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八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河南雷玉山被打成反革命伸冤遭强关精神病院十七次         ★★★
河南雷玉山被打成反革命伸冤遭强关精神病院十七次
作者:秋韵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9-15 07:07
雷玉山,今年65岁,是河南省巩义市孝义办事处龙尾村龙尾新村村民,因为上访被关精神病院17次, 2008年12月5日他被正式“任命”为“精神病患者”。政府还给他颁发了精神残疾证,残疾等级为二级。
 
雷玉山回忆,他以前确实是有过精神问题,但不算是精神病,那是被打的,1966年镇政府招工他就报名去了,安排到砖瓦厂干活。雷玉山说:1969年厂长怀疑我偷他的裤子,带人把我打了,还不让回家,把我关起来干苦力。家里人为这上访,后来回家里我还是老做恶梦,我就把我做的梦给别人说,他们就说我污蔑毛主席,攻击无产阶级专政,1974年10月1日20几个人把我绑起来用木棒打我,让下跪,关进窑洞,还把我手脚捆起来像抬猪一样用一根木棍抬着出去,背拖在地上,衣服肉都破了。后来又把我捆着扔到汽车上开到孝义公社院里,就听着大喇叭里一个女的吆喝现行反革命雷玉山对社会主义不满,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偷听敌台,那会连个收音机都没有就给定了这罪,批斗完就让我哥把我接回家了,那天正好是8月15。
 
几天后那几十个人又来抓我,把我追到绝路上跑不了了。我就拿手里的刮板跟他们拼命,那些人都怕死,就说好话哄我,我刚放下手里东西走到他们跟前他们就一齐上来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把我按倒绑起来,20多个人都上来用木棒往我身上捣,逼着我往沟里跳,下跪。这回又是绑去开批斗会,公安拿着手枪高度戒备,他们批斗我,我妈看着只是张嘴大哭。回村的路上我渴的要命,他们也不让喝水,说是绑的太紧了,怕一喝水把我激死,一直把我带到大队的窑里,晚上看我的人又把被子扯走不让我盖,那人自己盖了。
 
雷玉山接着说,第二天又把我绑起来送到孝义火车站南边成立的临时审查站,4个大个子工人拿着红白棍往我身上打,打的我屙了一裤子屎,那人闻着臭气难闻才不打我了。但接下来的生活更是让雷玉山无法忍受,他清楚记得每天吃7两红薯面糕,一天2顿饭,每吨给点浆水解渴,7天一次大便,门前放这便桶,最后把他饿的像狼掏一样难受,身体瘦的皮包骨头,身上生的虱子把衣服脱下来一抖地上一层虱子乱爬。每天身上咬的直痒,站起来饿的就晕倒在地上,这样连续几十天,几十次。
 
又一天雷玉山被叫出去用绳子反捆双手一路走到村里,是刘有才这个党支部书记主持会议,让他跪着,批斗完回去的路上他晕倒了,和他一起被批斗的人带话给他家里。他姐和外甥天天给他送饭,就这样一段时间后他身体渐渐恢复了就给他戴上大牌子游街,经常被打的昏死过去。
 
就在他挣扎在生死边缘时,公安说他的问题严重,拿着枪捣着他让他按了手印。过阳历年时让他出来打扫卫生,让每个人都洗澡,身上都黑油油的一层灰,连洗几盆都是黑水。过完年他被送到了巩县监狱,每天学毛主席语录。
 
但好景不长,雷玉山叹了口气说,家里一直找公安局,说我说的是梦话,让人打成这样了,公安说要不是精神病要判刑10年。记得是75年的7月公安给我带着手铐,把我关进河南省精神病院(因该院在新乡故被称为新乡精神病院),当时家里人跟着去的,我父亲给大夫说我的孩子是个好孩子,是被人打成这样了,大夫说农村阶级斗争复杂,这时公安把手铐给打开把我自己关到一个房间他们就都走了。大夫看着我给护士说,这是个精神病,整天诬告大队、公社、县里有问题。
 
雷玉山还说:在医院大夫给我做了体检,并用电针插在我的头上用电击的方式给我检查治疗,几天后公安局来人把我接出来送回了巩县监狱,一待就是10个月。
 
从监狱出来后,雷玉山四处上访喊冤,又被多次送进新乡精神病院。2008年3月3日因为两会的维稳他被当地派出所送到巩义市二院精神科,在里边天天吃药,20多天后让他自己走了。2009年两会期间在北京被镇政府骗回去关进巩义二院呆了几十天。
 
一份没有盖章的信访处理意见记载,2011年孝义街道按照巩义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在龙尾村占地建设公墓,占地60亩左右,其中涉及了信访人雷玉山的房子,因当时雷玉山正在洛阳荣康精神病院(偏执性精神病,无责任能力),雷玉山家的三孔破窑及树木等作物共补偿12000元由雷玉山的哥哥雷泰山领取,另付给雷泰山2000元的协调费,做好雷玉山的一切解释工作。
 
雷玉山说,当时村长李宪利把我叫到村委会,说要拆我的房子,还要给我2000元让我签字,我不同意,他说不同意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等我从精神病院回到家,我哥严肃的说“庄子给你推了,不许你闹事,在闹事还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那会是7月6号,说是到民政上给我解决低保,我让他们叫上我哥跟着去了,结果把我拉到了洛阳荣康精神病院。
 
到医院两个人把我架进病房,不许我说话,说话就把我手脚捆起来,捆在病床上,天天打吊针,中间我5天绝食不吃饭,给医院王主任说这是用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来破坏我的房子,我要出去。王主任说你是派出所送来的,俺没办法!后来他们怕我饿死给我哥打电话,我哥和村里几个人来了说房子还没修好,修好了再来接我。我觉得不对劲,他们走后我继续绝食,几天后陈主任才来说怕我出去告状。
 
第二天(8月10号)村里来人把我从精神病院接出来送到了巩义市人民医院,在这仍然有人看着我1个多月不让我回家,后来我趁他们看得不紧偷着跑回了家,见家里的院墙、瓦灶火、5孔土窑全被推土机推了,家里的一切树木也被勾掉,24档电灯线被全部撤光,多数电杆被弄走。看这情景,就像日本鬼子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一样,我为这上访又把我关进精神病院了!
 
让雷玉山困惑的是,他除了被限制自由的时间外,大部分时间义务修铁路,还给国家机关写信反映铁路一次次坍塌、造成铁路事故的原因,及自己被冤的事实,可他却一次次被送往监狱、收容站、精神病院,在医院打针、吃药、输液、电击,被警察、当兵的打了不知道多少次,到现在落得光棍一条,他不明白这些国家干部老关押他这种人是怎么了?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北熊钦轩讲述从教师到被精神病者的遭遇

  • 下一篇:为拿一纸交通事故处理书 四川周素芳七次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