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汉会计师刘彩霞春节被秘密关入精神病院         ★★★
武汉会计师刘彩霞春节被秘密关入精神病院
作者:重云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8-11 07:43
因为劳动纠纷,具有干部身份,会计师资格的刘彩霞,2008年4月14日被武汉市精神病医院鉴定为偏执性精神障碍,先后7次被武汉警方送到精神病院接受强制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刘彩霞患了严重的妇科疾病,她多次要求治疗,医院称没有这项经费,在家人一次次的努力下,她才离开那个让她生不如死的“魔窟”。
 
刘彩霞的材料显示,她今年59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街喻家山西一区80-401号,身份证号;420106196605195285,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教工子弟。1983年9月1日被华中科技大学招录为半工半读财务学徒,1988年毕业于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取得了财政部认可的会计师资格。之后,刘彩霞受华中科技大学的指派进入华中科技产业有限公司高理电子电器分公司任主管会计。1992年因工作关系发生争议,公司让她停职回家写检查。后来因为企业改制,公司以她自动离职为由将其除名。刘彩霞为此诉至法院,因不服法院判决,穷尽法律程序后导致其上访。
 
近日本刊志愿者见到了刘彩霞和她的丈夫侯家贵,在志愿者问到她被关精神病院的情况时,她滔滔不绝的讲述了她的经历。
 
她说:第一次是2008年3月9日,我买了车票准备到北京上访,在乘坐公交车到达火车站时,两个协警上车说有人报警丢东西了,拉住我不放,好像东西是我偷的,然后把我带到武汉市火车站站前派出所。一进派出所我就发现关山街道的人,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做完笔录,街道的人七手八脚把我抬上车,送到了华中科技大学居委会。居委会派人看着我,就是不让我出来,直到天黑之后才把我送回家,但仍有居委会的两个男的守在我家门口,不让我出去。我不顺从,被那两个男的用拳头砸我的头,把我打倒,踹我的背,抢走我的丝巾,把门绑住不让我出去。路人听到我的呼喊声报了警,警方来了,我要求去看伤,警方和居委会的人一起把我送到了湖北省人民医院。
 
在医院打完点滴是凌晨了,我自己拿的钱,准备离开时居委会的人拦住,说你不是说把你打伤了吗?我们给你检查去。然后就把我带到了精神科。我发现是精神病院后就和大夫解释,说是他们把我打伤了,大夫还是把我留下了。
 
刘彩霞说:第一天用药没什么反应,后来用完药就想睡觉又不能睡那感觉,特别难受。快到1个月的时间了,我给大夫说,我在这这么长时间,有没有精神病你们应该很清楚,我需不需要强制治疗你们也很清楚,如果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吃饭。大夫说,下午居委会的人来接你。没一会他们就把我绑上打点滴,例假把卫生巾湿透了也不让我换。就这样绑了一天。第二天大夫给我3颗大药吃,说吃完我就不会情绪激动了。结果吃完之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在武汉市花山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花山镇卫生院)精神科,我感觉我盖得被子好像是在梦里见过。病友问我你知道你怎么进来的吗?告诉我,我是被搀着进来的,精神科陈主任还喂了我面条吃。
 
我想尽一切办法欲把我在精神病院的消息告诉家里人,医院不让我打电话,也不许别人把电话借给我,不许我有笔和纸,也不许别人借给我。有一次我借病人家属的电话给学校的周柳娟教授打电话,被护工发现,她把手机抢过去折断。后来周柳娟教授告诉了我家里人,家里人就来看我。在多方呼吁的情况下,5月份才把我放出来,当时好多访友和家里人把我接出来的。可那些同住精神病院的人出不来,他们都是长期住的。
 
随后,刘彩霞又补充说:在湖北人民医院我看到他们绑别人,捏住鼻子把大勺子往嘴里一撑,把药塞进嘴里,再灌水。那情形太可怕了,我就不敢作对了,让吃药就吃。
 
第二次是同年的8月6日,当时我接到洪山区法院通知,就去了洪山区法院,因为有人事争议的案子在那,去了法官说不立案,我就要求见院领导,法官报警通知了关山街派出所,结果警察把我送到了武汉市精神病医院。我在里边被绑起来,后来在收费单上看到,绑一次医院收费60到80元。以前病友也说过是这么收费的。我被绑着时,精神病人还用水杯砸我的头。
 
这个医院还从不让我参加病人的理疗活动,给病人的手工刺绣活动也不让我参加,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参加,因为她们知道我是放这关押的。奥运会结束,8月26日就把我放出来了。家里一直不知道我在里边,是街道办接出来的。
 
在医院吃的药也特别难受。吃完药后,走路没力气,走一步都晃,像僵尸,坐也坐不住,特别难受,只能像僵尸一样晃。睡完觉,早上起来就很舒服。我每天都在想,要不吃药就好了。可不吃药不行,吃完药医生还要检查嘴里。出院后好长时间还感觉不舒服,连皮肤都感觉不适,身体反应不是很灵敏,一个多月后,症状才慢慢好些了。
 
2009年4月,2010年3月29日,2013年先后几次被维稳部门关押,都是在花山镇精神病院关着,忘了具体时间,就不说了。
 
2010年10月18日,我听说党代会在京西宾馆开,就到京西宾馆了,被北京的羊坊店派出所抓住,通知驻京办接走。驻京办把我送到北京市丰台区东管头黑监狱,我在里边被打。21日把我拉回,送到武汉市洪山区青菱医院精神病科,也没检查就收进了病房。因为我咳痰带血,便秘大夫不给我看,我说他,他们就把我两个手绑在椅子上打电针,在耳朵上一边一个打电针,当时觉得头部肌肉收缩的厉害,心跳的厉害。
 
刘彩霞的丈夫说:没她消息,家里人急得四处找,直到她从医院打电话出来,才知道她被关入了精神病院。我就前去找街道综治办主任评理,但他还是不让刘彩霞出来。我跟他吵,质问:“要是你们家人被关到精神病院,你干嘛?”综治委主任最后才答应让她出来,而使她于当年11月15日获释。
 
刘彩霞接过来说:在里边我腰痛的难受,他们也不给治,说没有这项经费。给我打电针的有,我不剪指甲都给我打电针。指甲剪都是病人通用的,也不消毒,我怕传染灰指甲才不剪的。
最后一次本刊志愿者清楚的记得是今年的1月,当时刘彩霞的丈夫侯家贵发出消息称,刘彩霞2015年1月19日下午四点多在北京府右街邮局寄信,反映武汉市洪山区法院,江汉区法院,市中级法院徇私枉法,被北京警方抓获,晚七点三十二分被府右街派出所送到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后失联。此后他经常把关于刘彩霞的消息发布在网络上。民生观察工作室对此也多次报道。
 
经过侯家贵不懈的努力,今年3月6日,武汉市110指挥中心告诉他,刘彩霞被送到武汉市洪山区花山镇精神病医院(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花山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随后,侯家贵和武汉的蒙冤警察黄玲赶到花山镇精神病院,院长说关山街政府同意才让看,接她也不行,得听政府的。院长还说:我可以减少药量。而后,侯家贵发现有人在监视他们。他走到医院的二楼,发现了正在院子里放风的刘彩霞。侯家贵马上和关山街综治办主任汤景缀电话联系,要求接刘彩霞回家,但遭拒。14日,关山街政府的人带了一个律师见侯家贵,律师称侯家贵和刘彩霞的婚姻是无效婚姻,结婚证是在刘彩霞被鉴定成精神病后办的,没有法律效力。侯家贵反驳,鉴定是造假,怎么做的鉴定你们心里明白!在多日的口舌之战后,3月16日刘彩霞才获释回家。
 
刘彩霞说:我是今年1月19日晚上9点半,被北京市丰台区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四个黑保安用专车押回来,第二天上午10点多押到武汉市俞家山派出所,民警给我做笔录时,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说我是精神病,和关山街综治办主任一起把我送到了花山精神病院的。这过程中,10多个小时不给我饭吃,到医院才吃上饭。在里边老一套,我唱歌被加了一颗药,伙食很差,家属不给送吃的,有钱可以买零食,没人照看的根本熬不住。卫生也很差,病人大便了的衣服,用水一冲,就用铁铲铲着去凉,大便还在上边。不但这些,晚上睡觉时精神病人会挠你脚心,还会直勾勾的盯着你看。太恐怖了,那就是个魔窟。
 
近日,侯家贵转给本刊的3月6日的帖文中这样写道:可怜老母亲四处找女儿刘彩霞的下落,思念女儿重病住院。《新精神卫生法》出台,任何单位(应该包括警察和政府),在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都不能被送精神病院。只因为去北京府佑街邮局寄信,就被送到精神病院,武汉市俞家山派出所胆大枉为,藐视法律。将法律变成“只是给老百姓制定的”,警察在法律圈外,不受法律约束。原以为新《精神卫生法》出台,不会发生被送精神病院的悲剧,现在又旧戏重演。“包青天”你在哪里?请来解救刘彩霞,让正常人重新获得自由!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网络月刊 重云  采访报道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南何芳武拦车救妻再度“被精神病”

  • 下一篇:《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总第三十七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