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十六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专访武汉被精神病者邹后珍-----我来北京是在逃命啊!!         ★★★
专访武汉被精神病者邹后珍-----我来北京是在逃命啊!!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1-08 09:42

 

 
邹后珍,1938年2月11日生,75岁,湖北武汉市人,家住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475号3楼16号,身份证号420105193802110826,原武汉市汉阳汽车齿轮厂的干部,后买断下岗。家庭成员儿子邹斌,1975年生,小时候因见义勇为导致三级残疾,现以“故意伤害罪”被判死缓服刑。在汉阳汽车齿轮厂上班期间,邹厚珍在厂内分得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单身的邹厚珍和儿子邹斌就一直住在这里。
 
2004年武汉拆迁公司在没有通知邹后珍本人及没有签署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邹后珍三楼屋顶,并停水、停电逼其搬迁,其后邹后珍开始持续上访,2006年被政府和武汉市汉阳区派出所联手关到精神病医院,期间从床上摔下 导致后腰骨折,腿骨骨折并肌肉萎缩,经鉴定为四级残疾,在关押期间为了给她灌药,拿钳子扳嘴,两颗牙齿被板掉,放出来后儿子以故意伤人罪被判死刑缓刑两年执行,自己在清明节遭遇意外车祸,没办法只能到北京避难面对这一切的遭遇,邹后珍说:“他们是要逼我生在红旗下,死在红旗下呀,我来北京是在逃命啊”!!
 
佐真:您好,请介绍下自己,谈谈您被关精神病院的前后情况。
邹后珍:我叫邹后珍,1938年2月11日生,75岁,湖北武汉市人,家住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475号3楼16号,身份证号420105193802110826。2004年在武汉拆迁公司在没有通知我本人及没有签署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我就家三楼屋顶,并停水、停电逼我搬迁,后来骚扰实在受不了,我就到北京上访,来北京两次,第一次被关在看守所,第二次就关到精神病院,是公安局跟政府把我送进来的,有政府办事处的王姓工作人员是女的,还有派出所的所长张明强,还有公安局的局长姓黄,总共有二十多个人吧,就是他们把我送进去的。
 
佐真:里边情况是什么样的,有给您做鉴定吗?
邹后珍:2006年6月19日关我的第一个精神病院,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六角亭医院江堤分院精神病医院,请高级教授给我鉴定,结果我没有精神病,医院要把我放出去,公安不同意,最后医院要求转院,在关了大概一个礼拜后把我转到第二个精神病医院,武汉市汉阳区十里铺精神障碍康复指导站会宾监控室,24小时监控,大门都是锁着的,第一个医院没有吃药 没有打针,第二家就给我吃药了,吃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我觉得脑筋反映有问题,我绝对不对头,我就说死都不吃,他们还说你年纪大了,给你吃的药是补骨质疏松的,是给你补身体的,我坚决不吃,我说我没有精神病,要求你们最高的技术来鉴定,我说我头脑是清楚的,是政府陷害我的,最后这家医院他们再次检查,医院鉴定还是说没有精神病,又写报道到区里、到市里,给公安局反映,要求给我转院。
 
佐真:那后来怎么样?
邹后珍:一直关到7月14日,公安那边来了20多个人强行把我拉到第三家医院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那个地方是关押杀人放火犯人的,他们把我也关到那里。这第三家是强行让我们吃药,拿钳子强行给我扒嘴吃药,把我的牙齿到扳掉了两颗,我就坚决不吃,死都不吃,抠掉我的嘴我也不吃,最后边让他们搞的我大小便都不正常了,头发昏,走路都走不动,我实在不行了,我说这个药我不能吃,你们给我打针、打死我也不吃药,我长痛不如短痛。最后医院院长叫李耿平(音)给派出所汇报,他说这个太婆思维能力清楚,思维能力超强,他没有精神病,如果关出问题来,我们承担不了责任,医院已经写了三次报告要把我送出去,可公安局说我是终身关押不能出院,最后到2007年的4月25日四点多钟,我腿疼抽筋,从床上摔下来腰椎骨骨折,腿骨骨折,当时全瘫,医院的建议是给我接骨,但是这个医院没有骨科,可是这些毫无人性的司法,为了我这个事情派出所所长张明强跟院长要打架,并说我要摘掉你的乌纱帽,你凭什么当院长,你又凭什么说这个人你不能治,院长一看着急了,就说我这个院长不当了也要把她放出去,她不转院也得转院,我们没有哪个义务为她承担责任,第二天政府公安部门就把我拖回原来的第二家医院十里铺精神障碍康复指导站。
 
佐真:您那会身体怎么样?
邹后珍:我那会已经高烧到四十多度,他们一看我要停止呼吸了,才把我从精神病科转到四楼给我打针等治疗,算把我这条命救回来,救回来后政府不行,还要把我关精神病院,二十四小时监控,以前是派出所的保安,医院的护士,三班监控,一直到2009年1月1日,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四五次请求无效,不让我出院,我就跪求他们,我说我回去跟儿子吃个饭,只要让我回去,我死都不走了,2009年1月1日我被放回家,回去一看,我的房子已经改成招待所了!门口还有人看着,不让我进去,在我被关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儿子是残疾人下身处于瘫痪,他们就把他关在了汉阳区福利院,他们还在催我继续回去治疗,要我终身关押,说你要出去医疗费等一切我们不负责,我说我死在外面自己负责,就这样出了精神病院。
 
佐真:您这腿跟腰全是里边搞成的吗?
邹后珍:我原来身体好着呢,我现在腿已经残废了,两腿合不到一起,小腿肌肉萎缩,现在靠双拐走路,腰的支撑力很差,想住院我也没的钱,从我儿子被害,房子被抢,被关精神病院,他们没有给予一分钱的补偿。
 
佐真:您在第三家医院知道吃了什么药?
邹后珍:武汉市安康医院,他那个就三种药,有一种是大颗的,吃了人就要睡觉,吃了人就开始不清醒,后来我就不吃,医生跟院长还算有人道主义,他们看到我要自杀了,刚开始强喂我吃药,后来就不怎么喂了。
 
佐真:给您鉴定结果了吗,诊断上面怎么写的?
邹后珍:前两家什么都没有给,武汉市安康医院给了一个出院总结,他们写的是-------病人反复上访,扰乱公共秩序14年,武汉市精神病院对其司法精神医学鉴定,结论为偏执型精神病,于2006年7月14日由汉阳区五里墩街保会(初级卫生保健委员会)治理办公室送我入院治疗,出院情况一栏写道-------病人不慎摔倒,经CT检查,病人右侧脚骨颈骨质,因本院无骨科医生,为防止病人救治不及时造成下肢残疾,建议转院治疗,出院时间是2009年4月29日,共计关押300天。
 
佐真:回家之后,有没有寻求司法解决,有没有其它补偿?还有其它权利侵害吗?
邹后珍:我回家之后才知道,房子被占了,并开成了旅馆,儿子被政府关在汉阳区福利院,经过努力我要回了房子,儿子也回来了,搬回来后,他们老有人给我换门卡,往家里扔砖头,时常断水断电,第二天2010年8月1日,不知名的十几个青年闯到我家乱砸,报警后没人理会,一会一个年轻人身上有血的跑下楼,晚上公安局局长叫余秋元(音)来抓我儿子,他们跟我做工作说我的儿刺杀一死一伤,你把门打开我把你的儿子保护起来,要不然你们俩都活不成,1日晚上把我儿子带走,2日下的拘留证,17日下的逮捕证,在2012年元月18日无旁征、无证据、没找到杀人凶器,在只有证人证言的情况下判决我儿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佐真:您有请律师辩护吗,有没有走其它的救济途径?
邹后珍:2012年4月来到北京连续写信、走程序到最高法最高检,到政法委、人大等机构,一写信就是一大堆,到现在也不立案,二审的时候我让律师去现场看看,律师说别看了,看了那也是假的,就判决书提到的证据根本不够判刑的依据,花了两万块请的律师,结果不开庭宣判,而且他们没有对我宣读判决书,终极法院没有宣判,高级法院没有宣判,直接把判决书丢到我底楼的铁门底下。
 
佐真:来北京后您有继续维权吗?
邹后珍:为我儿在北京告状三年,我要相信习近平主席的打苍蝇还要打老虎的希望,为何我自己的正当的合法权益,我没有到处闯也没有到处闹,现在已经逼得我没办法了,2013年7月25日在北京市外交部门口地下睡了四十多天。我现在还在外交部门口每天去报到,让国际上都知道我,知道我案子,请国际记者关注救救我冤枉的儿啊!他们要逼着我生在红旗下死在红旗下呀!我现在在北京是逃命啊!
 
我们明白,当握有公权力而又缺少对法律的敬畏、对事实的尊重、缺少有效的监督,握权者对弱势群体先入为主的迫害都是后来难以补偿的,邹后珍悲惨的遭遇应该从她房子被开发商看上的时候已经注定,只不过没想到迫害的这么深!在没有法制约束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公安能让被精神病人终生关押,这种对人生命权的剥夺、对基本自由权利的剥夺、对法制的亵渎、对酷刑的使用都将“人”放在了畜生的境地!邹后珍只是这其中之一罢了!!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2013、10

以下是邹后珍的相关图片和2013年10月对她的采访视频:




邹后珍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邓兰英上访告状被关精神病院,无良医师实行电击酷刑

  • 下一篇:《精神卫生法》实施后湖北再现被精神病人 医院不敢用药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