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甘肃伤残退伍军人王贵良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近二年         ★★★
甘肃伤残退伍军人王贵良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近二年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2-09 11:17
王贵良身份证号 62262419610816177X,居住在甘肃省成县沙坝镇羽川村井坝社073号,出生于一个世代军人之家。2013年11月底,本刊编辑对正在北京上访的王贵良进行了访谈,以下是访谈内容。
 
王贵良说在清朝开始,他的家族已经开始保卫边疆的安宁,并且为地方修学校等作出过突出贡献,由于受到保家卫国这份军人荣誉的影响,刚满十八岁的他于1978年1月也参军成了一个解放军士兵,由于是军人世家出身,被安排进了21军62师84804部队做了一名警卫战士。1979年4月18日,在出勤部队任务时负伤,头跟双腿致残,且处于植物昏迷状态,多次治疗后,无明显好转,与1980年3月被部队送回老家成县武装部,然而送他回来的部队人员在悄无声息中已经走掉,县武装部也不打算收留这个累赘,打算再把他送回部队,这种情况下是他的父亲坚持拿板车把他拉回家治疗才算收场。
 
在家人倾家荡产的治疗、照料下,卧床五年之久后,王贵良的身体慢慢好转起来,但是身体从此落下终身残疾,部队每年都有寄钱加公函回复,让地方民政局按1979年国务院、中央军委7月25日国发的161号文件关于《做好伤残义务兵战士的安置》通知给王贵良安置工作并补办“二等甲级”残废证。成县民政局于1990年才给办理三等乙级伤残手续,补助待遇明显没有落实国家政策,至此,王贵良开始上访于成县、甘肃省兰州、兰州军区政治部信访办、军委大楼主席办等地,一直到2006年2月24日,兰州军区还在下函要求地方给王贵良办理应该有的二等甲级伤残待遇。但是一直没有落实。
 
2006年冬,民政局局长何远告诉王贵良,第二年开春再来吧,到时候民政局给他解决住房问题,过完年村支书让王贵良写住房申请书,说因为乡政府要添加意见,结果沙坝镇民政助理将申请书私自扣押,没有往上交,也就没法解决住房问题等。2007年2月份,王贵良在找县长后,出政府大门时,被民政局长何远领人绑架,拉进陇南市东江精神病院,又称(陇南市康复医院)从外到内9道门,把王贵良关进了没有光线的黑房。
 
进去之后的残酷,非人道待遇是不能想象的,里面的王贵良生活像猪一样,王贵良在这个医院被关在一个没有光线的房间,被铐在铁床上,铁床的两边都挂着铐子,据王贵良说,左边的铐子跟床的距离很近,没有活动的余地,右边的铐子中间有一条铁链,这样吃饭的时候,右手就能活动。但是由于左手是死的,所以只能每天坐在床上,他们在床的下面挖了个洞,在洞下面放了一个桶,作为我拉屎尿尿的地方,五天有人倒一次,刚进去就是这样过来的。后来解除了铐子,但还是限制在房间不能走动,拉屎尿尿两年就这样一直在里面,吃药是强迫性的,他们按住用钳子搬开牙齿喂药,由于王贵良有军人的不服输精神,所以在吃药的时候不配合,被他们拿钳子掰掉了一颗牙齿。王贵良说着张开了那牙齿缺陷的嘴。而强制性吃药,每天两顿,这样使王贵良平时多处于昏迷状态。
 
王贵良2007年3月进去,其实在半个月后,家人就知道他被关的下落,但是康复医院院长王培基坚决不同意放人,当然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也不敢放人,就这样他住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家人在外面不懈的求助,一直到见王贵良全身上下浮肿,血管不通,由于病情恶化,家人再次找到民政局长何远,他才给康复医院打电话,王贵良才于2008年9月分中旬被家人接出来。
 
王贵良说当时出来后翻不过身,行走十分空难,由于长时间没见太阳,刚出来时眼睛都是瞎的,什么都看不见,后来慢慢的才好过来,由于这么长时间不在家,老婆要负责三个孩子的生活,等王贵良回家后,发觉欠债累累,就用村民担保找沙坝镇信用社贷款两万房屋修建款,这才拿这笔钱住进县医院,马宏杰大夫给做了血管手术和肿瘤手术,经过检查得知,全身浮肿 静脉曲张,双关节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外伤性头痛,双眼患白内障,眼底病变等多种疾病,这样的康复医院怎么是给人治病的医院?而是残害人的监狱加水牢!王贵良讲到,在关押期间造成孩子失学,生活严重受损,两年后回家,在家人的照顾下又捡了一条命。
 
王贵良谈到“现在的我 一无住房,二无生活来源,三个(最大的17岁、第二个12岁、最小的10岁)小孩念书无钱,沙坝镇政府信用社向担保的村民要欠债,我没有办法,只有逃生讨饭,没想到作为一名世代保家卫国的军人,差点因保卫国家牺牲的人,竟然逼我走到今天!!”
 
由于王贵良受到折磨,本刊致电其妻子淑红的时候后,对方也没有能给出具体的被关押日期、放出日期,关押医院的手续更是什么都没给,在谈到自己的丈夫时,她说爱人是一个正常的人,被关进去后,由于当时最小的孩子才3岁多,最大的也不过10岁,由于缺少了生活来源,生活压力很大,为了孩子,就拼命干活,结果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等他出来的时候全身浮肿,身份证是刚出来的时候照的,看他的脸就知道肿的有多厉害了!!
 
从2013年1月起,直到今天王贵良在县医院治病花的累债民政局都不认,并把社保费、部队送回带伤军人定额补助费和军人残疾金,全部一文不发,局长何远还说“这是党中央下的指示。我今天见你头疼,如果要这些补助费,就要写不上访保证书”。
面对这个前提条件,王贵良的申诉状这样说“我坚决申诉必须按照国家《赔偿法》执行行政赔偿,一、在部队定为“二等甲级”的基础上提高伤残等级。二、赔偿侵犯人身权利的侮辱费。三、赔偿误工费。四、赔偿子女失学费。五、赔偿家庭的经济损失费。”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网络月刊 佐真
 
2013、11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青岛隋书凤讲述上访被精神病致家破人亡的经历

  • 下一篇:民运三十年 一生疯人院——专访老资格异议人士任秋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