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医疗事故”致人终身残疾 院方将王彦莉当         ★★★
“医疗事故”致人终身残疾 院方将王彦莉当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王彦莉 更新时间:2012-05-29 09:57

 

 

   王彦莉控诉说:我签的是游离体手术,由于赵俊超的强力撕裂,邵德成的严重不负责任,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做了半月板切除修复,修复的半月板没有成功,给我造成严重损害,现在,关节内却变成了积液和碎片,关节内没信号了,重度骨关节炎,髌骨移位,压迫胫骨,无法走路,由于邵德成的错诊错断,导致我终身残疾,至今卧床不起,丧失了劳动能力。在讨说法的过程中,医院多次逃避责任,伪造涂改病历,把我强行当做精神病进行治疗。

 

据王彦莉陈述:就诊前,患者是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人,只是因“膝关节游离体”偶尔疼,到省三院就诊,就诊后,她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变成了一个不能走路、极度虚弱的人。

 

她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的恶化与省三院治疗过程中的过错,尤其是为患者进行手术的医生赵俊超、邵德成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她向笔者介绍:2009年2月6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患者因膝关节游离体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住院治疗,下午6时30分左右,医院对患者进行签

 

署手术协议前的检查,当时,她对进行检查的医生赵俊超说:“我的腿好了,不做手术了”;医生赵俊超不听,扭住患者的左膝关节强行检查,患者能听到自己左膝盖关节连续不断的响声,感到疼痛无比,当即不能动弹,疼痛使她当夜无法入睡,哭了一夜。

 

2月7日早上,赵俊超和另外一个医生查房的时候,王彦莉告诉他自昨晚他强拧之后,自己的左膝一直疼的不能动弹。赵俊超说:“现在马上做手术,手术完了就不会疼了。”

 

下午1时多点,王彦莉被护士和家人用手术床送入手术室,手术中主刀的邵德成告诉患者的膝关节半月板被强力撕裂了,所以不能行走。

 

邵德成问王彦莉造成撕裂的原因,王彦莉说是昨天检查医生导致的,因为王彦莉在昨天检查之前从未出现过不能走路的状况,而半月板的强力撕裂的原因,除了昨天检查时赵俊超的强扭之外,再没有其他别的因素的介入。

 

王彦莉认为:从赵俊超在2月7日早上极力主张马上手术的表现看,也有很大的试图掩饰自己过错的色彩。王彦莉得知自己的半月板被撕裂后,问邵德成:我的半月板固定了吗?他说:“固定了”。

 

住院的第五天时,王彦莉仍然不能行走,腰、左腿坠胀肿痛、麻软乏力、恶心呕吐、头痛、头晕、血压不稳,这些症状一直延续至今。王彦莉再问邵德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时,他才告诉王彦莉,她的半月板被切除了一部分。2月15日10点左右王彦莉告诉医生自己的体温、血压不正常怎么办 ?医生说: 医院太乱,回家养着吧,于是让王彦莉出院。

2月16号不得已情况下王彦莉出院了,出院后,王彦莉多次到省三院复查,共拿过2万多元的药物,病情不减反增。

 

5月18日王彦莉再次到省三院复查时,邵德成邀骨科会诊,给王彦莉开了好多营养神经和骨骼的药物。当王彦莉追问邵德成站立不住的原因时,他又告诉王彦莉的半月板切除的是大部分而不是一少部分。

 

随后,王彦莉问邵德成赵俊超去哪了?邵德成说赵俊超不是医院的人,他还是个学生,王彦莉说他既然是个学生,为什么让他给做手术?邵德成不说话,那个给我打麻药的医生,不知为什么,听到我问话,就要拿凳子砸王彦莉,说:“有我在你永远找不到赵俊超的下落”。当时在场的邵德成和陈百成,没有制止转身走了。

 

6月25号,王彦莉在石家庄省人民医院做了腰核磁,医生说是腰神经扎伤了,拿了好多营养神经的药物。于6月28号再次返回省三院。邵德成约骨科会诊,隐瞒真情 ,又拿了许多营养神经的药物。

 

王彦莉回忆:在术前麻醉的过程中,两个麻醉医生轮流在腰部给王彦莉打了5次才扎到麻醉穴位,从医生的谈话中得知,其中一个是麻醉师,一个不是麻醉师。后来,王彦莉致电“泉州郑成慰高等康复医院”的主任,主任短信回复说,这个事情是打麻药处神经损伤有关,导致患者腰椎、胸椎神经受伤。目前,腰部活动明显受限、钝痛、卧床翻身困难,行走困难,左腿肌肉萎缩,左半侧身变色,左侧腰麻部分及膝关节僵硬,无法正常伸屈。

 

2011年元月王彦莉去了北大医院,神经内科会诊:左膝关节术后左下肢力弱,左L5S间盘突出,抑郁焦虑?建议北医六院进一步诊治。康复治疗。

 

1月20号,王彦丽又去了北京积水潭骨科医院,做了左膝关节核磁,医生说:修复的半月板在关节内消失了,关节内充满了积液,有许多小碎片,积聚在外侧胫骨间隙内变成液体影填充。诊断结果:重做手术,取出碎裂的半月板,游离体。

 

据王彦莉介绍:2009年4月6号 王彦莉去医院找邵德成复查,邵德成在病历上写了关节术后 仍有不适,无复位 左膝稍肿。 拿了些营养骨头的药。王彦莉第一次复印了病历,病历有明显更改和伪造的痕迹。同年9月,王彦莉去石家庄卫生局找局长;局长说:不让王彦莉打官司,让找人去医院协商,要求免费治疗,于是王彦莉等四个人一起找了医务处 ,医务处陈处长让找邵。找到邵后,邵说:过了奥运会就给聘北京的专家重做手术。这次王彦莉录下了赵俊超撕裂和打麻药时扎伤的录音,录音里邵承认了这些事实。

 

10月中旬,王彦莉和一个叫杨铁锁的和一个饶阳的人去省卫生厅上访,要求石家庄省三院免费治疗。陈处长说:“您去找邵德成。只要邵德成给您治疗,我们就免费。还说您想去哪治就去哪治,别出国治就行”。当时王彦莉没和他立下字据。

 

此后,王彦莉多次找省三院,并在医院接受住院治疗,然而病情并没有丝毫好转。

 

王彦莉认为,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河北省骨科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如下过错:①赵俊超根本不具备行医资格的医师,省三院却让其单独对患者进行术前检查,并在检查过程中措施不当直接造成患者左膝关节半月板严重受损;②麻醉措施不当,造成椎骨肌肉突出凹进变化,腰椎、胸椎神经受伤;③邵德成在手术过程中,对患者受损的半月板不积极施救而是采取欺瞒的手段,在王彦莉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受损的半月板切除,造成患者终身残疾;④打麻药的人不具备麻醉师的资格,却给患者打了麻药,致使腰神经严重扎伤;⑤术后一张核磁就能诊断出做的手术是否成功,邵德成却让患者找了他两年的时间,说做的手术没问题做核磁不准确(不让患者在他们医院从做核磁)是腰神经扎伤的问题。

 

王彦莉认表示:省三院的这些过错,在患者术前、术后多家医院的检查结果、病例记录中有明确的反映,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王彦莉起诉至法院,由于当地律师拒绝为王彦莉代理,而请外地律师,王彦莉又无力支付巨额的律师费,起诉是自己进行的,但王彦莉对法律并不熟悉,而且又支付不起高昂的诉讼费用,希望社会能给予关注。

 

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医务纠纷处陈处长电话0311-88603629

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邵德成给王彦莉看病期间的手机号13933004599

科室电话0311-88602015

受害者王彦莉电话:13785827396 15531863906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传上海退休工人向毛像泼墨水被送精神病院

  • 下一篇:中国精神卫生与人权动态月报(2012年5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