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四川伤残老兵王克德上访,夫妻被关精神病院         ★★★
四川伤残老兵王克德上访,夫妻被关精神病院
作者:宁玲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8-11 07:33
王克德,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恩阳镇小关村2080号,是伤残退伍军人, 1974年把伤残证和退伍证丢失,原本享受的伤残退伍军人待遇被停发,为此,他和妻子曾桂琴要求补办两证,未果。后查明其伤残待遇被人冒领,他们夫妻对此不服而上访,结果曾桂琴被地方政府认为患有精神障碍,遭强制送到精神卫生中心治疗。王克德也被一起关进卫生中心“陪护”,没有丝毫自由。
 
谈起这次被关精神病院的经过时,曾桂琴说:“是2014年5月28日上午,区信访局来电话,叫我两人到信访局领补发军残手续回复书。我们去了,信访局又叫到区里开个介绍信,说再到部队找医疗证件。当日,我们一直等到晚上8点多,没让上办公楼,也没等到领导。我生气,就吵起来。恩阳镇侯斌书记叫来公安局的特警,把我们夫妻分开拉走,关在恩阳区公安局。晚上12点时,特警让我坐到老虎凳上,毒打我。我呼救也没人管,还不给我吃饭喝水。29日下午1点多,我四肢僵硬,血压升到180,晕了过去。他们又叫来医生把我送到恩阳区人民医院,输了四天四夜的氧和水。我才一醒来,他们就停了氧气,把刚输的液水也拿走了。我丈夫也在这关着,他看着这一切也管不了。
 
6月4日下午2点,我2人又被捆着送到四川省南充精神卫生中心关起来。进去当晚,我就被打了一针。打完针后,我就昏昏迷迷没法走路了,医院也不给治疗。在医院,生活特别差。不仅如此,我丈夫王克德因为是“陪护”人员,医院不给他提供饮食,还不让他外出。他没钱买饭,只好和我吃一份医院为“病人”提供的饭菜。我们夫妻都有高血压,医院也只给我降压药。我二人身体就这么被折磨的一天比一天差。王克德打电话给区里,要求将我二人关到本地的医院,死也死在本地。6月24日镇上才派车把我们接回家。几天后,村领导又把许多群众喊到我家里,劝我去看精神病,还来了车,要拉我去看。我没精神病,没上车。”
据曾桂琴回忆,2014年6月20日四川惠城精神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书中,鉴定意见:曾桂琴患有癔症。但奇怪的是,镇上给他们的这份鉴定书少了一页,把关键的一页委托鉴定人和鉴定目的地消失了!或许是领导们出于对曾桂琴的“关心”,在她拒绝再次就医后不久,镇上给了她一个残疾证。残疾证上注明,曾桂琴为精神残疾人,签发日期是2014年5月26日。这让曾桂琴夫妻怎么都想不明白,精神病鉴定是6月20日出的,怎么精神残疾证5月26日就办好了?
 
对于上访,王克德称:“都是逼得没办法了,我总得活着。”
 
他今年4月份的上访材料里这样写道:“我是1965年在恩阳当水利员时应征入伍的,在中央独立团汽车十团服役,1969年3月,在珍宝岛战役(是指和苏联因珍宝岛的归属问题于1969年在岛上发生的武装冲突)中他担任运输工作,因公受伤,先后在209医院沈阳总院,大连骨伤医院,延吉(解放军)222医院治疗。1971年3月退伍时,因档案走了,但我还在医院治疗,故档案里就只有医疗补助费100元,没有填入伤残等级。7月份我走时,部队给了退伍证、伤残证,病历由军官王占江带回,送入武装部办公室。1974年秋天,我报销住院费时,小偷盗走了我的两证件,没证后政府就给我停发了优抚待遇。1992年,政府有关部门重调档案,再立档案,给我办了一个假的地方残疾证,没有待遇。巴中县残疾人联合会的档案里,发现我还享受的是伤残军人待遇,只是让一个叫张久才的人冒名顶替我的名字领走了。
 
因为我一直保留着一份优抚档案卡片(有原件),虽然年代久了有点破,还是能看清上边填写的我原部队3155部队。我因公受伤后,进部队医院治疗,形成左部中枢神经受损,现双目视残,同时每年有1800元的待遇,但我至今没享受到。我经常申请补发证件、恢复待遇、报销医疗费,被地方政府相关人员大骂我是俘虏兵、逃兵、破铜烂铁、破烂货,是毛泽东时代的兵。我说,不管我是什么时代的兵,我是共产党的兵,为共产党保江山受了一生之残,共产党不能不管。我一生不能劳动,土地也没有,过着痛苦的生活,政府不给救济。我现在才在档案中发现给我一个贫困户名额,可我一直没享受到。这些枉法害民的官员国家留着有什么用?”
 
2014年4月,军区司令部总值班室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记载:王克德同志所在部队已经撤销,解放军222医院也精简撤编,无法找到相关证明材料。我们考虑到王克德同志1965年至1971年在部队服役期间光荣负伤,部队为其办理了退伍证和伤残证相继遗失,但因年代久远、部队医院相继整编撤销,部队已无法出具相关材料,烦请地方有关部门酌情考虑为王克德同志办理相关待遇手续。
 
但直至今日,王克德的待遇也没有恢复。他万般无奈之下,把巴中市民政局起诉到了法院,要求补发待遇、补办证件。今年7月5日,他告诉本刊志愿者,法院不给他立案。他懊恼,这样的苦日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们夫妻都因为上访被打过,拘留过!
 
谈话结束后,本刊志愿者提出给他们录制视频时,曾桂琴担心她说话别人听不懂,让她丈夫来录,后来因为丈夫有些问题没说,她又做了补充。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网络月刊  宁玲  采访报道


王克德谈迫害


王克德爱人曾桂芹谈迫害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不服判决上访,河南秦素珍两度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湖南何芳武拦车救妻再度“被精神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