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重庆被精神病人张吉林访谈录         ★★★
重庆被精神病人张吉林访谈录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9-14 13:39


法国思想家福柯曾指出,在精神病的发现、诊治过程中,表面上看是知识、科学的作用,实则透出权力和统治的魅影。这一论断,曾经在前苏联得到了事实的印证。1967年,为压制不同意见者,克格勃在安德罗波夫主导下,曾经大规模将正常人投入精神病院。前苏联解密资料显示,直到1988年,情况才发生转变。苏联内务部把16所监狱精神病院移交给卫生部,有5所被取缔。约有80万人被匆忙摘掉了精神病患者的帽子。1998年,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斯库拉托夫、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院长列别捷夫在《俄罗斯联邦刑法典释义》一书中承认了这一事实,并称:“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终止了,而刑法典第128条规定了将他人非法关入精神病院的刑事责任。”

在我国,一些权力部门也使用“被精神病”这一手段让维权者,及不同观点者“消声”。据中国民间公益组织“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与深圳衡平机构发布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称:“我国现行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这不仅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人都面临‘被收治’的风险。”为了整治精神病诊疗领域的乱象及纠正“被精神病”的情况,全国人大于常委会于2013年发布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该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新法施行后,被精神病现象有所好转,但仍有一些权力部门花样百出的规避新法,以所谓的“疗养”、家属同意等为名,把执意维权及坚持发表不同意见的正常公民,送进精神病医院强制“疗养、治疗”。

2020年8月27日,本网志愿者应约采访了重庆不同政见者张吉林(网名:岳家枪)先生,他向本网介绍了他因为发表不同政见,被重庆警方以“疗养”为名,强行关押到精神病院整治的过程。采访全文如下:

志愿者:张吉林你好!请问你为什么事情被关进精神病院治疗的呢?

张吉林:我是因为发表宪政民主网贴,呼吁罢免部分领导人的言论,被重庆警方先处以刑事拘留,后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治疗”的。

事情起因是,2019年1月17日晚,我在微信群“川渝一家”中,以“公民言论自由的责任”为题,对中国时局发出了一些个人看法及网络文字,主要内容是呼吁建设民主中国,罢免部分领导人。1月18日下午2时左右,我又在微信群里告诉群友,我即将到重庆市观音桥广场做街头演讲,呼吁民主中国。虽然有朋友劝阻过我还是小心点为好,但我并未恐惧,我说“任何公民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法律并没有被禁止公民言论自由,所以任何人都无权干涉我到街头演讲”。

18日大约下午4时许,我来到了人流密集的观音桥广场,正当我站在广场上向人们宣讲自由民主,呼吁罢免部分领导人之际,早已埋伏在四周的便衣、着装警察和特警几十个人一拥而上,将我牢牢围困住,随后他们给我戴上手铐,押上一辆银色无牌照小轿车,送到了附近派出所审讯。

1月19日,重庆国保警方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对我处以刑事拘留,后被送进了重庆江北区看守所羁押。羁押期间,我辖区派出所警察曾把我带到重庆市一家精神病医院做精神病鉴定,鉴定的过程中,医生对我做了心理测试,她们询问了我一些问题,其中包括我的家族有没有精神病史,我平时有没有精神病症状,以及我对爱国主义、民主政治的看法,最后医生告诉我说,鉴定结论是我没有精神病,并且还是一位非常不错的爱国人士。鉴定结束,警察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继续羁押。

羁押37天后,重庆警方多人来到看守所接我出所,离开看守所后他们直接把我押送了精神病院关押。

志愿者:我国《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你在被抓的时候有没有暴力伤害自身,或者暴力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

张吉林:没有,我们没有自伤和伤害他人的行为,警方审讯时也没有说我伤害他人及自伤的行为。

志愿者:既然你没有暴力伤害行为,那么警方有什么权力送你到精神病医院治疗?

张吉林:我认为这就是不择手段的打压不同声音,侵犯人权。

志愿者:你被关进精神病院多少天?在里面都有哪些经历?

张吉林:这一次我被关押了28天,我在里面被逼迫吃药,每天吃三次,如果不吃医护人员就要给我强制注射。

志愿者:给你吃的什么药?吃药后身体有什么反应?

张吉林:医护人员没有告诉我吃的是什么药,我感觉有两种,一是促使人亢奋的药物,二是镇静剂之类的。吃了亢奋的药物之后我就觉得心跳加速,总想活动身体,老在病房里走来走去,直到劳累后昏睡。镇静药物吃了之后,我就无精打采,老是昏昏欲睡,睡醒后还头痛眼花,肌肉酸痛。

志愿者:你感觉这些药物有无副作用?对身体有没有伤害?

张吉林:肯定有。常言“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这是精神类的药物,我每次吃药之后都会头晕恶心,并且在刚开始吃药时,还有几次呕吐了,我的呕吐物里都带有血丝。直到现在,我的肝肾功能都不好,我怀疑是吃了这些药物造成的,因为以前我的身体很棒,每天都会做体育运动,身体各项功能都不错。

志愿者:你在住院期间能否下楼活动,比如下楼锻炼身体?

张吉林:完全不能,他们根本就不让下楼,整整28天都是关在病房里发呆。我整天都只能与病房里的精神病人相处,他们有的人疯疯癫癫、大喊大叫,有的人随地大小便,搞的臭气熏天;还有的人有暴力倾向,冷不丁就会袭击他人,这导致我精神紧张,深怕被人无故打伤,这28天我过的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志愿者:警察把你送去“疗养、治疗”,期间的住院费用谁出?

张吉林:警察出钱的,我身无分文不可能出钱。我被关进去以后,警察还对我说“你就当是疗养身体吧!”被送进病房后我听其他病人说,现在被政府送来的所谓精神病人好多都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只是政府和医院勾结搞社会维稳,或者套取财政经费谋取私利,听说政府送来一个人,医院会给政府人员八百元左右的好处费。

志愿者:中国精神卫生法还规定,精神障碍患者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你在住院期间要求过出院吗?医院有没有同意你自行出院?

张吉林:我被关进去的第一天就告诉医院,我没有精神病,我是一个正常人,我要回家。但是,医院工作人员却说,没有警察的同意,绝对不会放你走的。在关押了几天以后,几名医生告诉我说“与你接触了几天发现,你确实没有明显的精神病症状,这只能说你得罪了警察,你是不是跟警察作对了?不然不会把你被他们送进来的。你要听警察的话,只要听话,警察就会同意放你出去”。

在我被关精神病院20多天后,我实在是受不了折磨了,就拼命呼喊放我回家,医院向警方反映情况后,两名警察来到医院告诉我说,想出院也可以,但你必须保证以后不发反动文字,要听警方的话。迫不得已,我写了保证书,向他们保证以后不搞这些事了。最后,警察通知医院放行。这期间,警察还透露说,这是警方向医院疏通才放我出来的,医院一般要强制治疗三个月以上才会放人,人家医院也要追求经济效益。

志愿者:出院后你就自由了吗?

张吉林:没有完全自由,警察把我送回家后,要求我不准擅自离开社区,不准上网发表政治言论,并且还要我的家人监督我,禁止我再与民主圈的朋友往来。就这样,我在家里被困了约四个月时间。到了2019年7月16日,我忍不住上网浏览了时政新闻,无意间看到了香港爆发“反送中”大游行,期间又看到一位学者写的一篇“反送中”时评,我觉得这篇文章非常好,就情不自禁的转发到了网贴中,并且还告诉好友我会再去街头宣讲。

到了7月17日,我发现我的微信账号、微信群全部被封杀掉,我已经不能转发文章了,于是我就来到重庆市观音桥广场向路人口述这篇文章,不久,就跑来十几名警察再次把我抓进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警方收走了我手机,翻查了手机内容。翻查完后,他们又把我送进了重庆市渝北区中医院精神病科关押。

志愿者:你被抓和被送精神病院的过程中,警方是否按法律程序办案,有没有依法出示法律文书?

张吉林:我被抓的时候,十多名警察都没有出示警官证,到了派出所我要求依法开具传唤证及通知家属,但警察未予理会。在抓我上警车的过程中,警察还粗暴的把我的双手反转背部,然后扣上手铐推搡上车。在押送到精神病院后,我强烈反对关精神病院,几名警察就推搡我进到医院大厅内,然后叫来了医护人员强行给我注射镇静剂,最后把我拉进了病房锁在了屋内。

志愿者:这一次你再被关精神病院都有哪些遭遇?

张吉林:这一次比上一次更惨,我被关进去以后,他们还拿来了绳索粗暴的把我捆绑在床上一天一夜,直到我投降,答应安心住下治疗,医护人员才给我松绑,并且恫吓我说如果不听话就会再次捆绑,一直这样捆下去。

我被捆的受不了,就被迫答应配合治疗,也口服了他们的药物。此后,如同上一次一样,每天被迫服药三次,每次服药后也都是浑身难受。

志愿者:你第二次被关了多久?

张吉林:第二次被关了37天。

志愿者:这次你是怎么出来的?

张吉林:这一次是因为我身体实在吃不消了,几次晕厥,重庆江北区国保警察吕显荣(音)得知情况后,就叫我一个朋友到医院给我传话,说必须要给警方写一份保证书才能释放出院,如果不写保证书,那就要关押到10月国庆节以后。由于我实在支撑不住了,关在里面实在太苦了,而且我非常想念我的老婆孩子,所以我就写了一份保证书给国保。最后,一名渝北区国保警察与我辖区派出所是一名警察,两人一起来医院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并送我回家的。

志愿者:保证书的内容是什么?

张吉林:内容是警察让人带话给我,叫我按警方的要求写的,主要就是向警方保证以后不再发表反专制言论,不在公共场合谈论政治话题,不准再到观音桥广场。

志愿者:你回家以后生活恢复正常了吗?

张吉林:回家以后,我的家人被警方指使监督我,严禁我离开社区、严禁我与民主人士见面,如果到其他地方探亲,需提前向维稳部门申请,获批后才能前往。此外,由于我被限制出行,所以难以就业,警方就与社区协调,把我安排到辖区菜市场打扫卫生及维护治安。

志愿者:你工作以后,警方还来找你吗?你现在能不能自由出行了?

张吉林:我工作以后警方还是会时常找我谈话,警告我不许发表政治言论。我现在也还是没有出行的自由,不久前我的一位亲戚家里聚餐,打电话叫我去,但是由于亲戚家不在我居住的辖区范围,所以警方就不让我去,目前我还是只能在居住地辖区内走动。

志愿者: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采访就到此结束。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张吉林:也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采访地点:重庆市盛景路体育馆旁
时间:2020年8月27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专访襄阳被精神病人袁宁

  • 下一篇:李小燕被关精神病院后失联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