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不服判决上访,河南秦素珍两度被关精神病院         ★★★
不服判决上访,河南秦素珍两度被关精神病院
作者:丁桑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8-11 07:29
秦素珍,今年50岁,家住河南省三门峡市和平路五街坊7号楼2单元5号。2001年丈夫意外死亡后,因为对政府处理丈夫后事的不满而上访,结果被关精神病院。院方对她实施强制性电击“治疗”后,致使其全身肌肉抽搐,双腿完全丧失行走能力。在中年丧夫和被强制治疗的痛苦挣扎中,秦素珍又患上了乳腺癌。秦素珍这个苦命女子近日给本刊志愿者讲述了她的不幸遭遇。
 
她的丈夫曹勋生前在会兴纺织有限公司上班。2001年4月,曹勋在单位职工澡堂洗澡,因为水温太高被烫伤,经医院抢救无效7天后死亡。由于上有老下有小,加上秦素珍本身残疾,行走不便,家中在承担了丈夫的医疗费后,生活难以为继,秦素珍只好答应了会兴纺织有限公司8万元的赔偿意见,并签订了相关赔偿协议。事后,秦素珍觉得赔偿太低,2002年2月以协议存在欺诈情形为由,向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提起诉讼。结果湖滨区法院判决其协议所得超过了实际应得,而看在是残疾人的份上,才再让公司补偿她5000元。在这诉讼期间,法官曾威胁她,让她撤诉,并说否则可能会让她倒拿出来钱。秦素珍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最终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导致秦素珍不服而上访维权。
 
2007年9月11日,秦素珍在准备去超市购物的路上,被跟踪她的三门峡市前进派出所民警抓住并带到派出所。当天晚上,秦素珍被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送到拘留所拘留10天。拘留期满后,于9月21日又被三门峡市劳教委决定1年劳教,但却到现在没给劳教决定书。在劳教所期间,秦素珍被强制劳动,有病不给看。
 
2009年8月6日,秦素珍到国家信访局办公机关信访,又被警方送到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后河南省、三门峡市信访局来人把她接到陶然亭公园附近的一宾馆住下。到9日晚,洛阳精神卫生中心来了3个人,在宾馆强制把秦素珍带上车,医院护士长徐琳琳等在车上,秦素珍一上去就被捆上手脚,直奔洛阳,到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到了洛阳精神卫生中心。秦素珍没体检就被关进病房,手脚都被绑在床边上的铁栏杆上,送她来的截访人还抢走她的身份证、残疾证、现金、银行卡、手表等所有证据材料,直到现在还没还。当天医院叫她吃药,她坚决不吃。
 
说到这,原本坐在地上的秦素珍想站起来,本刊志愿者下意识的去扶她时,她却推开了志愿者扶她的手说:“我身上扎着好多针,你扶我,把针攥住了,我很难受。你不用扶我,我自己起来吧”。陪她来的人也示意不要管,本刊记者正在诧异时,只见秦素珍转过身扶着树慢慢站了起来。她说,这是在精神病院落下的病,她没钱看,只好自己学针灸,给自己扎,现在她身上扎着好多针,并给本刊记者继续讲述她那段惨痛的经历。
 
“那是进去快一个星期的时候,因为里边给穿的精神病人的衣服太破,肉都漏出来了,我就借了别的精神病人家属拿来的衣服穿,结果被拉出去打一种叫电休克的电针,打上针感觉生不如死,就不想说话,特别难受。他们叫我去谈话,我发现我腿走不动了。他们就给了我一支药喝,说是氯化钾。后来我让病人家属给我儿子带信出去,我儿子来医院看我,医生和护士都说我不在那。病人家属再次来时,带话给我,我才知道。儿子没办法,为救我就上访去了。10个月后,当地政府又把我转到了灵宝市精神病院,我是被两个院长接来的。在这也没给我检查就直接关进了病房,不许我出去放风。在灵宝市精神病院住了一个月后,到当年6月22日才释放我回家。出院的时候,因为我腿残疾,又被打了5、6次电针,腿软的一点劲都没有,整天就是瘫在地上,医院工作人员不让我扶东西,也不让别人管,病人家属看不过去才把我搀出去。后来我找医院要病历,医院不给,找卫生厅也没给。
 
第二次是2012年3月9日上午9点半,我在北京的2路公交车上,行到天坛西站的时候,售票员对路边的警察说,车上有上访的,还有一个架双拐的。警察看过我的上访材料后,把我带到了天坛派出所。当时警察说,北京有新规,残疾上访人有绿色通道,你去哪都送你。后来驻京办来人把我架到出租车上,当天送到了灵宝市精神病院。医院也没给我用药,我在医院打了110,警察来了,但没有任何处理就走了。警察走后,医院抢走了我的手机。我儿子听说后,到医院来看我,医院不让见,后来我儿子也报警了。警察来后,我给警察说我没病被关这了,警察说我“非访”才关的。这次被关,一直到2012年的12月才让我出来。
在里边吃的饭很差,馍都是用发霉的面做的,有的馍当时吃不完都长出了毛,成了黑馍,还让我们吃。吃的我经常肚子难受,几个月后我忍不住了,冒着被电击的危险向大夫、护士反映,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映后,他们才有所收敛。”
 
从医院出来后,秦素珍忍着病痛开始着手写上访材料,她查看了好多法律书籍。她不但反映医院贪污病人伙食费的问题,还反映灵宝市公安局和灵宝市精神病院勾结,把流浪乞讨人员送进精神病院,把精神病人弄虚作假成没监护人的流浪人员,骗取国家经费和当事人的钱财。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经过8个多月的努力,她居然拿到了灵宝市卫生局要将她重新治疗的答复。答复中称,根据目前“观察治疗”的情况看,秦素珍还需“观察治疗”。对此,秦素珍怒不可遏,医院8个多月得不出是否有精神病的诊断,居然现在还需观察治疗,这违反了《精神卫生法》的基本原则。由于屡次控告卫生厅不履行监督职责而无效,秦素珍只好把灵宝市精神病院起诉到了法院,却遭到了不立案处理。
 
对此,秦素珍恼恨地说,哪个部门都不履行监督职责!要不然她不会有第二次被关精神病院。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网络月刊 丁桑  采访报道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官员称李家富神经没问题,但拒不释放

  • 下一篇:四川伤残老兵王克德上访,夫妻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