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八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烟台申同花爱上武警战士后成为被精神病者         ★★★
山东烟台申同花爱上武警战士后成为被精神病者
作者:小叶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9-15 07:21
申同花,女,今年45岁,户籍地,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七村东街212号。2000年9月经人介绍与烟台武警支队甲交艇201船士官王乐彬认识,认识的当天被王乐彬强奸,申同花担心让人知道了受歧视,没敢张扬。不久申同花发现自己怀孕后找王乐彬结果被他多次毒打。申同花反映到其单位后,被强制流产,关精神病院。
 
回忆起当年,申同花说,其实我特别崇拜武警,别人给我介绍王时我很高兴,见面的当天他请我去吃饭,吃完饭天黑了,他提出把我送回家,那时我没多想,谁知道第一次见面他就敢对我动手,之后我再不想理他 ,这就是一个畜生,我怕别人知道瞧不起我,也不敢报警。没多长时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找到王谈解决孩子的事,遭到王的多次毒打。
 
申同花的材料记载,他为此找到了武警部队的领导,武警部队领导不但不追究王的责任,还百般劝说申同花要顾全大局,为了不影响部队让她与王结婚,并让王写保证,保证一辈子对她好,保证不离婚,确保母子平安。申同花不同意这种解决方法,2001年的3月6日武警部队竟然联合计生部门把她像抓犯人一样抓到医院,在呵斥和辱骂声中强制做掉了她怀了6个月的胎儿,申同花忍受不了这种屈辱,术后在医院几次自杀未遂。
 
这期间申同花没有得到王的任何照顾,后来申同花出现意识不清,多次休克,武警部队为了息事宁人于2001年4月4日在申同花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们办理了结婚手续。就在办了结婚手续的当天,申同花又遭到了王的毒打,申同花悲愤交加服下了大量的安眠片。但是这并没有换得王的半点怜悯,在医院王对昏迷中的她再次大打出手,她醒来后部队领导称已经把她们的婚期定在5月1日。此时申同花没有半点反驳的气力,只能任人摆布,新房就设在申同花的租住房,“结婚”的当天晚上王偷走了她仅有的几千元钱,只留下了“新娘”和破落的房间。
 
王偶尔回去对她也是拳打脚踢,用烟头烫她的身体,酒后把尿尿在申同花的身上,申同花为此多次找到部队,当着领导和他的同事们的面王就会对她动手,他们却在一旁袖手旁观。这无疑更助长了王的气焰,经过和部队商议,2001年11月王和部队领导一起把申同花强制送到了莱阳精神病院。在莱阳精神病院里,她经常被脱光衣服绑起来打针、吃药,2个多月后王和部队的人才把她接出来。
 
出院后再次被王毒打,导致申同花脑外伤后植物神经紊乱,整日疼痛无比,失去了最基本的劳动能力。就在申同花最需要照顾和关爱的时候王提出了离婚,当地民政部门发现申同花意识不清没有为其办理离婚手续。2002年4月7日在部队领导的协调下达成了一份赔偿协议,协议书中规定让王一次性赔偿申同花32000元,但前提是必须和王离婚,用离婚证换取赔偿款,事后又被告知王不同意离婚。2002年6月王以家属是烟台转业安置到了烟台,但他并没有履行义务,2003年王便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法院判决离婚。
 
由于脑外伤后综合症引发的脑体瘫致使申同花不能走路,语言不清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媒体报道了她的遭遇后,社会上许多好心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医院不但减免了她的部分医疗费还动员医院职工为她捐款,民政和各部门也给予了救助。
 
申同花病情好转出院后以故意伤害罪、虐待遗弃罪,找过多个部门要求对王依法处理,但法院说她没有民事行为能力不给立案,公安机关则说是武警部队的事,申同花也曾找到过妇联,时至如今各部门还在推脱。
 
2008年3月申同花在北京上访期间被芝罘区、街道、公安局的截访人员在陶然桥北找到抬上车连夜拉回老家,途中申同花遭到他们殴打和憋尿的虐待。后被送到610基地和法轮功人员关在一起,在这关押几天后又把她送到拘留所拘留了15天,期满又把她送回610基地,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又把她送到烟台肺科医院(内设精神病院)。当日逼着她写下了息诉罢访协议,如果不写就给她注射药物让她睡死,申同花担心性命不保才在息诉罢访协议书上签字后离开医院。
 
2014年11月因再次到北京上访申同花被福安派出所送到莱阳市精神病院,经过医院检查后,因不符合收治条件医院拒绝收治而幸免遭难。
 
但这并不是申同花的全部遭遇,她在遭遇家暴被遗弃时就到妇联求助,妇联却说他打你我们又没看见怎么管?公安机关以家务事他们不便插手为由拒绝立案,申同花起诉到法院要求王履行义务法院以申同花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拒绝受理她的诉求,但法院却受理了王的离婚诉讼请求。经过有关部门鉴定申同花属于伤残二级。并不顾申同花被王打成伤残二级没有行为能力的事实直接判决他们离婚。2010年烟台武警部队给申同花签下了一份给予申同花救助金10万元协议至今未兑现,申同花却因为上访被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申同花说,他们对我的歧视和侮辱比殴打、拘留、非法拘禁更让人难以接受,我多次想到了死,甚至想和这些迫害我的公检法分子同归于尽,但我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从强奸到骗婚,我一直是受害者,但我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只有这些执法者在利用法律庇护邪恶,我要揭发他们,为自己讨个公道!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为拿一纸交通事故处理书 四川周素芳七次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中共抗日七十周年阅兵期间的被精神病受难者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