里边办事处的人把她抓走了,我听说她回来了,就回家去看她一眼,等回去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就说政府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了,我就没见到她,我们也没有时间管她。
 
记者:您知道她在里边吃饭、睡觉等生活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吗?
谢妹:我只知道以前,现在的情况我没去过,不知道!就是政府派人去跟我爸爸妈妈说的,带她到精神病院去治病,
 
记者:有你们家里人的授权吗?你爸爸妈妈给他们签字了吗?
谢妹:没签,他们抓走后,就来打个招呼,没签字,我也没听说叫家人签字。
 
记者:有没有说要关她多久?
谢妹:没有,意思就是不想放她出来了,怕她老是去上访,麻烦。上次去上访就在精神病院关她四年。
 
记者:您的家人有没有找政府要人去?有想过给她请律师吗?
没有,给她请律师?就是我们家人没有谁管她,这些年就是她自己跑来跑去的,也解决不了问题,政府和公安局的人还打她呀,我们家里面没有人管她。
 
记者:为什么不管她呢?
谢妹:父母年龄大了管不过来,作为姐妹,我们有自己的家庭,我怎么管呀,老公也不允许我们去管,我们也没有哪个能力去管,你说是不是!
 
记者:其他的姐妹也无能为力管不了她吗?
谢妹:那个都有自己的家庭,那个都怕连累自己,所以那个也管不了她。以前抓她进精神病院四年,这次也不知道要多久,他们(指政府)就是怕她去上访。
 
在结束的交谈的时候,她的妹妹特意提到,说老公不在,才敢接电话,如果他回来,是不允许她参与这些事情。
 
我们需要关爱,在一个冷酷的世界里,有一个值得依靠的人是多么的重要,如果社会、行政机关、家人都像何芳武一样给受害者一份关怀,谢勋英这次的遭遇可能就会避免,如果医院、政府、司法机关能守住一份程序,谢勋英也不会沦落到如此悲惨境地。
 
2014/4/1《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佐真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探访疯人院:访谈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近五年的刘新玲

  • 下一篇:湖南省湘乡市访民辜湘红第十三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