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四十六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讨要抚恤金遭关疯人院——陈菊“我体会不到国家的存在”         ★★★
讨要抚恤金遭关疯人院——陈菊“我体会不到国家的存在”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6-05-12 07:25
 为了讨要丈夫的保险、抚恤金等资金,陈菊说“这8年来,我的身体和精神遭受了巨大破坏,他们监控、限制、窃听我的通话自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对我使用各种酷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陈菊(又名:陈传菊),女,45岁,初中学历,汉族,1972年11月18日出生,身份证住址湖北省房县红塔镇塘溪沟村5组49号,身份证号422626197211188129
 
2015年12月13日,陈菊去法院索要判决书,走到县人民医院附近时,被5个人强行拉上车,跟她同行的姐姐陈雲大声斥责这些人说“你们这是土匪吗?”这伙人迫于无奈才亮出警官证,然后把陈菊带到红塔乡派出所,一番虐待、逼迫、签字的把戏把她折腾了4个小时,这次与以往威逼利诱不同的是签字完毕没有释放她回家,而是把她送到十堰精神病医院关押,等她到医院后发觉红塔派出所等领导早就等候在那里,并为她办好了所有的“住院治疗手续”,关进去时医院给了个住院证明,在精神病院被打针、吃药、捆绑折磨了14天,放出来时则没给出院证明,不知道这种没有出院证明的做法是否会为陈菊留下再次被迫害的口子!
 
陈菊说:“从派出所上车,双手铐在后面,头上戴着重犯的那种黑帽子,脚上戴着脚链,到十堰精神病医院后他们把车停在院内,没让我下车,拿去帽子用激光辐射我的双眼,我被折腾的口吐白沫,呈呕吐状态,这才把我弄到医院病房内,然后强脱我的衣服,我一直解释我没有精神病,无德的医生根本不听我辩解,还说整的就是你,他们强行绑住我的双手和双脚,最后在我后脑打了一针,打完针都快凌晨两点钟了,他门才去休息,第二天开始一直给我打针,持续了好几天,饭前吃药是每天都要的,这样被他们折腾了14天,12月27日晚上,亲人知道后才接我出来。在精神病院内时,他们强迫我吃迷魂药后,把我弄去检查,两个护士从床上抬着我,做CR检查时不用名字给我一个编号叫做CR146400,还让我脱裤子,拿掉我脖子上的金佛,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后已经在床上,金佛坠至今没有还给我”。
 
遭受酷刑折磨后,身体软弱的陈菊回到家里说话都困难,精神和身体受到很大伤害,还要照顾年仅14岁的女儿,这已经是丈夫在2012年去世后她独立照顾女儿的第四个年头!
 
是什么让一个本该幸福的家庭破裂?是什么让一个妇女执着的维权?又是什么让她最终被鉴定成一个精神病人,并最终被强迫非自愿治疗,事情还得从13年前说起。
 
陈菊传给本刊的资料显示,她和丈夫陈克春结婚后生育了一女儿,2003年8月27日,丈夫到广州诚信公路建设监理咨询有限公司入职,桥梁工程监理,与公司签订了无限期劳动合同,公司并为他办理了养老保险和人身意外保险。
 
2007年 10月16日,公司派他从德庆去增城给某工程签字时于次日下午发生意外,现场的工作人员并未及时将他送到医院救治,在陈菊主动给丈夫打电话时才知道,随即她多次通知丈夫单位的领导,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左右才由当地派出所送往德庆人民医院,最终她丈夫于2012年3月9日治疗无效去世。留下年仅10岁的女儿和妻子,陈菊认为丈夫的去世,就是因为他们延误病情,弄虚作——导致错过最佳救治时间而去世的。
 
丈夫去世后,人身意外保险早就应该赔了,但是丈夫单位那边除了给过2300元慰问金,并以单位某个人的名义借给陈菊1万块外(欠条写的是公司名称),再没给过一分钱。陈菊按程序反反复复找相关单位,要求按工伤死亡和人身意外依法追责,按标准进行赔偿。没想到跟十堰市房县政府、公安局根本不沾边的事情,却遭到他们无情的打击、镇压。
 
2014年3月17日,陈菊到房县信访局讨要被他们骗去的丈夫在德庆住院的32份病历资料,接待处回答谁拿的找谁要,她就来到二楼找时任局长王东东,结果王局长拒不承认,并说你无证据找我就是找事,话还未说完,突然进来几个人把她从楼上拖到楼下,信访局报警后来了四个警察,他们二话不说就把陈菊拖出去仍进车内,带到城关派出所,城关派出所不管,又把她拖上车送到红塔镇政府,拖进后镇政府也不管,又把她拖上车甩在红塔派出所外。这样从上午8点开始到下午4点一直在拖来拖去,弄的她遍体鳞伤,伤痕累累。而这样的迫害事件才刚刚开始。
 
2014年4月14日,陈菊到红塔乡找负责人拿资料受到百般推脱后,在她选择报警交涉的情况下才拿到资料,没想到刚走出不远,村长王从海的车忽然在她身边,下来四个人把她拖上车,绑住手脚,直接拉到十堰市精神病院停车场,他们联系后来了一位医生,在观察了陈菊后表示认为她没有精神病,这才躲过一劫又被村长拉回房县,从这里可以看出政府想关押她到精神病是早有预谋的。
 
迫害一波接着一波,2014年5月25日,陈菊到最高检、最高法上访,被警察带到马家楼,半夜被一个警察接出来仍在大街上,迫于无奈她6次报警无人管,由于没地方可去,也没有钱住旅店,她只好在马家楼外的街边坐了一夜。后来两天房县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告诉她没事去天安门逛逛散散心,结果被政府构陷在天安门非法上访,29日上午9点就被遣返回红塔派出所,在派出所内四人把她的左胳膊拧断造成终生残疾,被拖着头发拧倒在地上,一直打骂两小时,还在一天之内滴水未进的情况下,被警察用私家车送到十堰市看守所,看守所看到她重伤拒绝收留,建议先到医院去检查,检查时还给她戴的背铐,她坐凳子时被他们踢到在地,由于背着手铐无法站立,需要人搀扶才能站起来。
 
陈菊表示“公安局往死里整我,当时看守所的人说,我们是看到你可怜才收下你,不然的话还会要了你的命,当时看到我的耳朵流黄水,遍体鳞伤,看守所的领导打了个电话,让他们给我检查身体。最后他们为了不给我治疗,又把我送回房县拘留所,被他们拘留十天后出来”。
 
2014年7月8日,陈菊去公安局走行政复议程序,负责人勉强收了事实经过材料后,告诉陈菊因她在北京闹访、非访,在十五天内如果法院不受理,就强制执行十万元私了。一个月后,10月12日,法院不受理后,她又找公安局,被警察拖到信访局,一直拖到她昏迷,醒来后一看,鞋子都拖烂了!
 
这种毫无人性的死拖烂打从未在陈菊身上停止过,2015年7月16日下午6时她到县政府反映县法院一年不给判决书被政府门口的协警踢伤,最后查实胸骨骨折。
 
2015年9月15日早上9点左右,陈菊在北京南站突然被5个人绑架到车上,蒙住双眼拉到河北衡水,最后拉到湖北省丹江市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身份证、手机内存卡和所有资料都被抢走,绑架的人说等你回去后和你们政府要。9月28日,她在政法委楼下被抓送到公安局进行了7个多小时的逼供,并强行要求签10万元的全额补偿字据。
 
陈菊说“ 他们诽谤我做鸡、诽谤我孩子是私生子,我真的没有,我的冤屈不止来自于生活,更来自于精神的迫害,他们没有帮我反而一盆一盆的污水泼给我,我们国家没有给我任何帮助,我讨不到说法,讨不到公道,感觉不到国家的存在”。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要求将精神病患送医 广州戚倩萍自己却被关进医院

  • 下一篇:江苏省苏州市朱永健:从退役军人到“精神病”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